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新娘修行中

【引子】 每周赠币

【北师范女生宿舍】

“潇潇,潇潇快来看啊!!这大叔帅爆了啊!!多金又痴情,简直就是所有女人的梦想啊!!”

杨潇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下铺的陈晨手舞足蹈地指着电脑屏幕。晃晃悠悠地爬下床,揉揉眼睛,看向屏幕里的男人。

“作为首个因为运营网络游戏而登上Times封面的董事您有什么秘诀吗?”一大群记者在台下坐着,长枪短炮,跃跃欲试。

坐在台上的男人一身西服,名贵却不显得奢华,气质沉静而内敛,没有所谓的“成功商人”的张扬,反倒多了些书生的儒雅。

杨潇盯着看了一会,发现那男人的领带夹好像挺特别,和身上的装扮有些格格不入,她一贯是注意这些“小玩意”的。陈晨倒是浑不在意,拉着杨潇看那男人的相貌。

男人看着有四十五、六岁,浓密的黑发,立体的五官,的确有种外国贵族的气质。

“秘诀,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硬要说有的话就是用心吧。你们可能会觉得我老生常谈,但…我认为,网络游戏不应该只是游戏,他要让人们感受到生活,感到快乐,感觉到希望,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存在。

放松着自己的精神,体味着自己不曾体味过的人生,这才是网游的真正魅力。”

“既然您说网游能带给人希望,为什么又要把这款网游命名为“不归”呢?有什么深层原因吗?”

男人垂下头,清了清嗓子,好像在思索什么,过了一会,才抬头道:“我刚才讲过,游戏就是另一个人生,“不归”则是现实生活的缩影。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会经历很多事。然而,都没有回头路可走,没有后悔药可吃。有的人错过了就是一辈子,有些事当时错了就没有办法再挽回。”

会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大家似乎都在思索着什么,很长时间没有人提问。杨潇和陈晨在电脑前似乎也感受到了男人语气中的无奈与悲凉,感受到了男人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无法挽回。

空气显得有些凝重,这时一个记者站起身,仿佛为了活跃一下气氛,问了个相对轻松的问题:

“令先生您做网游这么成功,年轻时候是不是也挺喜欢玩网游的啊?”

令先生闻言笑了笑,道:“是啊,我年轻的时候网游还不发达,说喜欢网游有点不准确。不过,我本人也是游戏爱好者,倒是现在工作太忙了...确实没太有时间了。”

众记者都配合着笑起来,这时候令先生的助理忽然过来和他说了句什么,然后令先生起身道:“不好意思,公司临时有事,虽然很高兴和大家多交流,但实在是该走了。”

说完这话就准备离开,猛一起身领带夹撞在话筒上,发出了刺耳的“滋啦”声。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纷纷交头接耳起来,一个女记者起身道:“令先生您的领带夹很是别致,是在哪定做的吗?”

男人一愣,微微侧了侧有些发红的脸,站起身道:“这个…的确是有人专门为了我做的,但…已经是三十多年前了。”

这话一出,台下的记者就又都开始窃窃私语。紧接着就有一个女记者站起来说:

“恕我冒昧,令先生您三十年前还是个孩子呢吧?那…这是您母亲…?”

男人摇摇头,有些唏嘘的说:“三十年前我应该就是像你这么大吧。这个领带夹是我…心爱的人送给我的。”

女记者还想再问两句,主办方已经开始组织大家退场了。问题到这里也就戛然而止了。

陈晨有点失望,顿足道:“哎呀!!才说到重点怎么就完事了!!我还想听听那个心爱的人是什么样呢?

潇潇你知道吗?这个令云生可是钻石王老五,哎,我还想着以后找这么一个让我少奋斗二十年的男人呢。”

杨潇叹了口气:“陈晨你别开玩笑了,他年纪都够当你爹了,再说人家不说了么,有心爱的人了。说的我还挺感动。不过真没想到,网游也能这么有深度。”

【同一时间,司马家】

“妈!妈!!你快来看,这就是我说的那个网游。你看我说过的,网游不仅仅只是游戏的。”

京郊一座别墅里,一个大男生指着电视屏幕兴奋的对一个穿着丝绸睡衣的妇人道。

“司马啊司马!妈和你说了多少遍了,网游这东西就是骗人的,再好,能好过现实?再好那东西也是假的,有多少人玩那玩意弄得不知今夕何夕?你有那个时间,多去公司走走,你要是对公司有对这东西一半上心,妈也不至于…”

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转向了屏幕,愣了一下,定睛看了几分钟。这时候电视上正问到那个领带夹。

女人还在思考着什么,这时候男孩又开口道:“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网游玩好了也有很多人都很有出息的。你看令先生不也是凭着制作网游..”

男孩还想争辩,就被那女人打断了,“够了!!他这叫有出息?!没看他一个人这么大岁数了弄得孑然一身妻离子散的,这叫好?!”

男孩有些愤怒的从沙发站起身,道:“那你说什么叫好?!再说你怎么知道人家妻离子散了?!人家哪点?!”

女人怒不可遏,走到电视机前就准备关上电视,但目光却不自觉地停留在那个领带夹上。过了好一会,才道:

“你给我回屋去!!以后别看这些有的没的,你爸现在身体不好,你别成天总和那些玩游戏的混一起,也该有些担当。”

男孩气得一摔沙发垫,一语不发的回屋去了,空荡的客厅只剩下女人的叹息声。

【同一时间,米线店】

“哎哎!!妈,妈你别生气,哎呦呦!!我以后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北师范附近的一家米线店内,老板娘吴妈举着个扫掃疙瘩追在一个男生后面。

“秦岭!我让你又看网游!!你上月工资呢?玩游戏了吧?总忙总忙也不见你拿钱回来!!!”

“别别别!!!等等,你让我看完这点!!你也来看下啊,人家这不是就傻玩啊,都上Times了啊!!”

“我管你“太”什么呢!!能当饭吃吗?!你工资呢?老秦!!去把电视给我关了,看我不教训教训你这孩子的。”

“哎呦哎!!算了算了!!妈,哎呦!!别打了!!我招!!我招!!我前两天在工作室收留了一个人。孩子特惨,失恋啊,无家可归,我在立交桥下面看到他的,当时还发烧,我就收留他了。是花了点钱,以后肯定还啊人家!”男孩一边躲一边偷瞄着电视道。

“谁家的孩子?男的女的?”吴妈手上停了停,揪着男孩问道。

“男的啊…我…”

“啊?!男的!!你有钱不去找个女朋友你收留个男的,还看!!你还敢看!!看我不打死你个小兔崽子!!!”

吴妈说着就把电视给关了。男孩叹了口气,道:“算了,不让看不看,我去工作室一趟。”

说完就走出门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回味着刚才的采访。

“网络游戏不应该只是游戏,他要让人们感受到生活,感到快乐,感觉到希望,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在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存在….”

令先生说的太好了,真是偶像啊!别的网游就不说了,唯独这《不归》,一定要坚持下去。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