浅浅爱,莫言伤

第3章 威胁 每周赠币

这话让苏浅面色一僵,拽着男人裤脚的动作差点力乏松开。

“都这个时候了,顾言宸,你竟然还认为我拿了顾欣月的东西?”她又哭又笑的问。

心底只觉可笑至极,讽刺至极。

顾言宸脸色难看道:“我学过医,你现在的状况,很明显孩子是保不住了。但欣月不同,她此时还躺在医院等着我拿药过去救她。”

顾欣月是先天性心脏病。

且因年幼时耽搁错过了最佳手术期,多年来只能靠药物保命。

她用的那药太金贵,国内是找不到的。

顾言宸是等人一早醒过来时,才知道她的药在苏浅手中的。

这时候再从国外运回来也要十多个小时。

顾言宸无法,只能回来找苏浅。

“孩子没了,还会再有。但欣月等两个小时要是再吃不到药,她的命就保不住了你明白吗!苏浅,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跟我置气吗?”顾言宸急声道。

苏浅闭眼,手死死按着小腹,体内是一阵刀绞般的剧痛,仿若有谁正用刀子将孩子生生从她体内刮出来一般。

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去克制,才强忍住想拉着顾言宸和她同归于尽,为孩子陪葬的冲动。

‘苏浅,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不知为何,此时她脑中突然就浮现这句话。

愣怔一瞬后,她终是忍不住埋头痛哭起来。

“顾言宸,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在乎我,还因为误会恨我入骨,但我从没想过你对自己的孩子也能狠心至此……你他妈就是一个混蛋!畜生!混账!啊!”

疼痛和悲伤让她全身颤栗,愤怒和委屈又让她忍不住冲人歇斯底里。

顾言宸脸色铁青,当下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苏浅努力瞪大了眼看着,眼中神色爱恨交织,“顾言宸,我恨你……”

说完,她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意识昏沉间。

苏浅仿似听到耳旁一阵嘈杂声响起。

紧接着,身子就腾空而起,被放上一处冰冷的台面。

她冻得身子抖如筛糠。

小腹处疼痛加剧,一阵撕裂般的痛感席卷全身,“好痛……”

她忍不住睁眼,像是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眼泪跟着絮絮而落。

入目就是一阵刺眼白光,有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凑上前冷声问:“苏小姐,您醒了?”那声音冷冰冰,却意外的好听,还带着一丝奇异仿佛能安抚人心的力量。

苏浅因此又沉沉睡了过去。

她做了个梦。

死去多年的母亲流着泪站在她面前,哀声叹息道:“浅浅,当年我和你爸私奔,那么爱他,最后却落了个被他扫地出门的下场。你重病,他也狠心只想让你死。傻女儿,你现在是打算走我当年的老路吗?”

“何苦这样抓着一个心不在你身上的男人不放……”

“不!”苏浅大叫着从病床上坐起。

这动作吓得守在她床边的顾欣月一跳。

“苏浅,好端端你发什么疯?孩子没了就没了,反正爷爷只认你的孩子才肯将顾家交给顾哥哥,你怕什么?呵……”顾欣月冷笑。

“滚出去!顾欣月,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刚才的梦让苏浅心底一阵惶恐,酸涩难言。

现在的她何尝不是在步母亲的后尘,在顾言宸眼里已经卑贱到沦落为生孩子的工具。

连人都算不上。

“行了,不就是一个孩子而已嘛,苏浅你干嘛弄得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要知道,这个孩子,还只是个开始……”顾欣月兀自笑得阴冷,“一年前我就说过了,敢削想顾太太的位置,我绝对会让你的后半生都活在痛苦里!”

“你什么意思?”苏浅心底咯噔一声。

顾欣月眼神得意,“什么意思?你真以为,就以你现在的身体素质,那三个孩子是那么容易就没有的?”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