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寄你,可知心中意

第2章 钢管舞 每周赠币

次日上午,苏清婉拿着邹城给的银行卡,查了查里面的钱,确定他没有随便的拿几万块钱打发自己后,终是扬着嘴角笑了。

她的人生,在遇到邹城的时候,急刹车,偏移转弯,莫名其妙的嫁入豪门,并且还是隐婚。

最重要的是,豪门的主人并没有给她彩礼,或者是拿金钱安抚一下她受伤的心灵,拿了结婚证后,直接收了两本结婚证扔到他的车子,掸掸衣袖,长腿一跨,将车开走,只留给她一个绝尘而去的劳斯莱斯幻影的背影。

对,车牌号在她震惊里还是赶紧记下了,靠着车子跟车牌好不容易才找到邹城的。

正拿着银行卡准备去医院一趟的苏婉清接到了一个电话,自己的好朋友。

“婉清,晚上到酒吧来一趟。”

“怎么了?”

“帮帮姐妹咯,上次你来这里帮我带动了一波人流量,现在很多人想见见你。”

“晚上再说吧。”

“两万。”

“行,一定到!”在听到好友苏子雅的金钱承诺时,原本恪守自己的原则的苏婉清瞬间没有原则了,她立即收了电话,拦了出租车就往医院狂赶。

她需要钱,所以有时候在面对金钱问题时,只要不是十恶不赦,都可以选择去做。

她可以很轻易的同金钱低头。

苏婉清到了医院后,赶紧将卡拿着到缴费处将卡里的钱全部交给了医院。

“苏小姐,您母亲的身体恢复的不错,我们医院在尽心尽力的治疗着,如果有什么其他的情况,我们会通知您的。”医生站在苏婉清的身边,神色严肃。

苏婉清微微颔首:“我可能有些忙,所以麻烦你们医院里能好好照顾我妈了。”

“不去看看您的母亲么?”医生见苏婉清似乎又要走,便是皱了眉。

她母亲的医药费,还有住院费,她一直在给,这一次甚至是给了半年的住院费。可是她同她母亲见面的次数,却是寥寥无几,见面也只是看一眼便走了。

她们的关系,有些奇怪。

每次来交了钱,都要匆匆的走了。

“不了,没时间。”简单的一句话之后,苏婉清转身走出了医院。

回到租的屋子,她换了一身紧身的衣服,将身体曲线能完美勾勒出来,外面套了一件毛绒大衣,将身体遮的严严实实,戴了个黑色的墨镜,才出门坐车去了苏子雅的酒吧。

天色还早,酒吧还没开,苏婉清拿出手机给苏子雅打了个电话:“开门,我到了。”

“呀,这么早?”

“嗯。”苏婉清应了声,便挂了电话。

苏婉清在外面等了一会儿,便看到一路狂奔过来的苏子牙,猛地将她的衣袖挽住:“婉清,你这样穿好怂啊!”

苏婉清嘴角勾起,十分的邪魅,分明是小小的个子,却是御到让人心动:“等会儿你就不会觉得我怂了。”

苏婉清跟着苏子雅进了酒吧,在里面聊了聊天,然后再睡了一觉,才画了妆,等着晚上的到来。

晚上,酒吧像是另一个沸腾的人间,喧闹的音乐声冲击着耳朵,将人身体的血液都带动着沸腾起来。

“婉清,看你的了!”苏子雅拍了拍苏婉清的肩膀,苏婉清做了个ok的姿势,往台上走去。

苏婉清早几年,学过一点钢管舞,因为她瞧见过一个模样十分英俊的男人跳过。西装革履,本是高冷禁欲,却在跳钢管舞时,诱惑的要命,甚至是让人觉得快要窒息。

当时,她就直接去报了钢管舞学习。

苏婉清脸上带着面具,上台后,大衣便被簇拥着脱下,一时间露出了玲珑有致的身材,柔软性感至极,她手微动,攀上了钢管,每个动作妖娆,挑动着人的神经。

像只小野猫,勾动着心的人,挠的很痒,又触碰不到。

酒吧里沸腾着,见着苏婉清的动作,皆是挪不开眼。

苏婉清嘴角是自信的光芒,神采奕奕,正当她一个转身,面对着酒吧里的人时,面具却松了,她面色陡然一变。

“婉清!”苏子雅脸色也是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忙往台上跑去。

苏婉清手快的捂住自己的面具,心砰砰的跳着,感慨着万幸。

“谢谢大家的支持。”苏婉清说完,便是快步的往台下走去,刚下了台,便有人过来将她拦住。

黑色的西装,高冷禁欲,修长的手指白嫩如葱,她抬起头,入眼是邹城那一张吊儿郎当的脸,瞬间红唇紧抿。

“美女,喝一杯?”邹城晃着手里装了酒的杯子,棱角分明的脸上是痞色,目光慵懒。

方才他在台下,看见台上那像只野猫儿的女人时,心就被挠的痒痒的,口干舌燥的,同时也觉得那下巴有些眼熟的紧。

尖的圆的恰到好处,唇十分的小巧,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