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第十六章 她不好意思呢 每周赠币

“阿北啊,下周三是你爸生日,没忘吧?”老太太打通封北凌的电话,欲言又止不敢直接问。

“妈,我记得的,礼物都给爸准备好了。”

“那就好,你……在哪呢?”

封北凌还在办公室里加班,中午为了方伊水出去一趟,耽误了工作:“还在公司呢,忙完了回去。”

“那怎么行?好不容易谈……”老太太捂住嘴巴,改口说,“晚晚受伤了,一个人待在青枫别苑多无聊。工作永远忙不完,你也该好好休假多陪陪她了。”

封北凌眉头跳跳,恍然明白了他妈打这通电话的用意。

“下周三把她带回来给我们见见,你也老大不小了,差不多就把婚结了。”结之前,她要让封铭好好调查一下向晚,别又弄出一个郑可欣来。

封北凌无奈地揉揉眉心,敷衍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电话另一头,坐在轮椅上的封老爷子不满地嘟囔起来:“要结婚还是陈燕玲那丫头最合适,你真是拎不清!”

“什么拎不清!那也要阿北愿意吧!谁不喜欢燕玲,家世样貌学历都没得挑!阿北那点事你又不是不清楚!向晚这姑娘能让他……好好的喜欢女人就行!”

掰直了,以后真正结婚的人,还说不准是谁呢!

老爷子听了这番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转眼到了周一,封北凌提前下班回青枫别苑接方伊水。

她穿着那条圆领收腰的碎花裙,扎着半丸子头,其余发尾烫得微微卷起。

封北凌盯了几秒,看得方伊水有些不好意思,躲开视线看向旁边的胖姨:“胖姨帮我弄的头发。”

“嗯,好看,很适合你。”

胖姨在一边乐得直笑,看方伊水低头只当她害羞了,把她推到副驾驶位,自己坐在了后面。

她是在封家工作过三十几年的老人了,今天跟他们一起回去贺寿。

封北凌启动车子后,朝右边看了下,忽然倾身贴近。

方伊水紧张得屏住呼吸,后背紧贴座椅。碍于胖姨在,她压下了脱口想说的疏离话。

封北凌好笑地抬起右眉,拉过安全带帮她系上。动作慢条斯理,额头近得快贴到她嘴上。

系好后,他抬眼一看,她的脸果然已经染上了天然的胭脂。

他不由得打趣一句:“空调太高了?脸都热红了。”

“……”

坐在后面的胖姨笑开了花儿:“晚晚这闺女容易害羞,有我这个电灯泡在,她不好意思呢。”

封北凌听后,看着方伊水笑,笑得气氛更加暧昧不清了。

“胖姨……”方伊水无力地抗议着,怎么听都像娇嗔。

此后陷入沉默。

半道等红灯时,方伊水用余光瞥到封北凌的右手伸过来了,下意识地缩回了中央扶手箱上的手臂。

动作幅度有些大,头不小心撞在了车门上,发出闷响。

封北凌哑然,捧着她的后脑勺将人拉近看了看。额头右侧撞红了,不严重。

方伊水没挣扎,只是耳朵开始发烫。

封北凌趁着距离近,跟她悄悄道:“躲什么?我不过是想放点歌听听。”

“谁躲了……”她的脸不争气,又红了几分……

封家大楼。

封铭找了半天,在台球室找到了封子扬。他气不打一出来:“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玩!”

“我又怎么了?”

封子扬最近犯冲,做什么都要挨骂。他虽然不信佛,但也想着要去哪里拜拜才好。

“来了那么多客人,你就不知道帮忙招待?”

“不是有你们吗?我去凑什么热闹。”封子扬直翻白眼,“弄不好爷爷奶奶又要看我不顺眼了,还是少在他们面前晃悠得好。”

他说着弯下腰继续打球,“咚”,进了。

封铭想想也对,语气有所缓和下来:“你给爸准备的什么礼物?”

封子扬拄着球杆,抖抖眉头,笑得相当得意:“爷爷保证喜欢!是徐悲鸿的一幅骏马图,真迹!”

封铭有些不放心:“找人鉴定过了吗?爸在这方面可是半个专家。”

“鉴定过了,爸,你就放心吧。小叔还没到?爸,那天肯定是他把方伊水带走的,我结婚那天的事一定是他在捣鬼。”

说到这事,他还是满肚子气!

封铭微抬下巴,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你老子我已经做好了二手准备,今晚就叫他身败名裂!”

七月七 说:

谢谢(肖战的老公)打赏。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