赊店

003章 赊刀 每周赠币

我回家,躺在床上,我要找谁帮我呢?

那个柳惠说,不让我和其它的人说,不然会惹上麻烦的。

所有的一切让我不知道何去何从。

第二天上班,有人打我手机,陌生的号码。

我接了。

“您好,我想买您手中的那把刀。”

我愣住了,这把刀除了任总知道之外,没有人知道。

我想了半天,把刀卖掉,那就等于给了别人,我不卖,赊,然后让那老头找这个人要去,写一个协议,是一个好办法。

“不卖,赊给你,写协议。”

我不多问。

“可以,电子协议我马上发到你的邮箱,那刀你就放在你单位第二条街的一个废弃的塑料桶里。”

协议十分钟就发来了,我看了,没问题,似乎这个人对这个很懂。

我拿着报纸包好刀,送到了那个塑料桶里,平时还真的没有注意到。

我回来,坐在椅子上走神,任总敲桌子。

“放空呢?”

我看稿子,改稿子,一直到下班,我把刀转出去了,也没有轻松,这规矩老头可没说。

几天来,没有什么麻烦,我的心情也稍放轻松了一下。

我自己坐在小酒馆喝酒,我没有女朋友,男朋友也就上学时候处的那几个,都在外地,人家都没有回到这四线的小城市来,只有我没有出息,回来了。

我喝着酒,那柳惠进来了,我一下就站起来了,感觉不好。

柳惠永远是笑眯眯的样子,她坐下了。

“可以吗?”

“可以。”

我又点了两个菜。

“我来就是找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呢?”

“你总是喜欢来这家小酒馆。”

“什么事情?”

“那把刀你要拿回来,因为那把刀可以保你一命,你命中有一劫,要回来后,你要带在身上。”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你联系上这个人就行,你就说,不赊了。”

“你爷爷回来了吗?”

“还没有呢,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回来,每年都会出去一次。”

闲聊,我知道柳惠在赊店里帮着爷爷,没事的时候,看看书,喝喝茶,基本上不会离开县城的。

半个小时后,柳惠要走。

“我送你吧,县城离这儿也不近。”

“我自己开车回去,车在那边的停车场,就不麻烦你了。”

柳惠走了,我坐在那儿接着喝,那刀能救我一命?

犹豫了有半个小时,我给那个人打电话。

那个人真的接了,我说收回那刀。

这个从犹豫了半天。

“半个小时后,还是那个塑料桶,去取。”

这个人显然非常的不高兴,如果他喜欢,应该是不会给我的,但是奇怪,他怎么知道我有那把刀的呢?

那应该是知道赊店的事情,至少是有联系的。

我拿到了那把奇形怪状的刀。

第二天上班,我琢磨着,这样肯定是不行,得尽早的摆脱,不然就会出大事。

那怎么摆脱呢?不能去找赊店,那一点用也没有,他既然让你进去了,就没有道理让你出去,我感觉自己像猎物一样,被猎人给捕捉了。

那么这个突破口在哪儿呢?

我想到那个买刀的男人,任总编肯定是不会帮我了。

我给那个男人打电话,竟然空号了,发邮箱,竟然退回来了,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对于这个有百年的赊店,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那是一个县城,只去过几次。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似乎掉进了一个什么坑里,没有人来告诉我。

我不去想,也不再去那个县城,那把刀我是犹豫再三,还是带在身边,柳惠的话确实是让我紧张,能救我一命,这话可信度有多少呢?

十多天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许这是在吓我吧?

也许真的就是一个玩笑。

我坐在桌子前,看着其它的同事,感觉他们都是跟我开玩笑的人。

任总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的,敲桌子,然后吼我。

我乖乖的干活,把活交了,我说晚上请他吃饭,他让我滚。

我滚了,自己在街上走着,没有女朋友,二十八岁了,回家父母就会唠叨我找对象的事情,心烦。

进酒馆喝酒,工作相对轻松,只是感觉心挺累的。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感觉自己有点喝大了,回家。

刚要走,两个小子过来了。

“哥们,借俩个钱儿花。”

我知道这个借是什么意思,年纪十八九岁,这样的孩子我是惹不起,不计后果,他们刚才就坐在那边的桌子上,不时的看我。

我把钱包拿出来。

“钱拿走,其它的留下。”

我知道,走后再报警,这是对自己的保证,现在监控头四处都是,没有这样傻的孩子。

一个人拿起我的钱包,打开翻了半天,不到一百块钱,我的钱都在支付宝里。

“小子,那就转账吧?”

“转账,如果我报警,那警察就能查到你们,有转账记录,这个肯定不行。”

“老帮子,叫板是不……”

另一个小子阴阴的,一直没说话,没料到,速度极快的,上来就是一刀,往下扎,然后就跑了。

我去他大爷的。

那一刀竟然扎到了那把刀上,在裤子兜儿里,如果扎进去,估计正是大动脉的位置。

这两个小子我看就是初犯,我拿起钱包往外走。

老板报的警,其实,我是想放他们一马,抓住,青春就没有了,我想他们只是喝酒了,一时的糊涂,醒了他们会后怕,自责。

回家看那刀,上面有一个白点。

他们确实是初犯,不然这一刀扎没有扎进去,扎到什么地方,他们应该是知道的。

这刀就是这样救了我的命吗?

我完全的不清楚。

第二天上班,刚坐下,柳惠就进来了。

“罗老师,送稿子,写的不好,多多指点。”

“坐吧。”

“不了,有空到县里去,我请你喝茶。”

“好,慢走。”

我看着柳惠走了,她已经离开办公室了,还那样看着,说实话,我喜欢上这个丫头了。

但是,她是赊店主人的孙女,这让我害怕,我对那个世界是不了解的,这个柳惠能看得出来,并不讨厌我,我要进一步吗?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