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祭

第19章:螳螂捕蝉 每周赠币

邵管家在上面喊,墨贤夜却充耳不闻,继续画他的符文,但是他画的越快,那符文烧的越快,到最后,甚至连棕色玻璃瓶都变成了火红色,像是要把那两具婴尸给烧掉一般。

墨贤夜一把拿过我手中的墨斗,倒入朱砂,然后咬破他的手指,滴了几滴血进去,迅速搅拌混合,重新画符,符文再也没燃起来。

我松了一口气,墨贤夜却拉着我退出了房间,关上门,从外面锁死,然后拉起墨斗线,手脚麻利的将门从上到下用墨斗线弹好封住,又用毛笔在门的四周画上一圈符文,最后结印。

等到这一切做完,他甩了甩右手。

我一把将他右手拽过来,贴到眼睛上看,愣是没看到伤痕,又用力的挤了挤他的手指,没有血珠子冒出来。

“血呢?你刚才明明咬破了流血的。”我疑惑道。

墨贤夜扯了扯嘴角,没说话,转身往台阶那边去。

我追上去,他手长腿长,没一会儿便上去了,我根本赶不上他。

等我爬出地下室,他正站在一边问邵管家话。

邵管家显然是没心思跟他说这说那的,一个劲的求他:“墨大师,您还是先去看看我家老爷吧,大少爷刚没了,他不能再出事啊,他一倒,邵家就乱了。”

“我再说一遍,将你们邵家家族主要人员脉络仔细的给我捋一遍。”墨贤夜黑着脸说道。

邵管家急的直跺脚,但还是认命的开始论资排辈:“我们家老太爷前年过世,膝下一共只有两个儿子,我家老爷是长房长子,能力超群,理所当然的接手了邵家主要产业,老爷生了三女两男,三位小姐均已出嫁,大少爷刚刚过世,小少爷还在念高中。”

“老爷唯一的弟弟是老太爷在外面的私生子,流落在外十八年才认祖归宗,天生闲散,一年之中有大半年都在外面混,风流成性,四十岁了还没个家室,全靠我们老爷养着,其他宗亲一时半会也数不过来,我家老爷一旦倒下,小少爷孤苦无依,二老爷又不着调,那些虎视眈眈的宗亲恐怕……”

“打住!我问你,如果在这家族之中有人想害你主家,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墨贤夜问道。

邵管家立刻严肃了起来,掰着手指说道:“这可说不清了,看谁都有可能。”

墨贤夜满头黑线,又问道:“替邵康布阵的风水师是你们自己请来的吗?他的具体底细,你们清楚吗?”

这一句问到了点子上。

如果有人想害邵康一家,会从两个方面入手。

第一种可能就是直接利用风水师害死邵康,紧接着牵连邵家全家,但风水师不会把自己搅进去,所以这个假设几乎可以排除;另一种可能就是,邵家请来的这个风水师,要么技不如人,要么被仇家盯上了。

“哦,这个风水师是我家二老爷在外面认识的,的确很有本事,来我家几年,帮了很多忙,本来很有把握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弄成了这样,哎,造化弄人啊。”邵管家愁的直摇头。

墨贤夜拧了拧眉头,忽然说道:“你家二老爷人现在在哪,能联系上吗?”

“谁知道他整天在哪鬼混,已经三个月没见着人影了,就连大少爷的葬礼他都没出现,反正也死不了,家里一堆烂摊子,管不着他。”邵管家一提到这二老爷,浑身上下都是排斥的。

“老宅里面有他贴身之物吗?找一件给我,最好是近期接触过的。”墨贤夜吩咐道。

邵管家一头雾水,但也不敢怠慢,立刻去了。

我也是云里雾里,走过去问道:“你怀疑那个二老爷?”

“谁都有可能。”墨贤夜看了我一眼,然后抬脚上楼,“先去看看邵老爷的情况。”

一推开邵老爷房间的门,顿时感觉冷气森森,床上,他双手在半空中不停的撕扯,双脚用力的踢踏,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身上在攻击他似的。

那女鬼竟然已经来了!

我抬脚便想进去捉鬼,墨贤夜却拉住了我,冲我摇头,我一脸的不解:“你自己不想出手,还不准我救人了?”

“还不到时候。”墨贤夜说着,轻轻地将门重新关上,这时候,邵管家小跑着上来了,递给墨贤夜一个打火机。

“二老爷很少来老宅,留在这边的东西不多,这是三个月前他过来的时候,跟我要的点烟的打火机,走的时候没带走,这个……行吗?”

墨贤夜接过打火机,蹲下身,不停的用黄纸叠纸鹤。

纸鹤追踪这一招我看他用过,不敢打扰他,看着他叠了七个纸鹤,点了眼睛,包裹着打火机烧起来,只听得‘嘭’的一声,打火机炸裂,墨贤夜再伸开手,已然确定,转头冲邵管家交代道:“你现在带着手下人往西南方向去,不要弄出动静,不出别墅五百米,抓到的人立刻带回来。”

“人?什么人?”邵管家懵了。

我赶紧推了他一把:“叫你去立刻就去,误了时辰,你家老爷就没救了。”

邵管家应了一声,马不停蹄的办事去了。

这时候,墨贤夜一脚踹开了邵老爷的房门,床上邵老爷的动作戛然而止,墨贤夜几步上前,我只看到他双手间闪过一道蓝光,房间里阴风乍起,本来关着的窗户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撞碎,玻璃渣子掉了一地。

墨贤夜收了手,邵老爷长啸一声,晕了过去。

“你又让那女鬼跑了?”我跑过去质问道,看他出手,明显就是高人嘛,为什么屡次三番要放走那女鬼?

墨贤夜拍拍手,揪着我的领子将我拎出去,我张牙舞爪的想挠他,他却沉声道:“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教,现在去地下室,守着地下室那房间的门,我不叫你上来,一步不准离开。”

“你不跟我一起?”我反手拽住他问道。

他抽开手,推了我一把:“螳螂捕蝉,我得去做那只黄雀。”

“喂,你的意思是让我做那只蝉?”我怒了,“你答应要帮我的,现在却要害我。”

墨贤夜嗤笑一声:“你想做蝉还不够格,放心吧,有我在,你出不了事,但你得保证,那两只小蝉不能冲破地下室的门,否则事情就真的难办了。”

想飞的鱼z 说:

撒泼打滚求票票、收藏,小伙伴们,一定记得收藏,别把鱼鱼弄丢哦,有小可爱问上架时间,唔,大概在月底,那个时候,墨大叔和我们家阿璃可能会有亲密接触吧,嘻嘻嘻嘻嘻~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