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两相厌

第1章:前任 每周赠币

袁鹿在地铁口等了四个小时才等到江韧。

她的前任。

他开车过来的,身上还带着浓烈的酒气,不过那双眼睛倒是没有醉酒的迹象,看起来很清醒。

他拎起她身边的皮箱,撑着伞的手朝她的方向挪了挪,袁鹿一脚踏出去,与他并行。

“怎么突然来北城?找同学玩?”他的语调浅浅,漫不经心的随口询问。

袁鹿没有看他,眼睛盯住他的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无名指上贴着的创可贴,那创可贴过分可爱,粉色的,还有小熊图案。

她闻声,看向他的侧脸。

一年未见,他像是变了个人,气质不一样了。人精壮了,脸部轮廓愈发硬朗,额前的头发全部梳上去,整个人成熟不少,五官越发立体,好看。

见她一时没声,江韧侧目看她一眼,视线对上的那一瞬,有什么在两人之间迅速流窜。他眼里有光,也有欲。

袁鹿先上车,她系好安全带,整了整头发和裙子,扭头往后看,雨雾蒙蒙,隔着距离又隔着布满水珠的窗户,她并不能看清楚他的脸,只能看到大致轮廓。

他黑衣黑裤,又撑着黑伞,整个人融在夜色里。

后备箱一起一落,动作利索。

袁鹿看他过来,才收回视线坐好。

没一会,他上车,收伞时身上落了不少雨水。袁鹿抽了两张纸巾递过去,“擦擦。”

江韧伸手,指尖轻触,袁鹿下意识的攥进了纸巾,拇指捏住了他的中指。

“做么,江韧。”

袁鹿来这一趟,是为了跟他复合,用最直接的方式。

空气凝结,她不由的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将纸巾从她手里抽出来,擦了擦手上的水,嘴角含着若有若无的笑,垂着眼帘,将手里的纸巾一层一层的叠好,然后放在旁边的收纳盒上,透着一种散漫。

他没应,重新启动车子,打了转向灯,车子很快驶入车流。

袁鹿不明白他的意思,再没有勇气多问一次。

江韧全神贯注的开车,并没有与她搭话的意思。

折腾了一天,袁鹿有些累,面对他的沉默,也有些丧气。犹豫过后,还是决定先休息一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密集的雨点砸在车上。

这样的白噪音,让她渐渐放松下来,身上的疲倦感一阵一阵的袭来,她迷迷糊糊将要睡过去的时候,车子突然一个急刹,她整个人猛地往前,安全带勒紧,她瞬间清醒过来,睁大眼睛,还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手扣住她的后颈,强而有力,将她一下拽过去,撞上来的的唇,带着浓烈的酒味。

她仿佛喝了一大口烈酒,脑子一下就混沌了,心里的弦被狠狠拨动,震得浑身一颤,她突然有点想哭,激动的。

江韧的眉眼近在咫尺,他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自然垂着,看起来很乖。越看越欢喜,她第一次这样深刻的感知到,原来她喜欢他那么那么多。

她激动又高兴,眼角有眼泪溢出来。

江韧单手解掉自己的安全带,身子往她那边靠过去,替她解开安全带,而后往下,利落的解开鞋子的暗扣,高跟鞋掉落。

手握住她的脚踝,手指在她凸起的骨头揉了揉,力道不轻不重,有些痒,袁鹿缩了一下。

江韧压着迫切的情绪,低声道:“过来。”

车内迅速升温,车上所有的玻璃窗起了一层薄薄的白雾,将车内的一切笼罩。

袁鹿从副驾驶到驾驶位,隔着衣衫,照旧能感受到他强健的臂膀,能想象到他的肌肉线条。

她半阖着眼,望着他深邃的眼。

仿佛掉进万丈深渊,再爬不起来。

位置局限,动作施展不开,他的眼里有明显的不满。

眉心微微蹙起,停下来,唇贴住她的耳,低沉黯哑的嗓音,落入她的耳中,“你来,乖。”

是命令的口吻。

江韧在那一眼过后,脑子里就想着这荒唐事儿。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