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遇狐

第4章 送仙儿 每周赠币

“为什么?”我错愕的问。

我爸欲言又止。

我妈没好气的说:“你甭管了,这事我们心里有数。”

“它已经找上阳阳了,不能再拖了。”我实在是想不通这黄皮子都找上弟弟了,我爸妈为什么还不让我送走。

“阳阳也说了,黄仙都跟他认识好几年了,这不是一直没对他做什么?兴许只是孩子小,能看见他,等阳阳再长大点,就看不见了。”

说到这,我爸点着烟,吸了一大口,为难的说:“十丫,自从请来了这黄仙,我跟你妈才挣点钱,盖了新房,也开了门脸,要是送走了,坏了财运……这事,我和你妈得好好合计合计。”

原来是这个原因,我跟他说我有办法解决,“先把黄仙送走,等经过祖师爷的同意,我再给你们请个白仙,爸,妈,你们可能不知道,主财运的仙家是白仙,黄仙一般是护佑家宅后人。”

我们这供奉的仙家主要有五种,胡黄白柳灰,就是成了精的狐狸、黄鼠狼、刺猬、蛇和老鼠,在这里面,白仙主财,要是放在堂口里,会的也多是治病救人的手段,而黄仙儿一般都邪性,还记仇。

我爸妈对视一眼,没立即答应,只说回去想一想,然后就催着我去睡觉了。

我叹口气,没再说什么,想着明天找机会再劝劝,他们要是还不同意,我就只能趁着他们出去干活,强行把黄仙送走了。

毕竟,这黄仙不但威胁了弟弟的安危,还是祖师爷不能容的。

翌日,我起床的时候,爸妈已经出门了,弟弟坐在堂屋的小板凳上,正在看电视。

看我出屋,他立即凑过来,“姐,你要把小黄送走吗?”

我没回答,反而不动声色的问:“你怎么知道的?小黄来找你了?”

“那倒没有,我是听爸妈说的,姐,小黄是我的好朋友,你为什么要把他送走啊?我以后不能和他玩了吗?”弟弟的表情天真极了。

他是个小孩,不懂仙家那些,我只能换了一套说辞,“姐不是不让小黄跟你玩,只是给它换个住的地方。”

“哎呀,吓死我了。”弟弟拍着胸口,大喘口气,小表情特别可爱。

我捏了捏他的小肉脸,煮了点面吃了,就带弟弟出门去买了些香烛和供品,回来的时候看见几个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在我家不远处的树下坐着说话,我把东西放回家,领着弟弟凑了过去。

这里跟我们村离得不远,通婚的不少,还有不少同村的人在这讨生活,两三句过后,我就舅爷、大姨奶的叫上了,有个我管叫四姑奶的,还曾经去过奶奶的葬礼。

我跟他们说了几句闲话,就不怎么出声了,抱着弟弟坐在一边,听他们说道东家长李家短。

等他们要散的时候,我喊住四姑奶,“四姑奶,你不忙吧?来家里坐会?”

刚才我听他们唠嗑的时候,就发现四姑奶说话比较公允,跟她打听事比较靠谱。

“行,我这回去也没啥事。”四姑奶跟我回了家,我给她倒上水,跟她打听我爸妈请这黄仙的事。

我看得出来,关于这黄仙,我爸妈始终没跟我交底,一直在瞒着我一些事情。

让我意外的事,四姑奶知道也不多,“你爸妈请仙这事是跟老梁学的,到底咋回事我也不知道。”

“那四姑奶,你听说过楚天这个人吗?”我问。

四姑奶喝了口水,摇头叹息:“知道,他就是咱下洼村的人,早年是给人算命的,还出钱给村里修过公路呢,他也是不容易,老婆、儿子和儿媳妇都死得早,就给他留了个孙子,还病病殃殃的,说是去医院都没用了。”

楚家竟然是这样的情况!

听四姑奶这么一说,我就决定把黄仙送走就去看看。

虽然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嫁进楚家去,但楚家对奶奶有恩,于情于理,我都得上门瞅瞅。

我又跟四姑奶说了几句话闲话,等她前脚走了,爸妈后脚就回来了,两人面上带着喜色,都挺高兴。

我妈难得对我有了笑模样:“方拾,你今晚就把黄仙送走吧。”

“行。”我爽快的应下,本来我也打算今晚就把黄仙送走,“不过你们昨天不还不让我送走吗?”

我爸解释说:“昨天是我们想岔了,是该送走,不过送走之后你就不用帮我们请白仙了,老梁说他认识个能耐人,到时候让老梁帮忙请那位给咱家算算。”

“爸,咱家供奉着祖师爷呢,虽说祖师爷现在还在老房子,没跟过来,但是你要是再往家里请仙,一定要回去禀告了祖师爷再说。”我提醒他。

他答应的很爽快:“行,到时候回去问问祖师爷。”

我点点头,让他们带我去看供奉黄仙的地方。

爸妈是在厢房单独留了间房供奉黄仙,屋子里很干净,用的是上好的实木财神楼,财神楼上摆着一块牌位,写着“黄五爷”三个字。

看见这牌位,我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太爷、老太爷辈的,在仙家中,辈分越高的修为越是厉害,越是难缠。

“妈,你拿着这张符,带着阳阳进屋去,千万别出门。”我拿出一张奶奶画的镇煞符给我妈。

“哎,好。”我妈拿着符,抱着弟弟进屋了。

我把新买的点心和水果摆在财神楼前,皱眉看着牌位。

都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说的就是眼下的情况,把这仙家请回来的时候,得恭恭敬敬的,送走更得用心,最好让它舒心的走,这样才不会留下后患。

我让我爸点燃香,跪在牌位前,“爸,你就说一户人不点两家的香火,咱家已经供奉着祖师爷了,如今祖师爷动了怒,只能委屈黄仙,请它离去,但它为咱家操劳多年,咱们也会奉上丰厚的谢礼。”

我爸点点头,态度恭敬的把话说了,我爸天天在外跟人打交道,话说的很漂亮,只是他刚说完,他手里的香就灭了,紧接着财神楼上摆着的香炉就倒了,炉灰撒了一地,把地上摆着的供品都给弄脏了。

我爸吓了一跳,忙着问我:“这是咋了?”

我心里也是一沉,“看来那黄仙不愿意走。”

“这……不愿意走可咋整?”我爸没了主意。

“既然它不愿意体面的走,那我就只能用强的了,我这些年跟着奶奶不是混日子的,祖师爷可是有正统传承的。”

我冷下脸:“我敬它修炼不易,不想动手,它当我是怕事不成,今晚我就强行送走他。”

谁知道我这话刚说完,就听见我妈惊慌的哭喊,“阳阳,你这是咋了?志广,志广,你快过来啊!”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