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后,她被白切黑老公狂拆马甲

第三章 求抱抱,求陪伴 每周赠币

“封先生?”南栀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他瞳中酝酿着惊涛骇浪,强压炙热,总算将注意力转移到文件上。

一共两条重点。

一是试婚三个月,不领证。合适继续,不合适互不牵扯。

二是不准有过分亲密举动。

封厉寒眸色一闪,攥拳放在唇边,轻咳两声。

“麻烦拿一下笔。”

他独特的嗓音又是轻轻的,很磁性,总是有些撩人。

南栀捏了下耳根,烫了几分。

脸盲症,总是对声音特别关注,他的嗓音生在她的审美上了。

“给。”

她将随身携带的钢笔递给他,视线注意到他的手。

白皙纤长,骨节分明,指腹带着薄茧,也很好看。

封厉寒将笔尖顿在末尾,刚滑了一下,猛烈的咳嗽声传出。

“咳咳——”

南栀一顿,他身体比她想象中还差。

她唇一抿,没动。

他的咳嗽声还在持续,渐渐的她有些听不下去了。

倒了杯温水,递到他面前。

“喝一些吧?”

再咳,他肺快出来了?

封厉寒接过,不经意间触碰到她的指尖。

一股奇异的感觉涌入心头,咳感顿时少了。

他稍低眉眼,眸中光芒闪烁。

“谢谢。”

这一句道谢,南栀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

传闻封爷在商场叱咤风云,虽然生病,但手段雷厉风行,海城人人畏之。

不是恶魔般的神祗存在么,这平易近人的样子,不符呢?

“不客气。”她淡淡回了一句。

封厉寒放下水杯,将原本捏紧的白色手帕摊开,上面赫然有着一滩他刚咳出的红血。

南栀有些咂舌,怎么感觉他都活不过三个月?

长这么俊俏,可惜了……

她稍稍感叹,封厉寒又开口了。

“可以扶我起来站一会么?”

他抬眸望向她,那双眼,极其耀眼,清淡无波地撞击着她的灵魂。

她不喜欢与人过分接触,可面对这幅病态的渴望眼神,拒绝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无奈,只能搀扶住封厉寒的胳膊,将他拽起。

她知道他坐轮椅并非腿脚不好,而是不便过度行动,所以用轮椅代步。

可……他现在完全瘫在她半个肩膀处,像腿断了似的!

“封先生,你……”

想要问问他能不能站直一些,封厉寒先惆怅的打断了。

“很久没人像你对我这么好了。”

南栀:“……”

不至于吧,大名鼎鼎的封爷连个扶他的人都没有过?

她讪讪一笑,“乐于助人是我的美好品德。”

封厉寒唇角暗暗勾起,更靠近她。

“你真好。”

南栀十分不适应,动了动胳膊。

“你要不还是坐下吧,很累吧?”

她现在有种被吃豆腐还无从反驳的感觉,被他戴上高帽,她也不能发火……

封厉寒深吸一口气,鼻腔内是她身上淡淡的栀子花香,好闻到让人神清气爽。

这番回血效果超乎他的预料,坐下后整个人状态都好了。

他在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还给她。

南栀满意收起,问道:“我住在哪个房间?”

“隔壁。”封厉寒吐出两个字,顿一秒后,特意补了一句。

“可以随意挑选,以你的决定为主。”

南栀眨眨眸,内心的好感度又飙升一层。

他哪有外界传的那样冷血无情?

“就隔壁吧,再见。”

话落,南栀转身就走。

封厉寒唇瓣轻启,想留的话憋回去,换了个说词。

“南小姐,如果你无聊可以多来看看我。”

南栀步伐一顿,回首看去。

恍然间,封厉寒像极了她曾养过的一条金毛巡回犬。

乖乖坐在原地,用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眨巴望着她。

她心跳莫名快了一拍。“我知道了。”

说完,快速离开。

房间独留他一人,眼底的憧憬与热切瞬间消散。

冷空气层层蔓延开来,封厉寒墨眸中的寒漠和邪气肆意荡漾。

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我寻到药了,不必再找那位孤岛鬼医。”

昨晚就是去孤岛寻找鬼医才遭遇夜袭发病溺水,现在一切都不需要了。

有南栀就够了。

三个月……

呵,不够。他会想办法让她长久留下来!

……

另一边,海外欧式别墅内。

男人双臂撑在豪贵檀木桌处,修长的指尖点着版图的某一块。

“这里,一周内拿下。”

“是,陆总。”身后的手下恭敬应道。

陆殃眉目阴沉,眼底闪烁暗芒。猛然间,一口气渗住,剧烈的咳嗽应声而来。

“陆少!”手下惊呼一声,立刻扶住他的身体。

“您已经三天没好好休息了,我现在扶您回房间!”

陆殃抬手制止,“不必,把子公司的文件拿来,我现在处理。”

“可……”手下还想劝,陆殃眼神一凌,所有话只能戛然而止。

陆殃捏紧了手帕处咳出的血渍,他的病确实越来越严重。

但他不能耽搁,没时间了……

南栀已经去见封厉寒,他必须处理完手中事,尽快回国带她走。

不然……那件事,很有可能要瞒不住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