赊店

001章 一亩田 每周赠币

关外三陵,三陵之首,清永陵之地,新宾县城。

县城,有一家小店,青砖滴瓦,古老苍然,青砖上苔藓成绿。

木门单开,显得有点狭窄。

有一个没有规则的木吊牌上写了一个“赊”字。

窗户只有一本书的大小,而且有一人之高。

进去,阴暗,昏黄的灯光,让人产生一种压抑,紧迫的感觉。

进去,这家小店的架子上摆着杂七杂八的东西,但是不凌乱,主人坐在一把老的不能再老的椅子上,配上这个主人,老得不能再老的主人。

我站在这个不大的地方,闻到的气味是古怪的,让人感觉异样,说不出来的那种异样的感觉。

我看着货架子上摆的东西,茶壶,生了绿锈的刀,形状古怪的石头,银盘子……

这些东西恐怕都是有一些来历的。

“小伙子,需要点什么?”

“嗯,我看看。”

无疑中闯进了这家赊店,我没有想到,竟然是我人生诡异的开始。

“那把刀我想看看。”

一把形状奇特的刀,几个弯儿,从来没见过,知识限制了我的想像,金钱阻止了我的见识。

“小伙子,东西可以自己拿,在拿之前,我想问一下,你懂得这儿的规矩吗?”

我摇头,不懂这里的规矩,这个县城对于我是陌生的,我来看清永陵,这关外三陵之首。

“这儿所有的东西,上面都有过人命。”

我激灵一下,吓我?

我笑起来。

“吓唬我?我不害怕。”

“年轻人,我这么大年纪了,不说谎的。”

我不禁的就害怕了,竟然冒了汗,对于这种东西,我确实是忌讳的,毕竟上面有人命。

我犹豫了。

“我看看。”

“自己拿。”

我走到架子那儿,犹豫了一下,把刀拿起来,古怪的刀,一面刃,刃闪着光,其它的地方都有锈,有的地方被锈出了小坑点,麻麻的。

“这刀也没有保存好,都锈出坑来了。”

“孩子,刀主要的部分是什么呢?”

“刀以刃重,人也信重。”

“那不就结了吗?”

这老头到是说得没错。

“多少钱?”

“小伙子,这是赊店。”

我愣住了,我确实是看到了赊字了,那个木头牌子吊着,随风转着,那牌子很老了。

“您的意思是先不给钱?”

“对。”

“我有钱。”

“不,有钱也不要,等我要的时候,自然就会找你要了。”

“也行,多少钱?”

“没有价格。”

“到时候你跟我几万,甚至是十几万,我就得哭了。”

“不会的,我想要的时候,你是绝对能承受住的,不会影响你的生活,我所要的不是钱,是你生活中,或者是什么的某一部分,就是说,不会影响你的生活。”

我听得明白,这是一个不错的生意。

“写一个字据吧。”

“没必要,我想找你的时候,就找到你了。”

“我还想选一件。”

“不,这一生你只能在这店里选一件,选一件实物。”

我愣了一下,这就是规矩。

没有字据,就凭一句话,这有点让我心里发毛。

我拿着这把奇怪的刀要出门,老头说,送你几句话。

【一把怪刀命枉然,一命独狼只向前,一给(同己)人生一亩田,一我一你总有嫌。】

老头说完,古怪的笑了一下,有点意思。

我出来,想着【一把怪刀命枉然,一命独狼只向前,一给人生一亩田,一我一你总有嫌。】,这到是实话,有点哲理性,看来老头还是有点文化的,出口成诗。

我返回市区已经是晚上了,找个地方吃口饭,就回家了。

我住在一个小区,自己住,在一家矿区的报社工作,还算安然,就是没有找到对象,二十八岁,大龄了,自己有的时候也特么的着急,我的后妃在哪儿呢?

上班,编辑稿件,我是一个文化版的编辑,编辑小说,诗歌,散文一类的。

我喜欢这个工作。

到中午,我的工作完成,吃过饭,我想出去逛逛,报社离矿务局的旧货市场很近,我总是喜欢到那儿逛逛,那些旧货总是隐藏着什么秘密一样,吸引着我。

任总走到我的旁边,把我编辑的稿子一摔。

“你瞎吧?错字好几个。”

他转身就走了,留着一个辫子,他是诗人,而且很著名的,世界各地发诗歌,诗写的非常的好,我喜欢看,但是我不喜欢这个操行,我在背后比划了他一下,改稿。

弄到下午两点,到任总的办公室,小心翼翼的把稿子放下。

他不看,看我。

“你去了一个地方?”

我愣了一下。

“我去的地方很多,您指的是……”

任总看了我一眼。

“下班后,跟我走。”

我出去,坐在那儿想着,我去了赊店,他指的是这个吗?

他问我这个干什么?

【一把怪刀命枉然,一命独狼只向前,一给人生一亩田,一我一你总有嫌。】

这诗总是在我脑海里出来,开始发毛了,感觉那不是什么好事,我后悔拿了那把奇形怪状的刀,那是一把古刀,老头儿说上面有人命,至少一条人命,那店里的东西都是这样。

我的右眼皮不停的跳,恐怕我要惹上祸事。

晚上和任总喝酒,我说去了赊店。

“拿了东西?”

“您知道这个店?”

“店主送了你一首诗对吧?”

我点头。

【一把怪刀命枉然,一命独狼只向前,一给人生一亩田,一我一你总有嫌。】

我说了。

任总一愣,看了我半天。

“你认识赊店的主人吗?”

我摇头。

“这店主送你的是谶诗,就是预言的诗。”

“不能吧?这赊店本来就够奇怪的了,这又出来什么谶诗来了,您写诗……”

我没敢往下说,说写诗写疯了吧?

“你把每一句话的第二个字,连在一起。”

“把命给我。”

我激灵一下,冷汗一下就下来了。

“巧合,这只是巧合罢了。”

“不是,我只能点到你这里。”

“总编,帮我,听你这意思你是认识这店主人了,那把刀我不要了,送回去。”

“出了赊店的东西,没有一个人能送回去的,就等着事情的发生吧。”

“总编,您得帮我。”

“我帮不了你。”

总编走了,我自己坐在那儿喝酒,看来是我惹上了什么祸事了。

任总说,能在那儿拿走东西的人也不多。

我有点懵了。

冰儿 说:

老冰来开新书,多多支持。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