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先生,你的剧本拿错了

第三十二章 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每周赠币

盛龙国际,顶楼宴客大厅。

封陈两家的亲朋好友陆续落座,其乐融融,场面甚欢。封家老太太和陈燕玲父母已经在以亲家相称,笑意绵绵的样子俨然把订婚宴喜成了正式的婚宴。

陈燕玲换了一身礼服出来后,找了半天都没见着封北凌的人儿。她第一反应是封北凌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儿,跑了。

陈太陪在她身边,看不到封北凌的人就开始一个劲地发牢骚。

“都等着跟他喝酒呢,这算什么事儿?”

“怎么还没找着?打过电话了吗?”

“不会反悔了吧?刚才都已经跟媒体公布了。封家这是怎么回事儿?”

陈燕玲心里本来就有些恐慌,听后不耐烦地皱起眉头:“妈!你少说两句!我已经够糟心了!”

旁边有服务员端着酒水路过,她气得拿起一瓶上等红酒就往地上砸。

好在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一声闷响过后,红酒瓶滚动两圈并没有被摔破。

陈太吓得脸色白了一恍惚,看看周围没几个人朝这边看,赶紧把陈燕玲往休息室里拉。

关上门后,她惊魂甫定地拍拍心口:“燕玲,你这脾气要改一改,阿北明显不喜欢你这种脾气。你既然铁了心要嫁给他,就要掌握好分寸,往后嫁进封家,可不比在家里这么自在。温顺一点总是没有坏处的,老太太也不喜欢恃宠而骄的人,你把她哄好了,什么都好说,以后……”

陈燕玲听得火冒三丈,光是听她妈说这些,她就觉得委屈了。

她不耐烦地站起身,踩着细高躲进了洗手间。

掏出手机,拨打封北凌的号码,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继续打……

想起封北凌刚才看道向晚时的眼神,她烦躁地砸了手机。

这场订婚能维持多久,要看她的造化,毕竟这场订婚宴之所以能办成是因为……

“燕玲,阿北回来了,燕玲?”陈太的声音透着焦急,从洗手间门口传来。

陈燕玲立马出去了,理好礼服上的褶皱,眉开眼笑地问陈太:“妈,快看看我的妆花没花?刚才扯了下头发,发型没乱吧?”

陈太左看右看,急忙叫来了化妆师……

宾客都已经就座,封北凌携着陈燕玲从主桌上站起时,陈太和陈燕玲交换了一个眼神。

陈太不着痕迹地点了下头。

陈燕玲挽着封北凌的手臂,眉眼里全是矜持的腼腆。

向来风风火火,在心爱的人儿面前还是变成了小女人。

她似乎,难得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小鸟依人,不禁贪恋地挽得更紧了些,身体也尽量挨近。

俩人俨然一对新婚夫妇,从第一桌敬到最后一桌。

明明事先让人在酒里兑过水,一轮喝下来,封北凌还是头晕了。

他怎么都没料到会有人敢给他下药,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陈燕玲也没好到哪里去,脸颊红得像染了胭脂。

酒不醉人人自醉,她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眼神迷离地看向封北凌,她真恨不得马上把他扑倒!这个她从小就迷恋的男人啊!

“怎么路都走不稳了?”远远的,老太太看封北凌的情况不太对,赶紧让人去搀扶。

他的手臂搭在陈燕玲脖子上,在外人眼里恩爱有加。

一路推拒了不少酒,陈燕玲和他回到主桌:“奶奶……阿姨。”

她打小就称呼老太太为奶奶,一时间忘了改口。

老太太笑着和陈太对视一眼:“没想到我老了老了还能有这么个能干漂亮的儿媳妇,小时候我就想让她跟阿北订娃娃亲了,如今终于想着了。”

“郎才女貌,配得很!”陈燕玲的母亲陈太,笑着附和。

“阿姨,阿北喝多了。我让人开了一间房,带他先去睡一觉吧。”陈燕玲说得小心翼翼。

老太太是个封建保守的人,今天刚订婚就开房,在她眼里怕是太开放。

老太太的眼神闪烁了下,看看封北凌,又看看陈燕玲。

封北凌的脸色开始红得不正常了,脸也不由自主地往陈燕玲脖子上蹭。

陈燕玲紧张极了,她没想到药效这么快,好在其他人都以为他只是喝多了酒上脸。

“快去吧!把阿北交给燕玲啊,我最放心。等找个黄道吉日,你们早点完婚,也好给我添个大胖孙子。”

怎么老太太的话听着那么别扭,好像她没抱过大孙子似的。

一旁的封铭夫妇听了很不是滋味,双双瞥了封子扬一眼。

封子扬一脸愕然,他又怎么地了!一个个看他不顺眼!

他憋闷地扔下筷子,招呼也没打一声就走了。

另一边,陈燕玲得了准许后,赶紧让人帮她把封北凌架上了电梯。

现在盛龙国际到处都有记者,即使已经封锁不让他们上楼,也总会有漏网之鱼。

陈燕玲雀跃地笑了,等她和封北凌开房的事情变成事实,媒体再一渲染,她的造化也就圆满了。

封北凌浑身燥热,上了电梯就不由自主地开始动手动脚。

辅助陈燕玲扶人的服务员闪躲着目光不敢看,陈燕玲则羞红了脸:“北哥,北哥!等会儿进了房间再……”

服务员偷偷捂住耳朵,眼观鼻鼻观心,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终于抵达了楼层。

服务员帮忙把人送到门口,开了门。

这时,封北凌已经控制不住身体里泛滥的欲念,抱着她开始胡乱地亲吻她的脸。

“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陈燕玲不耐烦地赶走了服务员,不想让他目睹这场活春宫。

服务员如临大赦,飞一般地跑远了,不敢回半点头。

“北哥,我们先进去……”陈燕玲的话被封北凌的吻堵住。

她晕晕乎乎地贴着房门,贴着墙,跌跌撞撞地搂着封北凌跌倒在大床上。

“晚晚。”封北凌撑在上面,红着眼低下头。

陈燕玲心口一涩,瞪住了封北凌。

下一秒,她一把搂住封北凌的脖子,主动送上热情得让人招架不住的深吻。

我不是向晚!从今往后,你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七月七 说:

下一章有红包,不多,十个。

下一章预计明天早上9点准时发布,欢迎大家抢红包。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