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玦

第1章 老娘看你是活腻了 每周赠币

夜深,杭州某处富丽堂皇的别院。

晏凌疾步掠过瓦片,突一顿,倒挂金钩悬在了横梁上,偏头静听,里头的调笑声不堪入耳。

黑巾下的樱唇浮起一丝冷笑,晏凌正要借着腰力跃起,耳边风声忽至,一个戴着银面具的男人自身后骤然袭来!

月黑风高,杀气涌动。

晏凌揉身纵上屋顶,男人紧随其后,两人你来我往地交手数十招。

双方都没吭声,男人猛然一掌击中晏凌肩膀,晏凌虽拳风凌冽,却渐渐不敌,似是看出了她的力不从心,男人猛地五指成爪抓向晏凌。

晏凌急忙侧身闪躲,对方那只手便不偏不倚抓住了她胳膊……

时间仿佛就此凝滞。

晏凌寒声:“老娘看你是活腻了!”

她蕴着狠劲,一脚踹向男人裆部。

这叫人断子绝孙的招数可谓相当毒辣,男人立刻收手,眸光骤冷,竖指为刃夹住了晏凌的脚踝,紧接着,狠狠一斩!

晏凌还没来得及呼痛,庑廊下方骤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心头凛然,使出全身力气挣脱,旋身狠踢在男人的腰部,随即飞身遁去。

……

“她就是那女人的女儿?”

密室内,男人慵懒地歪在贵妃榻上。

灯火幽微,他戴着面具,玄袍边沿用金线压出的云纹流光熠熠。

灯旁黑影:“如今是杭州小有名气的神捕。”

“你把她教养的很好。”面具男摩挲指腹:“仇人之女,你说我是让她为嫂,还是为妻?”

语气漫不经心,话中凉意却令人不寒而栗。

“她活下来的意义就是成为您的利剑。”

面具男兴味一笑:“把我从别院搜来的账本交都察院,我要送萧老二一份大礼。”

黑影退下后,男人慢慢坐正。

拉开衣带,窄腰一侧漫开大片乌青。

他冷嗤:“小毒妇。”

……

日头初升。

一群形容冷肃的衙役出现在杨家别院门前。

当先一人马尾高束,着玄色公服,长眉入鬓、星眸璀璨,腰间挂着一把样式古朴的刀。

家丁瞥一眼冷若冰霜的晏凌,战战兢兢:“晏捕头,吴知州还没醒。”

“与我何干?难道我捉贼拿赃还得他本人同意不成?”晏凌讽笑,挥挥手。

衙役得令,立马蜂拥而上,在前方开道。

晏凌目不斜视,长驱直入。

吴承祖仍搂着舞姬做美梦,直到晏凌破门进屋,他才眯瞪瞪睁眼。

“又是你这小娘皮!”吴承祖骂骂咧咧:“你要真缺男人,本官不介意收你做……唔!”

话音未落,晏凌身边的捕快就把吴承祖从被窝里拖出来掼在地上。

赤条条的身体,丑态毕露。

晏凌嫌恶地撇开眼。

“晏捕头,人和尸体都找到了!就在后山!”

晏凌转眸,仆妇抱着奄奄一息的姑娘,其余六个捕快抬着三卷草席进来,几条扭曲的手臂露在草席外。

晏凌蹲下,逐一检查过后,她定定神:“把这人面兽心的畜生给我拿下!”

吴承祖被捕快反剪双臂,顿时大惊失色:“你们想干什么?私闯民宅还有没有王法?我是睿王妃的叔父!”

晏凌怒意勃发,她目光如炬地盯着吴承祖:“犯在我手里,玉皇大帝也只能乖乖伏法!”

“放肆!你一个遭卫国公府流放的庶女,有何资格大言不惭?”

晏凌倏地笑了。

晏家无论男女,皆是一副好皮囊。

哪怕她此时盛怒,笑起来依旧容光明丽。

“我有没有资格,你马上就会知道。”

……

杭州城最近连发失踪案,失踪者全是垂髫女童,基于多年办案的敏锐直觉,多番侦查,晏凌将来此祭祖的吴承祖定为怀疑对象。

可惜吴承祖老奸巨猾,失踪者又一直下落不明,直到昨夜夜探别院,晏凌才终于找到证据。

吴承祖归案后,街头巷尾的百姓奔走相告,成群结队跑来听案。

张知府前两天拔牙伤了舌头,说话艰难。

晏凌从旁辅助,将自己在别院暗格寻来的手札一字一顿念出来:“……玉雪可爱,啼哭如黄莺,吾甚觉悦耳……”

吴承祖脸色大变,他想起身去夺,却被衙差摁住:“你怎会有这个?!”

云倾袖 说:

小剧场:

某日,清晏宫。

皇帝站在珠帘后,凝着皇后梳妆的背影,唇畔含笑。

太监恭维:“帝后龙凤合璧,想必皇上初遇皇后时定是花前月下、郎才女貌。”

皇帝呵呵:“不,初见那晚,皇后差点让朕断子绝孙。”

皇后闻言回眸:“初见那夜,皇上也险些废了臣妾一条腿。”

众太监:“……”

ps:新手携第一本古言报到,希望各位宝宝走过路过莫错过,如果觉得本文对口味,请收藏,请投出宝贵的推荐票!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