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华胥

第一章 只劫财 每周赠币

宽袍蓝裳的钟家小姐一跃从马背上跳下,将马鞭扔给门房,抬脚跨过大宅宽厚的门槛儿。她唇角勾笑,眼底泛着黠光,脚底生风,走的飞快。

钟则正坐大厅,厅内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红木箱子。他托着腮,一脸愁容,手里的核桃攒的吱吱作响。见到女儿,那失心疯的愁容方得一展。

“阿妍呐,你可回来了,快来看看,金家送来的聘礼。”

钟妍一顿,邪邪一笑,“爹,金律在天圣有个私生子,您知道吗?”

金律是钟妍刚出娘胎就定下的未婚夫,此人花天酒地,无恶不作,钟妍对他不喜,连着他脑门上的抬头纹都厌恶到了极点。

“私生子?”钟则内心一惊,“谁把这混账话传你耳朵里了?”

钟妍也未在意,说道,“我要去趟天圣。”

钟则忙问,“你去能干嘛呀?”

钟妍取了他那颗核桃,揣进兜里,转身就走,边走边说,“揪出私生子,解除婚约!”

钟则眼一瞪,瘫在管家身上。

自家女儿说一不二,钟则太了解。就算把她关起来,她也会偷偷溜走。不然就绝食抗议。她绝食的毅力非同小可,钟则见识过。

眼下,仙源陆虽然没有战争,但天圣收了东都,西扈收了南湖,两国敌对,设有死防。如果,钟妍想去天圣,那只能坐船到东都,再走陆路去天圣。

可偏偏,东都地界多悍匪。

钟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你说你,好好地清福不享,非跑去受那罪干嘛?”

钟妍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我也可以呆在家里,哪都不去的。”

钟则警觉的问道,“条件?”

“取消婚约。”

她说的干脆利落,跟六岁时,第一次和老爹谈判的神情一模一样。

不过,说来也奇怪,向来对她有求必应,宠爱肆意的钟则,偏偏在这个问题上怂的如冬眠的虫。

如今,再次听得这个话题,他顿时泄了那口气,暗戳戳的揪了揪管家的袖子,“你派哼哈二将保护小姐。”他不放心,又叮嘱,“一定要保护好小姐。”

钟妍解约心切,简单的包个行李便去了船坞。

客船离开后,老管家心有余悸,“老爷,万一姑爷真有个私生子,那小姐她……”

钟则拍着脑门,拧眉苦叹,“愁啊!”

两日后,客船抵达东都。这里民风彪悍,与鹤仁大不相同。见前面有家客栈,钟妍便吩咐随从在此歇歇脚再走。

随从一行二十四人,都是管家从高手中挑出的高手。但是,高手也扛不住迷药,更何况是东都传统已久的“软骨散。”

钟妍强撑着酸软无力的身子,“你……你竟敢对本小姐下毒?”

客栈老板斯文的揣着手,笑眯眯的走到她跟前,抬手扯掉了她脖子上的纯金护身符,“放心,大爷只劫财,不害命。”

“掌柜的,掌柜的,”伙计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匆忙叫道,“土匪,那帮土匪又来了。”

斯文男子骂了一声,盯了钟妍一眼,恶狠狠的说道,“便宜那帮糙汉了。”他把钟妍的包裹抢走,匆忙朝后门走去。

钟妍四肢发软,全身无力。她怕,怕的要命。眼泪滑下,呜呜的哭……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