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爱,莫言伤

第10章 瞎了眼 每周赠币

“哈哈哈哈!安晴,如果顾言宸真能喜欢上你这种恶毒女人,那他就是瞎了眼!”苏浅尖叫。

心头只觉讽刺无比。

之前,顾言宸总说她是个骗子,装清纯,实则心机深成。

顾欣月能三番四次害她的孩子,他看不见;而如今,这个安晴更是明目张胆算计她和顾欣月,他也看不见。

多么可笑!

“苏浅,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这一切吧。”安晴得意说完,就转身出了夜总会。

独留苏浅被两个大汉一前一后押进房间看管起来。

整整三天,苏浅滴水未进。

她被饿的眼神发晕,手脚发飘,那两个负责看守她的大汉才终于将她从房间里拖了出去。

转而扔进了另一个房间中。

“放手。你们想干什么。”她的抗拒有气无力。

眼前的房门被重新关上。

身后有人端着酒杯在笑,房间内光线昏暗暧昧,音乐声浅浅响起。

苏浅心底却是一片冰冷,如坠寒谭。

“美女,过来,哥哥我今天选的这个房间费用可不低,春宵一刻值千金,别不识趣……一开始就让哥哥动粗就没意思了。明白吗?”

身后有人色眯眯盯着苏浅威胁。

那目光让苏浅很是恶心,她手忍不住扶上门框干呕起来。

只是胃里空空,她干呕了半天也什么都吐不出。

还因此刺激的胃一抽一抽疼了起来。

肩上这时搭过一只手,色眯眯道:“哟……小美女这是怎么了?来,让哥哥好好看看。”

说着话的同时,就已经直接将苏浅给抱住。

苏浅脸色一白,当下想也没想反手就给了对方一巴掌,顺带踹了一脚。

“滚!你这个变态!别碰我!”她极力镇定住气势呵斥。

这反应不由让对面男人冷笑起来。

一张上了年纪的猥琐脸庞在这种虚假笑容下更显狰狞扭曲,可怖。

很快,男人就板起脸重新靠近苏浅。

同时一手掐住苏浅脖子!

“小贱人你还敢给老子蹬鼻子上脸是吧?我呸!真以为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了!”男人破口大骂道。

苏浅皱眉,“放开我!变态!”

“呵……”男人冷笑,抬脚就朝苏浅肚子上狠狠踹了一脚骂,“还敢对老子动手,你这个贱人!你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玩不死你!”

一边骂,苏浅脸上又挨了好几个巴掌。

“滚!”她怒吼。

一双眼仍是死死瞪着对方。

男人冷笑,下一瞬就拽着她头发朝墙上撞去!

“贱人,我看你还怎么嘴硬!老子今天整不死你!”

“变态……”苏浅固执的骂。

额角青紫一片。

她因此痛的脸色都在发白。

男人见她嘴硬,当下手段更狠,拽着她头发直将人撞的头破血流,奄奄一息的才肯住手。

然后将人扔到床上,继续用其他的法子折磨苏浅。

苏浅紧咬着牙承受,这种折磨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久到对她来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男人才打完,转身又换了把精致的小刀打算继续折磨苏浅。

扬言要将苏浅全身皮肤都划个稀巴烂,看她以后还拿什么出来卖。

苏浅冷眼看着,最终在男人得意靠近那一刻,抓住男人手腕就顺势将那把小刀捅进了他腹部!

然后抽出,一连如此反复好几次。

“啊!你这个贱货!”

男人痛的鬼哭狼嚎。

苏浅充耳不闻,憋着那股劲又一口气踹了对方好几脚,直把对方踹的晕过去。

她才赶紧开门出逃。

一路跑到门口。

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轻的飘了起来。

眼前世界一片天旋地转。

胃里也是一阵翻搅疼痛,昏沉作呕。

她受不住顿住步子,身子靠在墙边好一阵疯狂喘息,四肢发颤发软,整个人力乏到几乎连站立都困难。

“哈哈哈哈!”

越是这样,她反而越是疯狂大笑出声。

也因此将刚巧得到消息赶来的顾言宸吸引,从而终于找到消失了好几日不见的苏浅。

“苏浅!你就一定要如此自甘堕落吗!”顾言宸很生气。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