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景帝的家养小狐狸精

第三章 小蠢狐狸崽 每周赠币

想到小东西的美味,霍枭漠的喉结滚了滚,一个翻身,就把这个压在他身上许久的小东西压到了身下去,低喝一声,“小东西,今儿可是你自个儿勾的朕。”

魏小妞妞心里后悔死了,明知道他刚刚只要了一次肯定没吃饱,这时候她犯蠢吊着他不是找死嘛。

欲哭无泪的小妞只能哼哼唧唧地麻溜往床角缩,却被男人一把拽住了软乎乎的小脚,轻松又圈紧了怀里,大掌还往她热嘟嘟的小屁股上扇了一巴掌,以示不悦。

若说先前那只大着胆子来勾引他的小东西,是只小蠢狐狸崽,那如今不情愿的小妞妞就是只娇娇气气的小软兔,奶乎乎的,最适合吞到腹中。

大老虎叼了小兔回,狼吞虎咽吃入腹,粉帐摇晃灯明灭,红浪翻吟娇软语,央央细哀求,回言嘶哑糙难控,尽是欢狂青筋暴,咬娇耳轻哄低音,鬼话连连,小妞过耳当吵闹。

一室缠绕一双人,挪了地儿,又水漫鸳鸯池,闹了彻夜。

第二天,元景帝的总管太监常康顶着蒙蒙晨色,躬身在屏风后叫醒。

霍枭漠睁开眼时,下意识地往额角按去,可熟悉的烦躁昏痛却没有出现。

他愣了一下,深眸转清明,看看熟悉的帐幔,意识回笼,只觉得往日晨起必痛的额角竟是前所未有的轻快。

霍枭漠自十岁登基后,便是白日与魏家周旋,夜起偷学习武,夜眠极少,十五年下来,即使停了夜起,也已经头疼成疾,夜寝难眠。

倒是没想到,昨儿抱着这磨人的小蠢狐狸崽,竟难得睡了一个囫囵觉,今日晨起,久违的脑目清明,神清气爽,着实是意外之喜。

他动了动身子,窝在他怀中臂弯里的小妞妞习惯地拱了拱身子,往他怀里使劲儿钻了钻,小脑袋埋在他胸膛上,胳膊抱着他的劲腰。

还是昨夜那个赖赖唧唧的小东西,霍枭漠看着怀里小人儿,薄唇轻轻勾起,往日平淡而麻木的起身,今日却多了许多情趣,小软妞乖巧可爱的依偎让他竟有些不想放开。

不过,男人还是抓了那柔弱无骨的小胖手,将他从他身上抱了下来,只是那动作是说不出的轻柔。

出奇的,这粘人的小家伙竟是没哼哼唧唧地赖过来再让他抱,反倒是被他从身上抱下来之后,就迷迷糊糊地滚到了最里面去,裹着被子窝成一团继续呼呼大睡。

霍枭漠看到这一幕也气笑了,原本已经起身的男人又坐到了床榻上,然后往她小屁股的位置拍了拍,含笑看着床上的小包动了动。

听到了软软糯糯地一声哼唧之后,初尝滋味的老男人才心满意足地起了身,自个儿穿了里衣中衣,转过屏风唤了人进来伺候洗漱,穿戴朝服。

独自起身穿戴是霍枭漠的习惯,自小他被刺杀过许多次,戒心使然,他近身之时大都是亲自动手,并不交予任何人。

这些年来,他的榻侧,也从未睡过旁人。

所以,今日未晓,“魏家送进宫的小庶女魏清若竟留宿乾泰宫”,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后宫,一石激起了千层浪。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