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景帝的家养小狐狸精

第五章 奇怪的老男人 每周赠币

日上四竿,被喂完“早膳”的魏清若,才欢快地迈着酸软的小步子回了储秀宫。

其实她是坐辇回去的,还是蹭的霍枭漠的龙辇。

吃饱喝足的男人就是好说话。

娇娇气气的小妞妞一哼唧,霍枭漠就心软了,当然不忍心让她忍着疼走回去。

毕竟这会儿男人自知理亏,于是一边难得好脾气地含笑哄着某只气鼓鼓不理他的小东西,一边抱了她上了龙辇,亲自送她回了储秀宫。

到了储秀宫门口,男人将她抱了下来,刮了她的小琼鼻,“暖暖先收拾东西,朕命人去给你收拾你日后要住的宫殿了,只怕还得一会儿,你不必着急。”

新入宫的小主都是住偏配殿和后殿的,选秀前宫里都会提早打扫好,以防皇帝临幸秀女,可随时册封小主入住。

所以这时候收拾的,肯定不是那些早就打扫好的偏配殿和后殿,那就是……正殿?!

魏清若愣了一下,歪头看了男人,闪过惊喜,梨涡浅陷,不过很快小妞妞就想到,自己在跟这个老混蛋生气呢。

她立马鼓了小脸,装作刚刚完全没有很没骨地被他哄高兴了。

男人好笑地揉了揉小妞的软发,“今日前朝有事,朕走不开,让喜成跟着你。赐宫圣旨下来前,你先在储秀宫里转转。”

储秀宫都是些秀女,这小东西已经是即将入宫的主子了,他们欺负不了她。

霍枭漠想想他后宫的那些女人,又想起昨夜这小狐狸崽明明蠢乎乎的,却偏生自以为很聪明的小模样,实在放心不下。

魏清若不知男人所想,她这会儿正骨碌碌地转着水眸,狐疑地看着眼前的老男人。

对于这样的吩咐,她知道是男人在保护她,乖乖地点头应了,可她心里却很奇怪,这老男人的性子她可最了解了,疑心病虽不重,但不可能这样轻易地相信一个人,尤其她是魏家女啊!

一个二十五年来对女人从不上心的老男人,被她拱了之后就立马转性了?

魏清若奇怪地眨巴着乌泱泱的水眸,上下打量着霍枭漠,以她对他的了解,她总觉得这老男人肯定在心里憋着什么坏呢!

霍枭漠似乎没注意到小东西那意思明显的目光,越过她,龙威深沉地看了戏称一眼,转身回了,得到了小女人欢快地挥着小帕子相送。

男人有点脸黑。

小妞妞才不管他呢,见男人走远了,她立马鼓了小脸,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将憋了一早晨的火气撒了出来。

她嘴里愤愤地念着,“这个老男人现在吃饱喝足了倒是好说话了!昨儿夜里和今儿一早我央他的时候,他做什么去了!大混蛋!”

她身后跟着的喜成一个趔趄,只恨自己长了双耳朵。

喜成是万万没想到,这位令他们侧目不已的小魏氏,竟然是这么个……娇气包包的性子,气质干净(傻),举止纯稚(蠢)。

原本他还猜测,自家主子对这位娘娘,莫非是另有其用?毕竟他家主子,可不像是位一晚上就能被小妖精给收了的主儿。

可现在,喜成看着眼前娇俏欢实的小姑娘,再想想霍枭漠那不放心的语气,心里简直有一百个疑惑,这次他竟完全摸不透霍枭漠的意思。

想到霍枭漠临走时的那一眼,喜成只觉得牙疼,头顶一片乌云笼罩。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