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他绮梦一场

第3章 因为你是我看着一点一点长大的 每周赠币

翟星湳原本也只是想吓唬她,没打算把她怎么样。

四年了啊,好不容易又把这姑娘圈在身边,翟星湳情难自禁,有一种失而复得到想狠狠报复的感觉,恨不得把她揉碎了。

翟星湳一手撑着额头,半侧着身子,忍不住伸手去理她的长发。

阮绮年侧头,语气里都是不虞:“别碰我的头发,只有我男朋友才能碰我的头发。”偏偏生了一张偏圆的鹅蛋脸,皮肤白皙又易泛红,抿着唇生气的样子,一点点威慑力都没有,反而显得底气不足。

翟星湳也不恼,恍若未闻般地用手撩起一点她的发尾:“男朋友?你们交往多久了?一个月,两个月?”

阮绮年不理他,从他手里抽回自己的头发,凝着脸。

“藏得挺好的啊,一点风声都不露,”翟星湳冷嗤,“现在就直接宣布结婚?”

“闪婚多时髦。”

翟星湳用手掐着她的脸,迫使她看向自己:“年年,你要是敢嫁给那个人,我就杀了他。”语气清淡,带着那么一点不容置疑。

阮绮年猝不及防地盯进他那浮光跃金的眸子里,察觉出那么一点半真半假的味道。

阮绮年的眼睛抑制不住地发酸,原本以为这四年里,她一直呆在美国,他从来都没有来看过她,一切就可以过去了。

谁知道,人生兜兜转转又是一个莫比乌斯环罢了。

关家也是海上城中的名门望族,多少女人都盯着关佑崎这个高富帅呢。

只可惜这个高富帅,在翟星湳眼里,就是个P,所以他连关佑崎的名字都不屑于提到,只用“那个人”指代,十分不屑。

谁让这个姓关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娶他翟星湳的妹妹?

“你有必要,因为恨我妈,这么报复我么……”阮绮年语气里全是无奈,深感翟星湳这奇怪的情绪太折磨人。

他非得这么细碎地来折磨她,现在还不允许她结婚?

翟星湳不答,又伸出手指,轻轻玩弄她散在枕头上的发丝,眼底那点戏谑欲盖弥彰。

两人距离太近,他的气息太过于强烈,带着清冽的木香以及剃须水那点的薄荷味,直往她脑门窜。

脸色不受控制地越发绯红,她抽抽鼻子,掩饰住情绪,抬起手肘抵了抵他的结实胸膛:“起开。”

瞧见她那突然的一本正经,翟星湳倏忽间又憋不住那点笑意,小姑娘还是这么不经逗,他强忍住继续逗她的心,以免真的把她惹着了,他还真是束手无策,不知道怎么办才能哄得住。

已经到了初夏时分,窗外有轻微的蝉鸣,屋内温度节节上升。

翟星湳胸前身后,慢慢地浸出了一层层薄汗。

翟星湳站起身来,伸出修长的手指开始一颗一颗地解衬衣纽扣,只稍作收敛,他又是一个金光闪闪地城市精英。

翟星湳用手理理额前有些凌乱的短发,边朝楼上扬扬头:“楼上你的房间都打扫干净了,快去洗漱,换身衣服。”

阮绮年坐直上半身,手指开始不自觉地绕被角,嗓音轻柔如初夏山涧清风:“我不住这儿,我住酒店。”

翟星湳住在这个别墅,她怎么敢住这里?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