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王爷后悔了

第二章 我们和离吧 每周赠币

乌云遮月。

言若黎靠坐在正房前的廊柱下,院中漆黑一片,未曾掌灯。

有脚步声自院外传来。

“嘎吱——”

院门被人推开,走在前头的小厮提着灯,微弱的灯光照出那道挺拔高大的身影。

司成寒未曾朝正房看过一眼,径自往书房走去。

“王爷。”

微弱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司成寒恍若未闻。

靴子落地的跫音踏在言若黎心头,她扶着冰冷的廊柱缓缓站起,赶在司成寒走进书房前,再度开口唤他。

“王爷,我们和离吧。”

司成寒的脚步终于停了,他站在书房前的台阶上,侧身回望。

乌云恰在此时飘开,清冷月光洒下,落在他清冷如冰的眼底,只剩一片无情。

“你又在耍什么把戏?”司成寒厌恶的问着。

“王爷难道不想和离吗?”言若黎勉强勾勾唇角,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贪恋的望着司成寒的脸,她用尽一切去爱这个男人,可捧出去的真心,却被他伤得残破不堪。

罢了,便如此吧。

言若黎回身去房中取来早就备好的纸笔,在桌上看到从飞云处拿来的药瓶,她眼神晃了晃,拿着纸笔转身出门。

体内的毒有有些不安分起来。

言若黎每走一步,都像是在刀山上滚过,冷汗自鬓角落下,隐没在衣领内。

她站在书房台阶下,仰着头,抖着手,将纸笔捧到司成寒面前。

司成寒冷眼看着她,一言不发。

“王爷思慕昭远郡主已久。”

言若黎顿了顿,心口疼的像是有谁在用力撕扯。

她竭尽全力,才能用微颤的声音,说出后半句。

“妾身自请下堂,让有情人终成眷属。”

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接走那份纸笔。

言若黎掌心一空,浑身力气被抽走了大半。

司成寒讽刺含笑的嗓音,扎进言若黎的耳。

“言尚书可真是有个好女儿,一纸和离书,想换我为言家出多少力?”

“我未曾想过那些。”言若黎一怔,她恍惚的摇头,不懂他为何要如此说。

当初她一心要嫁与司成寒,是以为他们两情相悦。

可成婚后她才明白,司成寒另有倾慕之人。

她,成了有情人的绊脚石。

“哗啦!”

纸笔被扔了一地。

就像是言若黎的一颗真心,也是这般被人弃之于地。

司成寒居高临下睥睨着她,眉眼间尽是寒凉。

“本王与昭远之间,还轮不到你来安排!”

昔日他遭人陷害落入诏狱,还满心记挂,担忧她在外会否受到牵连。

等到罪名平凡,他才明白自己有多可笑。

全上京皆知,言尚书的千金与相国之子同游江南。

出发之日,便是他落入诏狱的那天。

而秦相国,正是将他陷害入狱的幕后祸首。

若非母妃临终前逼着他成婚,他怎么可能会娶这样一个攀附权势,水性杨花的女人!

司成寒转身,不欲再与她纠缠。

言若黎急急喊着,“与我和离,你便可迎娶昭远……”

“我自会让昭远风光大嫁。”司成寒目光冷厉,“那时,你自然不该在府中。”

话音未落,人已进了书房。

黑暗中,司成寒握住桌上的顽石镇纸,掌心刺出血珠。

言若黎呆站在院中,陪嫁丫鬟跑进来。

“小姐,家中传信,老爷因徇私舞弊被打入天牢了!”

司成寒那句话犹在耳边——想换我为言家出多少力?

原来如此。

他一早便知道言家出事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