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祭

第23章: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选择 每周赠币

墨贤夜拽开我的手,我朝他看去,隐隐约约的竟然看到了一点轮廓,心里想着是不是已经过了凌晨三点了,我的视力开始慢慢恢复了?

眼睛里的异样已经消失不见,墨贤夜说道:“先回去。”

“你们……你们不能走,救救我啊。”赵瘸子连忙喊道。

墨贤夜冷声道:“我们会替你去叫医生,你身上的脓疮需要消炎护理,过段时间就痊愈了,死不了。”

赵瘸子安了心,知道墨贤夜是狠人,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躺在停尸床上哼哼着。

墨贤夜带我回到古街,我们各自洗漱了一下之后,坐在沙发上,各有心事。

经历了邵家这件事情之后,我深深的懂得了一个道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这点三脚猫功夫混不起这条道,再穷再苦也得改行。

甚至我想着,要不就把这白事铺子盘出去算了,换点钱完成学业,一切等我实习工作之后,生活便稳定了。

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样了,但现在还有一个难题,就是我的眼睛,便又旧事重提:“墨贤夜,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把我的眼睛变回去?”

他沉默了一下,语气里面似乎带了一丝质问:“走这条道,阴眼也属于一项技能,你为什么这么排斥?”

“我……我今年大三了,以后不走这条道,所以这对阴眼对我来说是累赘。”我实话实说道。

结果墨贤夜更生气了:“你体质特殊,为什么不修炼?我看你的理论知识以及布阵能力都不差,只是没有多少法力罢了,只要有人稍微引导你一下,这碗饭你还是吃得了的。”

“可是我的追求不在于此,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选择,你没有权利逼我。”我一冲动,说话就有点冲了。

说完我就后悔了,果然,墨贤夜已经在盛怒的边缘,他呼啦一下站起来,撂下一句‘不知好歹’就走了。

我跟着追出去,哪还有墨贤夜的半点影子?

心里面没来由的揪了一下,这么多天相处下来,虽是萍水相逢,但内心里对他还是有感激的,就这么闹掰了,以后茫茫人海,还不知道能不能再遇见,到底还是有点放不下的。

闷闷不乐的回到店里,也是累趴了,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浑身酸痛。

正好又是星期天,我就没急着起来,拿出手机,找到云晟大师兄的电话号码,给他发了条短信:我准备关了店面,安心学习了。

发完之后就起床洗漱做早饭,云晟大师兄常年在外云游,一条信息十天半个月看不到也是正常的,所以我也没想着他能立刻就回我。

早饭刚做好,顾潇潇的小电驴就停在了我店门口,一进门就叫道:“好香啊,有我的没?”

“给你做一份就是了。”我笑道,“这么早来我这有事?”

“你不是说你感冒了嘛,你最近运势不佳,我害怕你出事,肯定得来看看你。”顾潇潇一边将我那份面端到桌上吃着,一边说道。

我笑着往厨房走:“没事,我好着呢。”

重新做了一碗面出来,跟顾潇潇面对面坐着,她抬眼看着我,眉头皱了起来:“你最近真的没什么事吧?”

“没有啊,又怎么了?”我问道。

“你印堂比之前更黑了,隐隐的还泛着一股红光,你老实跟我说,最近是不是走了什么烂桃花运了?”顾潇潇大惊小怪道。

我摇头:“绝没有的事,对了,我准备将这店面盘出去,从此不沾这行了,一般人嫌白事铺子晦气不愿要,你爷爷人脉广,能不能让他帮我张罗张罗?”

“盘出去?你不怕你师父气得棺材板都压不住?”顾潇潇惊讶道。

“不会的,师父疼我,她在天有灵也会支持我的决定的。”我倒是不担心这个。

顾潇潇点点头:“好吧,我帮你问问,那铺子盘出去之后,你住哪?”

“住学校呗。”我早已经打算好了。

跟顾潇潇腻在一起大半天,等把她送走,邵管家却来了。

他站在门口,毕恭毕敬的递上一个厚厚的信封:“白小姐,这是我家老爷的答谢,请您和大师务必收下。”

“这钱我不能要,之前你们付了酬金,拿钱办事,无论事情大小,我们没道理再拿第二份酬金。”至于我那份能不能要回来,那就是我跟赵瘸子之间的事情了。

邵管家一个劲的往我手里塞:“您一定得拿着,这是您们该得的。”

推来推去,盛情难却,最终我只得道了谢,收下了。

邵管家踌躇了一下,又问道:“墨大师出门了?”

“哦,他……他常年在外跑,济世救人,昨天刚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下意识的撒了个谎。

邵管家惋惜道:“本来我家老爷还想聘请墨大师为邵家办事,看来近期是没有缘分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邵管家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离开了。

我回到店里,数了数信封里的钱,足有五万之多,看着那些钱,我心里明白,这钱主要是给墨贤夜的,跟我没多大关系。

我带着钱去银行开了个户头,将钱存进去,想着如果有朝一日还能遇见墨贤夜,就把钱还给他。

……

之后平静地过了几天,每天按时上学放学,星期四下午回去,远远的就看到店门开着,我一愣,拔腿便往店里跑,一进门就看到云晟大师兄正坐在店里喝茶,嗷的一声扑过去:“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云晟大师兄自小在茅山修行,他的师父曾经跟我师父是同门师兄妹,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师父流落了出来,二十多年前才再次相逢,那时候云晟大师兄已经是翩翩美少年了,每次经过江城都特地来看我们,他在我心目中是特别的,是除了师父之外,我最亲的亲人了。

只是我们见面的机会并不多,上一次见,还是师父过世的时候。

“一年多不见,阿璃出落的更漂亮了。”他伸出摸了摸我的头,温和的笑道。

我撒娇道:“是啊,阿璃越长越大,大师兄却十年如一日年轻俊朗。”

“就数你嘴嘴甜。”他伸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尖,转而问道,“店里最近来生人了?”

“我店里每天都有生人来啊,不然怎么做生意?”我不解道。

他摇头,冷不丁的问道:“阿璃,我送你的六角铜铃还在吗?”

想飞的鱼z 说:

云晟大师兄毫无疑问是男二啦,他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