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刺

2.挡刀 每周赠币

霍霆川卸去戾气,拍了拍时雅的手,眉目间漾着温柔:“吓到你了?时妩,你就是太善良了,这些人很明显就是有预谋的。”

暗处的时妩,被眼前的一幕所刺痛,霍霆川平安所带来的喜悦霎时消散全无。

“把人压下去,通知警方来带人。”对于时妩的要求,霍霆川从来都是不会拒绝的。

时妩死死的盯着时雅那张和自己一样的连,眼中压抑的忿恨燃成火焰,恨不能将对方烧之殆尽。

只一刹那,时雅朝着刚刚被打趴下的人使了个眼色,对方趁着一个松懈,推开身旁的保镖,扑向了时雅。

“拿下他!”霍霆川一边命令着保镖,一边在第一时间护住了他以为的时妩。

一时间,霍霆川的注意力全在时雅的身上,关切的问着她有没有受伤或者吓到,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身旁不远处站着的一名侍应生从托盘下拿出了一把匕首......

利刃寒光一闪。

与此同时,霍霆川被身后突然蹿出的人撞到了一边。

刀锋刺破空气,没入血肉,鲜血洇透了衣物,在时妩的腹部绽出一朵猩红的花。

时雅目睹了这一幕的发生,暗中狠狠的咬着牙,假装被吓到,慌乱的向后退去,撞倒了装饰的花瓶,连带着自己也摔了下去,倒在了一旁混乱中被撞碎的瓷瓶碎片上。

她忍着痛,将身体的重量压向手臂,让碎片扎进自己的手臂,更是趁着一片混乱,用碎掉的瓷片划破了手腕。

时雅曾今是医学系的学生,所以下手有轻重,她知道怎么样让伤口看上去吓人,却又不足以致命。

而另一头,霍霆川对上时妩满含担忧的眼神,眼中写满了不可置信:“时雅......”

时雅这个女人惜命如斯,当年为了保命,不惜出卖他的妹妹,害得思暖惨死,如今怎么会如此不怕死的替自己挡下这一刀?

“霆川......”时妩似乎忘了疼痛,也感觉不到生命的流逝,满心满眼是剩下霍霆川一人。

时雅见霍霆川蹙眉紧盯着时妩,心中生出一丝害怕,紧皱起眉头,作出疼痛难忍的模样,虚弱的唤着霍霆川的名字:“霆川......好痛......”

霍霆川从震惊中回过神,眼中只余下手边受伤的时雅,情急的大喊:“快叫医生!叫医生!”

“时妩,没事的,你忍一忍,不会有事的......”说着将时雅整个人抱入怀中。

时妩就倒在他们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不知该喜该痛,她爱的人从头到尾爱的都只有她一个人,可她却被另一个人顶替了身份......

“霆川......”时妩用尽力气抬起手,伸向霍霆川的方向,霍霆川俊挺的身影在眼中渐渐变得模糊,而她也越来越吃力......

抬起的手倏然落下,眼睛也难以支撑的缓缓阖上,滚烫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不甘心啊......

“谁是病人时雅的家属谁是?”正在对时妩进行急救的医生匆匆走了出来。

“我是她的姐夫。”在手术室外等着的霍霆川站了出来,“病人的姐姐划伤了动脉,也在急救。”

医生递给了霍霆川一张手术同意书:“病人腹部中刀,刀子穿透了病人子宫,导致大出血,必须尽快切除才能保命。”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