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他绮梦一场

第1章 你要结婚? 每周赠币

四年来,阮绮年第一次回家。

家中陈设没有丝毫变化,和她离开时候一模一样,甚至让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出了错误。

坐在沙发上的阮综胜瞥了她一眼,嘴里满是不屑:“在国外呆了四年,人都呆傻了?连舅舅也不知道喊?”

阮综胜成为旌闰集团的代董事长三年,气势越发咄咄逼人。

阮绮年抿抿嘴唇,心下不乐意,可教养不允许她这么没礼貌,毕竟眼前这个男人也是她在这个世上,为数不多的血亲了。

她抬了抬眼眸,语气是明显的不情愿:“舅舅。”

阮综胜听出了她话语里的不乐意,心下不悦,话有意无意地重:“哼,在国外躲了四年,家里的事情都甩手不管,现在玩够了才回来,还带个野男人?”

“野男人”这三个字让她莫名地心惊,家里这么快就知道关佑崎陪她回来。

她下意识地朝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的男人看去,恰好地对上了那男人冷漠的目光,这目光里有着一丝难以言喻的情绪,让她的心冷不丁地,抽了一下。

“阿佑他……”阮绮年吸一口气,鼓足勇气,“他是我的男朋友。”

整个客厅的气氛骤然降到冰点。

阮绮年感到沙发另一侧的男人在盯着她,她实在没勇气面对他,假装没看见,侧着头瞥着阮综胜,避开那男人如芒刺的目光。

阮综胜嘴微微张开,带着诧异,望了男人一眼,见他不置一词,又转过头训斥她:“胡闹!你妈妈的官司,还没处理完,你怎么有心思搞这些风花雪月?”

三年前,旌闰集团董事长阮一岚在美国卷入了枪杀案,轰动一时。

“舅舅,她也是成年人了,也该谈恋爱了。”沙发上的男人插话,看似在为她解围,可话里话外的冷意让人无法忽视。

忽的手机震动的声音打断了这谈话,男人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垂下眸子看一眼:“我接个电话。”

他那磁性又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情绪,却让阮绮年心里跟着一颤。

四年了,她偶尔通过电视或者视频听到他的声音,而现在他们之间,距离不过咫尺,她发现他的声音,居然还是那么撩人心弦,比电波转过的声音好听太多。

等她反应过来,他那颀长的身影已经拐过洒满阳光的阳台,只在地面上留下一半影子。

“发什么呆?舅舅跟你说话,你就这个态度?没教养!”阮综胜抓住她不放,似乎是教训人上瘾。

阮绮年眉头紧蹙,毫不客气地怼回去:“你凭什么教训我?妈妈的官司一打就是三年多,这三年来,你来美国看过一次她吗?你这个弟弟,也没见出什么力!”

阮绮年心里也置气,烦透了舅舅这欺软怕硬的性格,在她面前就端着长辈的姿态,在那男人面前,怎么就怂包一个?

“你!真以为自己毕业了,又找了个男人,就翅膀硬了!”

“阿佑不是野男人,我们……我们很快就要结婚了!”她一恼怒,什么都说了。

兴许是那男人不在,两舅甥无所顾忌,吵得天崩地裂,直到最后阮综胜先败下阵来,人气得面红耳赤,摔门而去:“哼,就凭你那个男人,迟早有你哭的时候!咱们走着瞧。”

听到门外汽车引擎远去的声音,阮绮年松懈下来,旋即又满心满脑的懊悔,怪自己管不住脾气。

她往阳台一看,那斜斜长长的人影子已经不见,心想他大概跟阮综胜一起走的吧。

主阳台上有道小门,从里面开了,走几步阶梯就可以离开这别墅。

阮绮年口干舌燥,径直走到厨房,咕噜咕噜地喝了满满一杯水,又接了半杯,转身正要离开,却被门口的身影,吓得手一松。

玻璃杯碎在地面的声音清脆又刺耳。

只见那男人一只手扶着厨房门,一只手懒散地揣入裤兜,修长的腿微曲,可人长得高,头依然快顶着门框。

他穿着熨烫服帖的暗纹白衬衣,整个人是一种懒散又有威慑力的气势,一张精致的脸上,深棕色的眸子里满满都是玩味,嘴角微弯:“年年,你说要结婚?”

李紫苏 说:

六一快乐嗷!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