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第十九章 白莲花 每周赠币

方伊水紧张到手心冒冷汗,真做亲子鉴定,什么都要玩玩。

“亲子鉴定,我们不怕做。只是……”封北凌冷冷地掀起眼皮,“来个人就提这么过分的要求,把我封北凌当什么了?又把我们封家置于何地?”

一句惊醒梦中人。

老爷子看看他,又看看封铭和封兰心,声音一沉:“够了!把人给我撵出去!”

老太太也回过神,冷眼痛斥:“居心叵测!闹得我们封家大乱,对谁有好处?大家心知肚明!”

一句话,扯出明争暗斗的商业大戏,众人脑子不够用了。

“扯几根头发就完事的事,有那么难……”封子扬眼看事情没有朝他预期的方向发展,急了。

“闭嘴!”封老爷子一声呵斥,憋得他想吐血。

封北凌使了个眼色后,封家大楼配备的保安立马把方长德拖出去了。

他还想叫嚷时,肚子挨了一拳,痛得冷汗连连说不出话来。

喜庆的生日宴被这场闹剧破坏,老爷子也没心思切蛋糕,只道身体不舒服,让人把他推回了房。

另一头,保安把方长德拖到空房间里暴揍一顿:“怎么进去的?谁指使你闹的事?”

不查清楚,他们饭碗不保。

方长德晕头转向,嘴里直嚷着要报警。

“你私闯民宅,报警是准备自首吗?”这时候,封北凌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封铭……

此刻,方伊水正在宴客厅的角落里抹眼泪。

有人上前安慰,她白着脸故作坚强:“怪我跟那个方伊水长得太像了,所以才会拖累了大凌……第一次跟他回来就遇到这种事,往后只怕……”

她哀泣着,眼神无辜,忧伤难抑。

更多人凑过来想看热闹,看她柔弱可怜,有些忍不住出言宽慰起来。

方伊水咬着唇摇头:“我怎么放心得了?大凌年纪轻轻身居要职,肯定有人眼红,今天没得逞,还会有明天后天……这次利用我来挑拨他们兄弟,居心多歹毒啊,真的太……太过分了……”

说得像模像样,叫人不相信都难。

陈燕玲听到她称呼封北凌为大凌,满心不是滋味。

她撇撇嘴,低声骂咧:“白莲花!”

几分钟后,方伊水红着眼眶走出了人群,在人指点下朝洗手间的方向而去。

陈燕玲环顾一圈没看到封北凌,匆忙起身跟了过去。迟早要面对的,她要看看向晚对她是什么态度。

进去时,方伊水正在洗手。

陈燕玲面带微笑,主动上前关切:“你还好吧?”

方伊水抬头看向镜子里的她时,她暗暗握紧了拳头,很紧张。

方伊水点点头,擦着眼角露出又想哭的样子:“还好,谢谢关心。”

“怎么,不记得我了啊?”陈燕玲打开水龙头,掩盖住声音里那丝颤抖。

方伊水茫然盯着那张脸,犹豫着摇了头:“我们……认识吗?”

陈燕玲顿时松了口气,不记得最好。

她再说话时,方伊水明显感觉她的笑容变了,变得轻松自信:“向晚,三年前我们见过,那时候我和北哥差点就订婚了。”

都是因为你,坏了我的幸福!

方伊水察觉到了陈燕玲刚才的紧张,心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吧。所以她索性不再吭声,扭头盯着陈燕玲看。

心虚的人,总会忍不住先投降。

七月七 说:

谢谢(恐惧灌汤包)的打赏。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