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之偶

004 每周赠币

换了个地方,生活更艰苦一些,起风的时候,雪子总像石子一起砸进来,火生了灭,灭了再生。但燕九逐渐地学会了生存之道,灵辰的伤反而一日日地好起来,脸色红润了,说话也中气十足,起码他表现出来的是这样。

这日,寒鸦山久违地出了太阳,但雪还在下,明媚阳光下的飞雪分外美丽,燕九的心情却不美丽。她收到了木偶师的传信,说她若再不回去,玲珑阁里的壁炉就是她的去处。那壁炉是用来炼制木偶人精魂的,同时若有背叛的木偶人,其筋骨也将于此毁灭,意思就是,她得死。

燕九不敢再耽搁,没等外出采药的灵辰回来,就一个人匆匆忙忙上了山。她没有告诉过灵辰她来自何方,将要去往哪里,因为玲珑阁的存在于世人是一个秘密,木偶师也不允许有人类知情,所以这次,燕九是正正经经的不告而别。

寒鸦山顶,极寒之冰采之不尽。燕九带回去一方巨大冰块,木偶师却不满意,嫌她回来得太晚。许多木偶人为她求情,木偶师最终决定,把她椿木的骨架剥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晾晒三日,等到干枯得快裂了,再浇上一盆水。

这对木偶人而言,是酷刑。燕九清楚感觉到身体里的水分逐渐蒸发,然后被太阳晒得哔哔啵啵地响,后来一盆水淋下来,滋滋啦啦冒了一阵热气,蚀骨的疼就随着水分一齐渗入体内。

三日过去,燕九丢了半条命,但木偶师不会心疼,等刑罚过后,他又派给她一个任务。燕九领命,取道疆国前往黎国永州。

这次任务很顺利,比设想中早了两日,回程路上燕九远远望到寒鸦山,回想起那日,灵辰赶走野熊,但伤势加重,夜里高烧不退,却又声声喊冷。燕九把火烧得大一些,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给他盖,过程中不小心碰到了火,手腕被灼出一块红痕。后半夜灵辰辗转醒来,脸色比寒鸦山还冷。

她以为灵辰惧寒,在火中加了几根柴火,悄悄转到风口。

灵辰拉住她手腕,刻意避开那道红痕:“可是白日被熊伤了?”

燕九错愕一瞬,旋即了然:“我这不是伤,过会儿就能好!”

灵辰不信,非要给她上药,这就直接导致,前两天囤的药草被消耗殆尽,灵辰没药可用,只能自个儿咬牙把痛忍着。后来天亮了,燕九要出去寻药,灵辰拦住她,说她受了伤,需要休息。所以从这一天起,捕猎和采药就都成了灵辰的工作。

燕九决定绕回寒鸦山看一看,至于要看什么,她没弄明白,或许是看灵辰还在不在,或许是看她走以后,灵辰有没有被漫天席卷的大雪封埋。

半日脚程,燕九到了曾住过的山洞,洞口依然风雪弥漫,洞里留有许多黑灰,但已经没有人生活的气息。灵辰果然已经走了,燕九心想,她专程绕来这一趟,实属不该。

燕九转身,想要回去玲珑阁,走了一段,却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站了一人,他着一身天空颜色的蓝衣,身形颀长,映着茫茫白雪分外醒目。

“灵辰?”燕九试探唤了一声。

那人回过身来,果然是灵辰。他已经没有伤了,尽管略显清瘦,站在风里,也依然挺拔。

“燕九?”灵辰眉目皱起,很快舒展开。

燕九走过去,看到雪地上头隆起一个小堆,跟前燃着数根熏香,烟气随着风雪袅袅娜娜。

“这是什么?”

灵辰顺着她目光看向小堆,把手往袖中递,笑回:“没什么!”

燕九才发觉,他手中一直拿着个东西,她凑过去,问:“你手里拿的什么?给我看看!”

灵辰拂袖遮住,说:“就是个无用的小玩意儿,没什么好看的!”

燕九在玲珑阁里待的时间长了,知道不该问的事情别问,所以知道灵辰并不想说之后,她并没有多问。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