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宠而骄

第一章 危险的男人 每周赠币

P国的深秋格外萧索,配上窗外飘零的枫叶,更显得冷寂。

温亦舒侧身坐着,语气间是全然的欢欣,又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长庚哥哥,我回国的事,爸爸同意了吗?”

她装的乖巧纯然,将一个可怜的女孩扮演的淋漓尽致,只是眼中全是冷然,不见半分动容之色。

电话那头的声音平和温润,“爸爸自然是同意了的,毕竟牵扯到和宫家的旧约,无论是定亲也好,退婚也罢,你这个当事人都该到场。”

“宫家觉得现在的社会,包办婚姻也属实不大人道,但具体如何,还是要听你和宫大少的意见。”

温亦舒笑意温柔,心中却满是不屑。

嘴上说的这么好听,还不是宫家见温家这两年势弱,便想着换个亲家。

上流圈子大抵都是如此,所行诸事皆以利益为先。

温家本就是借着岳丈起势的小家族,又哪里比得上宫家百年富贵。

到时宫家只需稍加威逼利诱,这婚定然是退了的。

“我都听长庚哥哥的。”温亦舒乖巧应道。

她不愿跟个陌生男人结婚,不过宫家此番作为恰好给了她机会。

一个回国的机会。

自母亲去世,父亲令娶,她这个原本的温家大小姐眨眼成了累赘,被随意丢到这异国他乡来,已过去整整五年。

五年里,她隔着海岸看着那一家子占着她母亲的家业,上演着其乐融融的合家欢戏剧。

如今时候到了,她也该回去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了。

原本她为了回国所谋划的,如今有了宫家的助力,也都用不上了。

“你这丫头……”温长庚笑了声。

他从来都很喜欢她撒娇,温亦舒自然不会放过刷好感的机会。

对待这个哥哥,她从来都是做足了乖顺温柔的样子。

实在是令人讽刺,明明她的母亲才是明媒正娶的温家太太,温长庚却比她大了整整两岁。

“嗤——”温亦舒心里冷笑着,她那父亲可真是风流的紧。

“等我过几天去接你回国。”

“好。”

电话挂断,温亦舒脸上和煦的笑消失无踪,她就那样坐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的景致愣神。

直至夜幕沉沉,周边都暗了下去,温亦舒才慢腾腾的起身,准备去开灯。

身后突兀“咔哒”一声,似是门锁响动。

温亦舒回头去看,碍于周遭的昏暗识别不轻,她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握紧,只等时机不妙立刻报警。

手机屏幕亮起的瞬间,倏忽贴过来一只手臂,带着凉意与血腥气。

眨眼之间,手机被扔到了地毯上,温亦舒的两条手臂也被缴到了身后,唇也被大掌捂住。

“别动。”男人用英文说道,带着沉闷与冷硬感。

他的动作并不温柔,甚至称得上粗鲁。

温亦舒疼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纯粹是生理反应。

眼下这种情况,她不敢妄动,只能乖乖点头。

手下纤细的骨架让男人觉得诧异,借着良好的视力观察女人的脸庞。

轮廓精致,眉眼生辉,却是最典型的亚洲人五官。

“哪国人?”男人低声问着。

温亦舒一愣,继而回答,“移民。”

她这样说,男人不知相信与否,见她温顺,男人继续用英语低声警告,“不许报警,不许出声。”

压制的来源离去,温亦舒骤然放松下来,双手撑着地面喘息,还不等她抬头,腰后又贴上来一个冰冷的物件。

温亦舒僵住了,她在温暖的室内,穿的衣物少,因此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轮廓。

是枪。

这匪徒身上有枪。

温亦舒的脑海中迅速找寻脱身之法,男人又抵着枪凑近了,带着浓重的压迫感。

“有药吗?止血消炎。”

温亦舒竭力克制自己的恐惧感,“在楼上,我需要去拿。”

她早就嗅到了男人身上的血腥气,还有硝烟的刺激味道,猜测这匪徒约莫是黑帮。

“一起。”男人言简意赅的说道。

温亦舒闭了闭眼,大着胆子说道,“你伤的不轻。”

男人短促的笑了声,“所以?”

温亦舒没有回答,她相信男人自有决断。

不过几秒,身后的威胁被拿开,男人命令式的让她起身,“去拿。”

还没等温亦舒松口气,男人又道,“不要耍小动作,巡捕来之前,我不介意有个人陪我一起死。”

要命的威胁。

温亦舒脚步微顿,动作迅速的去楼上拿了药箱下来。

她回到客厅的时候,男人已经开了灯坐到沙发上,脊背挺直,那把枪就放在他的手旁,他低着头处理腹部的伤口。

血肉模糊一片,浸湿了上衣。

竟然这么嚣张,连脸都懒得遮掩。

平心而论,男人的五官线条出色,眸子深邃且冰冷,身上带着一股铁血硬朗的成熟味道。

可惜是个亡命之徒。

温亦舒垂眸走过去,男人接过药箱翻找,又按住了她的手腕。

“包扎。”

温亦舒被刺激的瞳孔紧缩,男人发现了,却浑不在意,将可用的镊子等器具挑出来,“先消毒。”

温亦舒紧抿着唇,尽量配合男人的行事,却还是不小心泄露了眼底的情绪。

害怕有,更多的却是愤怒。

男人眯着眼,意味深长的看向她,这让温亦舒绷紧了神经。

只盼望着这匪徒别暴起伤人。

温亦舒替他处理伤口的时候,男人得空打量她。

五官精致,眼眸清冷潋滟,宛如春日清风,堪堪拂面。

“叫什么?”

温亦舒哪里肯再多说什么,她不会傻到将名字告诉一个嗜血之人。

男人见她不答,挑起她的下巴,仔细观察她,“不理人?”

温亦舒垂眸,“没人会对一个匪徒产生聊天的渴求。”

男人笑了,嗓音低沉,胸膛也微微震颤。

眼前这女人让他产生了些微兴趣,若非时机不对,他非常乐意与之春风一度。

等温亦舒替男人处理完伤口,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

长时间的高度紧绷让她产生疲惫感,但她仍旧不敢放松,因为男人还在那里。

“再有两个小时,钟点工会来打扫房子。”

言外之意便是,男人若是再不走,极有可能被人发现报警。

男人眸色黑沉,面容板着,温亦舒还未辨明他的情绪,就见他站起身来。

温亦舒立刻向后退,奈何男人身高腿长,阴影压下来的时候,她心里有片刻的惶然。

难道他想杀人灭迹?

下一秒脖颈一痛,眼前刹时变得恍惚,彻底昏死前,她似乎听到男人说了句什么。

“等我回来找你。”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