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第十三章 批评的是,我马上改 每周赠币

一起坐下吃早饭时,封北凌给方伊水剥了个水煮蛋。

她不自在地冲他道了谢,眼神闪烁着没正眼看他,但是脸颊却红扑扑的跟涂了胭脂一样。

胖姨在旁边偷着乐,只当方伊水因为昨晚的事情在不好意思,很识趣地找借口走远了。

方伊水尴尬地低着头喝粥,忽然又想到了昨晚的事。当时只顾着紧张和生气,没注意接吻的感觉。余光瞄到旁边白嫩的鸡蛋时,她脑子里忽然冒出个念头:他的唇应该跟这鸡蛋一样嫩滑柔软吧。

天啊,疯了吗?瞎想什么呢?

她暗自咬舌,右手蓦地一抖,勺子撞碗发出清脆的响声。

封北凌闻声看来,见她碰都不碰他剥的那颗鸡蛋,不由得拧了下眉:“怎么,不爱吃水煮蛋?那我让胖姨明天别煮了。”

方伊水瞄了下那颗鸡蛋就赶紧逃开了视线,抿抿嘴,沉默。

封北凌深吸一口气:“昨晚的事……是我唐突了,我跟你道歉。”

方伊水的呼吸紧凑了些,还是沉默。

“抱着你睡着以前,我好像还亲了你。”

还是沉默,方伊水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封北凌看她耳尖又红了,忍不住伸手碰了下,她立马像只受惊的小猫往旁边一躲,半个身子的重心都偏移出了椅子。

惊呼一声,她差点跌到地上。

是对面的封北凌,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她胳膊,才避免了这出小事故。

方伊水拂开他的手,喘着气瞪他一眼:“不许再提了!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淡定,淡定,为什么跟男人相处这么难?她要找点这方面的书看看了。

封北凌看她反应这么强烈,忍不住想逗逗她:“不会是你的初吻吧?你要是觉得亏,随时可以亲回来。其实,那也是我的初吻。”

亲回去?

方伊水气得站起来,咬牙切齿了半晌才气鼓鼓地说了三个字:“鬼才信!”

说完,饭也不吃了,转身就回房反锁了门。

封北凌轻笑出了声,慢条斯理地吃完早饭都不见她出来,知道她是真的生了气,扶额叹气显得很无奈。

婚礼那天的监控里,她低调进场帮忙时,更换大屏幕播放的内容时,事后欣赏自己的成果时,无一不冷静镇定。相处了几天,他发现她跟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

有点可爱,也挺有趣。

他走过去敲门,里面半天没动静:“我进来了啊。”

一拧,门反锁了。

他不由得苦笑,又敲敲门:“还在生气?到底怎么样才肯原谅我,跪搓衣板吗?”

房间里的方伊水没料到他会这么说,应该是做给胖姨看的。她不想太矫情,僵持了两分钟后还是开了门。

封北凌要进来,她站在那里眉动弹。

于是他也不再强行往里挤,退后站在门外,隔着巴掌宽的门缝继续道歉:“都是我的错。”

听着真暧昧,跟小情侣吵完架后似的。

方伊水翻了个白眼,小声道:“封先生,你太不注意分寸了。”

“对,批评的是,我马上改。你看,我现在就很注意分寸。”

方伊水气结,默了默,继续絮叨:“我们只是协议情侣,协议的。我只是顶着她的名字替她在你身边占位置,还请封先生不要忘了这件事。”

说完,她有些懊恼。

封北凌在她面前实在和善,她有些掉以轻心了,忘记他是只笑面狐狸。

想到这里,她小心翼翼抬起眼,发现他的神色果然变了。嘴角依旧勾着笑,可是眼里的温度变了,冷清清的,瞬间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

方伊水暗自咋舌,懊恼自己莽撞了。

“说得是,怪我,喝多了回来耍酒疯。”

他良好的认错态度,让方伊水有些害怕。明明他才是协议中的甲方,怎么搞得她才是说话有分量的那一个了?

他除了偷亲她,也没有其他太过分的举动,酒后都能这么克制……

方伊水连大气都不敢出了,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顺着他给的台阶下:“封先生言重了,我说过,就当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过。”

封北凌轻叹一声,半天才淡淡点下头:“我去上班了,有事微我,也可以电话。”

方伊水也见好就收,摆出平素里的乖巧:“嗯,封先生去忙吧。”

等他走后,她才出去重新吃早餐。

当初受伤住院时,她就和香悦婚庆提了辞职,离职手续还拖着没办。如今肋骨只会隐隐作痛,走路已经不成问题,她决定去一趟香悦婚庆。

胖姨得知她要出去,赶紧预备好了司机。

方伊水没推辞,坐车抵达香悦婚庆时刚刚十点。下车后,她深吸了一口气。

不知道同事们是不是已经跳槽得差不多了,她在公司里虽然只是虾兵蟹将,但这个时候离职也是雪上加霜了。

封子扬今天也凑巧来了香悦婚庆,此刻正站在总经理办公室的窗边,往外弹烟灰。

看到方伊水下车后,他眯了眯眼。

那辆车的司机……有点眼熟。

七月七 说:

喜欢的可以收藏哦,国庆假期都忙着玩,可以收藏了以后攒着看。

每天上午九点左右更新。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