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挺好,不走就更好

第22章 你不是想摆脱我吗? 每周赠币

苏悦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今天在饭桌上陆南时问他母亲是怎么回事的样子。

原来他并不知道。

苏悦有些意外,按道理来说他妈干点什么,他这个儿子不应该也知道吗?却没想到竟然真的是方女士一个人的自作主张。

她当然是有足够的时间找他算账的,她上午离开的律所,慢慢吞吞地一直到下午才回到家里,她是想过给陆南时一通电话质问他凭什么不准她工作,但想了想还是觉得没有意义,本来对于他们就是张张嘴的事情,他们一家嚣张跋扈惯了,怎么可能还考虑到她的感受?

咽了咽口水,苏悦小声说:“我以为你知道。”

本以为这样就能平息陆南时的怒火,却没想到火上浇油了,“怎么,你还以为是我干的?”

苏悦一急,怎么好好的就扯到他身上去了?她一点也没怪他好不好?

“不是的,”她急忙解释,“我只是觉得你妈干点什么,你应该也会知道。”

“所以现在知道不是我干的了,你就一点表示都没有?”

正在苏悦满是慌乱的时候,又听到男人冷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她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怎么这人说的话一句句她都听不懂呢?

刚才还一副要发火的样子,现在又变成了她极其熟悉的戏谑模样,下意识地就按照以往的经验思考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才犹豫着道:“对、对不起……”

她话音一落,陆南时脸上紧绷的神色一松,在她脑袋上按了一把:“乖。”

等陆南时转身出去了,苏悦才觉出不对,丢了工作的人是她,凭什么她要给他道歉?

明明是他们家人欺人太甚,她已经很好了,只在心里骂了两句,这也要道歉?

越想越气,带着一肚子火追了出去,刚走了两步就在房间里看到了一抹不应该在这里的身影。

吓得苏悦转身就逃。

“你站住,”可方女士已经瞧见她了,几步追了上来,盯着苏悦此时的样子,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这是什么样子?”

苏悦用力地闭上了眼睛,什么叫什么样子?不是你催我们生孩子的吗?现在听了你的话抓紧时间了,又这么一副好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的表情做什么?

“妈……”逃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苏悦怕再被打,偷偷往后退了两步。

这时方女士仍是怒不可遏的模样,指着她难以置信地问:“你在家就是这个样子?”

今天不是没衣服换么……苏悦捏着浴巾敢怒不敢言,她从没在老宅过过夜,这里也都是陆南时的衣服,她总不能穿他的衣服吧?虽然她一吃完饭就上来洗澡确实心急了点,但也不是听了您老的话么……

苏悦低着头不说话的样子让方女士更来火,一想到她在自己家里也是这样,一时气得高血压都要犯了。

“南时你跟我出来一下,我看这生孩子的事情,还是再考虑下比较好,”方女士气得声音都在发抖,又狠狠看了一眼苏悦,说:“这样的女人生出来的孩子肯定也好不到哪儿去!”

说完就气得一甩手走出了房间,苏悦眼睛通红,鼻子酸疼,硬是撑着没让泪水掉出来,许久没听见动静,她抬起眼来看了一眼站在床前还没动的陆南时,要是刚才他替她说一句话,她也不至于这般难堪。

可要他说什么好?帮她解释她不过是听了方女士的话抓紧时间?

陆南时是不可能说出让自己母亲不高兴的话来的。

陆南时跟着方女士出去后很久都没有回来,苏悦光脚踩在冰凉的地砖上,实在冷得受不了了,最后也不管了,扔了浴巾就钻进了陆南时的被子里,抱着自己冰冷的身体。

不让她生也好,她在心里想,她本来就不想生,就是如果这么一来方女士认识到她苏悦不是个好人,不能继续跟她们家纠缠下去,进而催促他们离婚就好了。

后来苏悦是被身后的人带进来的凉气冻醒的,她好不容易把自己焐热,骤然身后贴上个冰块一样的坚硬躯体,没忍住冷得打了个哆嗦。

“你放开我……”她小声反抗,偏偏这个人一进来就对她又揉又搓,冰冷的手指专往热乎的地方送,察觉到她没穿衣服后低沉笑了出来:“还不长记性?”

穿着浴巾站在他房间里就已经是勾引了,一丝不挂地睡在他床上又是什么?

“我没衣服穿……”她小声解释,同时扭动着,想从他怀里逃出来。

可她在他怀里根本躲不开,一条铁臂横在她胸前,堵住她去路,另一只手四处作乱,还有那一双修长有力的长腿,她被他压制得死死的。

“不碰你怎么生孩子?”他在她耳边粗喘,咬着她耳朵道:“你不是想摆脱我吗?”

苏悦挣扎的动作顿了顿,脑子也终于清明了起来,不对啊,刚才不是说了不要她来生了?

男人没回答她的问题,只继续动作着,等被他弄得昏昏沉沉的时候,苏悦才想起来她似乎从来没有在陆南时的面前说过要摆脱他这种话。

第二天苏悦起晚了,醒过来时身边的被褥已经凉了,陆南时早就起了,不同于现在无业游民的她,陆南时还是有工作要忙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老宅里的人都没来叫醒她,但苏悦还是记得这不是在自己家,一醒过来后就立马起床洗漱穿好了衣服。

昨天她早有准备,特意把脱下来的衣服整齐叠好了放在浴室,第二天再穿的时候也没有折痕,可让方女士看见了,还是想到了昨晚的事,一时脸色就难看了。

不过倒是没计较她起晚的事,方女士一边看着她吃早餐一边对她道:“昨天南时跟我解释了,你没在这里住过不怪你,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生孩子,以后早餐可以不必,但晚上一定要准备好了等南时回来,他工作忙,饮食起居都要细心照顾好。”

“是。”

见她答应下来,方女士起身便想走开,苏悦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叫住了她:“妈,请您等一下,有件事我想请您帮忙。”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