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之偶

002 每周赠币

把心给燕九的,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

他叫灵辰,燕九第一次遇见他,是在疆国的寒鸦山脚。

因为玲珑阁寒冰用尽,数具身体濒临腐烂,木偶师便让她去寒鸦山上取极寒之冰。寒鸦山是闻名遐迩的天堑,高万丈,终年积雪,这世上再没有一处,能比它更险,更冷。所以山脚百里,杳无一人。

燕九是木偶人,不畏寒。

但灵辰畏。燕九直到现在都不明白,做为一个人,灵辰如何会出现在那里,但当时的情况就是,灵辰晕厥在白雪皑皑的寒鸦山脚,身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雪,像盖着一层雪白的被。燕九没有注意,不小心踢到他身上,差点摔到旁边的阴沟里。

爬起来,才看到他。

他还没有死,还有微弱的鼻息,燕九想着人命关天,于是把他扛到一个避风的山洞里,生了火,将他身上的寒气驱尽。但燕九不敢离火太近,她是个木偶人,被火烧了,她就完了。

所以灵辰醒来时,看到的是她抱着一捧柴火,瑟缩着不敢走近。

灵辰看看她,又看看火,问:“是姑娘救了我?”

“嗯!”燕九过来把柴放下,旋身往角落去。

灵辰拉住她手腕:“天冷,姑娘可离火近些!”他身上有伤,燕九替他粗粗包扎过,但因为手法不到位,又没有合适的药草,只大约止住血。这一动一扯,让他不自觉皱了眉头。

燕九扶他坐下,仍然偏离火堆:“我不冷!”

灵辰目光落在她手上:“若不冷,手怎会这样凉?”

燕九匆忙把手收回,木偶人用的都是人的身体,大多是在人死之后,久逝的人体,当然没有温度。

“我天生体寒,不打紧!”燕九依然想要回到角落里去。

但灵辰误解了她,以为她是不愿离他太近,怕失了清誉。

“姑娘,我已无大碍了,这火、你用吧!”灵辰起身,拖着虚弱的身子往外去。

这洞实在太小了,能够容下两个人,一抔火,却再容不下刻意拉开的距离。灵辰走了两步,就到了洞口,尽管已是背风的山洞,但风雪太大,寒风卷着雪子涌入,像刀子一样。灵辰咬牙忍着,把嘴唇咬得发黑,脸色忍得铁青,原本受伤的右肩再次渗出猩红的血。

燕九觉得,再这样下去,他怕是活不了了,于是走过去,劝:“你伤得重,需要火!”

灵辰固执摇头,连声音都变得无力:“姑娘比我畏寒,更需要火!”

燕九想了个折中的法子:“既然我们都需要火,不如我们一并坐在火边?”

灵辰却又分外迂腐:“孤男寡女,走得太近,恐玷污姑娘清名!”

燕九知道世俗人多讲究,尤以女子最甚,但她不是人类,不必遵这些世俗礼法,干脆靠近他一些,与他一并站在风口:“可你说的这些,我并不在意!”

灵辰后退两步,被风吹得摇摇欲坠。

燕九索性抱住他胳膊:“若以那些俗礼来看,你我这样,可算是有了肌肤之亲?”

灵辰目光落在她脸上,逡巡了一阵,终究妥协了。他随燕九一同回到火边,燕九仍然想要离远一些,但他反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回去:“姑娘可知,有了肌肤之亲的男女,是要互许终身的?”火舌在两人眼前跳动,把脸色和眼光,都照得炽热,且绯红。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