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医小娘子

第一章 姑娘要杀了你 每周赠币

江府。

天幕昏黑,秋夜寒凉。

府衙朱红门前的庭院,霜锦熙身穿薄衫,正跪在青石地板上发呆,身旁还站着两个江府恶奴。

霜锦熙清秀可人,只是眼神不似寻常人那般清明,看起来有些痴傻。

她的眼前是江府掌家大公子的厢房。

厢房内灯火通明,通过油纸薄窗,霜锦熙能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正朝着厢房大门走来。

随着大门开启,一身锦衣玉带的男子从厢房内走向跪地的她。

“你这不要脸的,本公子后日娶二房进府,今夜你竟对公子下药,你胆也养肥了你,好,既是如此,今儿个本公子便成全了你!”

男子名叫江游生,是江府的大公子,虽有宋玉潘安之美,但他此刻身中奇毒,满脸的血红之色与关公无异。

一碗春宵之药,足以能让此男子神魂颠倒。

随着他一声令下,迎面走来了两个仆丁,用五花大绳捆住了霜锦熙,拖畜生一般的将她往公子厢房处拽。

周遭无一人因她是江游生明媒正娶的大夫人而手下留情。

霜锦熙原本呆愣的任人拉扯,无意间回头一瞥院中的锦衣男子,竟开始狂挣起来。

就是他,为了攀附霜锦熙身为皇家禁军统领的爹爹,将刚刚情窦初开的她骗上花轿,娶进江府。

嫁入江府后,霜锦熙却突然患上了痴呆游离之症,整日浑浑噩噩。

江游生本来就不喜她,又遭如此一变,便更加将她视为残羹冷炙,彻底将人抛弃。

可霜锦熙爱游生,她爱到死心塌地,爱到天荒地老。

今日,在她夫君即将娶另外一个女人回江府之前,她下药了。

她虽然在嫁进江家的一年里从未被游生宠幸,可也总算是功德圆满,终于能如愿以偿的进入江游生厢房。

只要能与游生缠绵永久,让她付出一切又有何妨。

江府的厢门被踢开,霜白熙满身伤痕,被拖到一红帘床榻之前,绑在了一根立柱之上。

而另一声女子之音,从她眼前的床榻之上袭来。

“霜锦熙,看没看见,本小姐今日要当着你的面与你的江夫君相欢,你睁大你下贱的双眼,好生瞧着吧!”

此人乃江游生后日欲娶的二房夫人白盛兰。

她倒是有几番姿色,从霜锦熙一嫁进江府起,此人便时常与锦熙的相公在私底下爱慕缠绵,霜锦熙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置若罔闻。

而今日,此人居然如此明目张胆,当着江府大夫人的面,欲相欢大夫人的好夫君。

江游生闻声入房,却走至霜锦熙眼前,两指掐住她的下颚,左右摇晃着她的玉面香腮,还不止的将霜锦熙的脑袋往立柱上撞,差点将姑娘弄昏。

“死傻子,你下药,让你下药,你不是想和本公子相欢吗,今日,本公子就让你看着公子与白盛兰相欢,你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眼睛都不许眨一下!”

“贱人,你可得看好了!”

说罢,他走向床上的白盛兰。

霜锦熙如临深渊。

……

半晌,霜锦熙的身前袭来一音,更让她神情崩溃。

“霜锦熙,如何,你心心念想的好夫君,如今全归我,全归我,绝不再属于你这下贱的大傻子,你就是江府的一只畜生,一只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俩的畜生!”

突然,霜锦熙忍气吞声一余载的面庞终于变得如虎般恶煞。

她从袖口中掏出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

这是她在出嫁的那天,爹爹赠与她的防身之物,一年来一直藏于她的袖口。

绳索割断,锦熙直接举起小刀,朝床榻之上的两人刺去。

她好歹也是当今皇家都统的大闺女,武艺自小也习过一些。

“江游生,白盛兰!你们!!去死!!!”

她叫得撕心裂肺,此刻,她只愿她的相公千疮百孔,身旁的女人容貌稀碎。

一只玉掌将霜锦熙持刀的手狠狠抓住。

江游生气急败坏,将霜白熙的手腕狂扭,小刀立马跌在了地上。

“死家伙,你跟老子诚心找不是,吃撑了,是不?”

男子反手一摁,便将霜锦熙摁在床榻。

见霜锦熙被江游生制服,白盛兰爬至床头,恶语相向:“贱人,你一畜生还想逆天,到底是谁给你的势?”

随后,盛兰用尽毕生气力,朝着霜锦熙的脸狂扇巴掌,乐此不疲,还将食指之间猛戳姑娘的鼻尖,双手撕扯霜锦熙的嘴。

“轰!”

霜锦熙猛踢一脚,正中白盛兰的腹部,将白盛兰踢飞床榻一丈之远。

“哎哟!”白盛兰捂着肚子,刚刚的一踢,差点将盛兰的内脏踢碎。

“贱人,畜生,你敢踢我,你这连奴才都不是的东西竟敢踢我?”

白盛兰盾上床榻,双手死死掐住霜锦熙的脖子,让霜大姑娘无法呼吸。

“游生,快,抓紧她的手,若是抓不紧,后日小女子不嫁给你,你跟鬼成亲去吧你!”

白盛兰失了心智,此刻,她无所不用其极,誓要将霜锦熙活活掐死。

一阵恍惚过后,霜锦熙只觉眼前闪过一缕白光,而后她闭上了双眼。

……

“死了没?”

“没气了!应该死了!”

白盛兰突觉一股不安袭上心间。

“她可是朝中禁军都统的大女儿,如此死在了江府,游生,这如何向她爹交代?”

江游生将霜锦熙的匕首拾起:“无妨,待会暗中将她拖至乱葬岗,咱就随便找个理由,说是她意外死了便成!”

白盛兰阴冷一笑,将游生揽入怀中,红幔再度拉下,整个江府,重归晚夜的宁静。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