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

第2章 还不清 每周赠币

陈糯原本以为,陈家破产,父亲去世,自己失去一切,已经是他做最极致的事情,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连父亲的亡魂,都不愿意放过。

就在父亲下葬的第二天,陈糯接到了墓园的消息,声称父亲的那块墓地属于被法院查封的财产,让陈糯要么交出一百万,要么就将坟迁走。

他想要让父亲死都不得安宁!

挂了电话后,陈糯直接去了H.Y公司。

在门口的地方,她被拦了下来。

“我要见闻鹤年。”

她定定的看着面前的人。

那人连看都不看她。

陈糯就站在那里,不断地重复这句话,“我要见闻鹤年。”

她在那里站了半个小时,门口的人还是没有放她进去,并且说了不让她妨碍人进出,将她赶到了路上。

陈糯还是站在那里。

盛夏天,雨说来就来。

闻鹤年终于从里面出来。

他身边的人帮他打着伞,身上黑色的西装整齐笔挺,以前总会遮住眉毛的刘海梳了上去,看上去,越发冷漠。

陈糯想也不想的冲了上去,将他的手抓住!

她浑身已经湿透,黑色的衣服衬得她的脸越发苍白,额前的刘海贴在脸上,样子狼狈至极。

闻鹤年看着,却只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

面无表情的,抬脚就走。

陈糯的声音到底带了哭腔,“你要做什么?你要我做什么?我通通答应你!你想我去死的话,我也马上去!但是……求你放过我父亲……”

闻鹤年的脚步停在了原地。

陈糯想要上前,却不想,他先转过身来。

在周围人惊讶的目光下,他朝她一步步的走来。

陈糯也愣住了。

他的脸庞,其实依旧熟悉。

何曾几时,他也是这样朝她走来,面带微笑,声音温柔。

他喜欢叫她,糯糯。

糯糯。

此时,他在她面前站定,修长白皙的手指,扣住她的下巴。

因为用力,他的手背都是暴起的青筋,陈糯更是觉得自己的下巴如同要被捏碎一般。

耳边传来他的声音,“死?太简单了。你欠下的债,用你的一辈子还吧!”

……

陈糯站在房间里,手紧紧的抓着身上的外套,嘴唇已经被她咬出了血,映得一张脸更是苍白。

外面的人有些不耐烦的拍了拍门。

陈糯终于上前,将门打开。

“表演要开始了,陈小姐。”

门外的人是他的特助向远,和他一样,面无表情。

也不等陈糯回答,向远直接转身就走,陈糯就跟在他身后。

穿过长廊和房间,震耳的音乐声传来!

台上的人已经准备好,和陈糯一样,穿着黑色的抹胸,超短裙,一个个身材妖娆的不像话。

陈糯被人拉上台,身上的外套也被扯了下去。

灯光打在她们身上!

台下,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她们。

随着音乐,旁边的女人开始扭动起来,陈糯站在中间,笨拙的动作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格外突兀,台下时不时传来嗤笑声。

闻鹤年就坐在台下的位置。

在他身边,坐着一个面容精致的女人,她的身体紧紧的贴在闻鹤年上,闻鹤年却始终没有什么反应。

他只盯着台上看。

“闻总,有你认识的人?”

闻鹤年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女人扬了一下眉头,“喜欢的人?”

“仇人。”

沉默了一个晚上的闻鹤年终于开了口,缓缓说道。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