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臣之上是本宫

001:被人提亲 每周赠币

天刚蒙蒙亮,一匹快马穿梭在薄雾缥缈的苍翠密林中。

马背上的赵显儿,全然无心欣赏美景,她眉头紧蹙,似有满腹心事。

行了大概半个时辰,在一座府邸前停了下来,赵显儿跳下马来,抬头仰去,鎏金的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刻着三个大字“陈王府”。

她舒了一口气,上前敲门,没等门口的侍卫询问,就自报家门,“我是相府赵显儿,有事求见王爷。”

侍卫听到她的名字异常恭敬,片刻小跑着过来,“王爷有请。”

赵显儿迈进院落,这陈王府虽处北方,却和北方的建筑风格不同,清秀别致,颇具江南水乡的风韵,院子里也种满了翠竹。

她紧绷的神情,不觉缓和了一些,雅致的王府,高洁的竹子,能在这种地方住的人,一定是个知书达理,讲道理的君子,想必说服他,不是难事。

穿过假山,石桥,经过回廊,小溪,远远的就听到歌舞升平的声音。

进了房间,香风阵阵,衣香鬓影,隐约看到一白衣男子,半躺在卧云塌上,晨曦透过窗子,为他镀上一层光环,如果忽略衣衫半露,云鬓蓬松的婢女,给他擦手擦脸,捏肩捶背的情景,倒像个谦谦君子,古意美男。

赵显儿越过舞女才来到他面前,正要见礼,陈王晏滂却睁开了眼睛,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接,他声线懒洋洋的,“听说你找本王?”

是他?赵显儿心里一紧,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这不就是五天前,夜闯丞相祠堂的人吗?

当日,恰巧被自己见到,想那祠堂也不是机密之地,一时心软,掩护了他,他还赠送一块玉佩,说以此为证,若日后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他定不会推辞……

眼前一暗,赵显儿的意识回笼,抬眼望去,只见他立在面前,与那晚的无辜不同,此刻他虽浑身慵懒,但目光寒霜千重,气势迫人,显儿顿觉呼吸不畅,深呼一口气。

“是的,王爷。”她稳了一下心神,开门见山,“我虽出身相府,但母亲早逝,少人教导,长居乡下别院,粗鄙不识礼仪,实配不上王爷的龙章凤姿,临安城的大家闺秀,没有几千也有数百,个个温柔贤淑,强我百倍,请王爷收回成命,择其适者。”

晏滂已经坐了下来,摩挲着手中的杯子,凤眸中的情绪莫名,像是清澈的一眼能够望尽,却又幽暗的令人窒息,矛盾的气质,在眼底却极好的融合。

她见陈王没表态,即刻诚恳道,“王爷看在玉佩的份上,请您高抬贵手。”

晏滂突然笑了,不疾不徐的说道,“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倒也合理。”

赵显儿的脸色微变,心道:去你娘的以身相许,她还克制住脾气,“王爷……”

晏滂抬手制止,“这门亲事,陛下做主,你找本王没用。”

赵显儿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王爷,这门亲事是您提的,由您……”

“嘘,四姑娘,你若不急,可等本王看完歌舞,咱们再慢慢商量。”晏滂眉头微蹙,打断了她的话。

他这是下了逐客令,赵显儿冷笑了一声,“告辞。”甩下两个字,转身离开。

晏滂的目光跟随着她的身影,嘴角露出一抹几不可查的笑容。

“这临安城的达官显贵大家闺秀多的是,爷为何执意求娶那丞相府的四姑娘,看着一点也不温柔可人……”一旁的贴身婢女拉好衣服说,“属下觉得,咱们该以大事为重。”

晏滂冷哼一声,那端就不敢继续说,他的视线看向赵显儿消失的方向,眼底一片冰冷。

此刻的夜深人静,赵显儿倚着半开的窗子而坐,任由斜飞进来的雨丝,打湿了她的衣衫。

她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青花瓷杯还没放下,就被她的贴身丫鬟润月给接了过去,嘴里还嘟囔着,“四姑娘,都这么晚了,还喝这么浓的茶,晚上可是不想睡了,唉,也难怪睡不着,谁摊上这事能睡得着?”

润月的话,触动了赵显儿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她下意识的皱眉,平素里,听雨打芭蕉倒像是丝竹管弦之声,而此刻那啪嗒啪嗒的声响,让她好生心烦。

昨日午后,父亲从宫里回来,说当今的陈王,不知道犯了什么羊癫疯,竟然请求陛下,要求娶自己。

今日清晨,想找他说清楚,可他的态度,着实让人讨厌。

母亲去世时,她才六岁,还记得母亲临终前的教诲,让她不与人争锋,不惹是非,收敛锋芒,轻易莫出院子,安稳的过日子。

这些年,她常驻乡下别院,回到丞相府也是整日待在自己的小院里,不与人交往,极少出门,规规矩矩的做个心无城府的大家闺秀。

跟陈王晏滂更无有交集,他为何会有般心思,还在陛下面前说的言辞凿凿,连父亲都怀疑两人私下里有交情!

一声叹息,她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外面响起了锣鼓喧天声,有人喊道,四姑娘快起床,陈王府的迎亲队伍来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