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空

12 想重温一下昨日罢了 每周赠币

盛颐看着身下被自己制服的人满是自豪感,边看着边想将她衣服扒了,再来一次。

沈亦舒此时是火冒三丈,再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嘴巴死死的咬着盛颐要解她衣服的手。

昨天那些痕迹还没有彻底消除,他要再敢,她恐怕真要跟他拼命。

“谋杀亲夫。”盛颐虎口的地方被咬的生疼,但又不舍得对沈亦舒动粗,只能忍着疼取笑。

沈亦舒松了口,“呸,你能不能有点廉耻!”

“我不过是想跟你再重温一下昨日的事情罢了,你看你就要杀人。”盛颐将她咬的地方放在自己嘴里含了含,本来是想缓解疼痛的,却滋出了血。

所以也就顾不上疼痛了,他用另一只手抵在沈亦舒小腹上,沈亦舒立刻痒的抖起来。

盛颐便乘人之危,将沈亦舒校服最上边的纽扣解开了。

塞了一张巴掌大的厚卡片进去,卡片隔着沈亦舒的胸,难受的要死。

偏偏盛颐还低下身压着她,如痴如醉的吻上她的唇。

就在沈亦舒要不顾一切起来干他一架的时候,盛颐又开口了,“你跟怀德宇不过是联姻,用得着生巴巴的把第一次给人家吗?”

“我乐意,关你屁事。”沈亦舒觉得他比书中的无赖还要无赖,大概书中的无赖都是按照他所美化的。

“这周日准时到,不然我保不准就将咱两的事捅出去。”盛颐故意的,辗转着舌头在沈亦舒的耳边说。

沈亦舒只觉耳朵一阵闷痒,身体难受的不行。

可盛颐却说完了就下床,头也不回的走了。

沈亦舒这才从胸前将那张卡片取出来,是申城上流人事办的接待宴,主办方是盛家,接待的是外来的一位使者,日子是大后天。

盛颐这是什么意思?

她虽然还没跟怀德宇订亲,可这是两家面上明摆着的事,他这样参合一脚,要是被北城的知道了,恐怕不好处理。

只是沈亦舒现在已经顾不上了,她得赶紧回家。

“沈小姐,邢妈妈昨天带了个小女孩回来,说你要是来了去……”穿着暴露的女人,最后“看看”两字还没说完。

沈亦舒便丢了一句,“她随便处理。”

然后上了黄包车,并让师傅快些赶回去。

路上,沈亦舒将头发和衣着整理好,到家便往里赶,可还是撞上了在门口等着的怀德宇。

“今天怎么晚了一些?”怀德宇宠溺般接过她的手提皮包。

沈亦舒又拿出那套标准的笑,然后拉着怀德宇的手上楼,“赶紧把课业写完了,好带你到外滩逛逛。”

怀德宇习惯了穿西服,今天穿的正好是一套黑色的,沈亦舒到房门口推了推他,开口道,“等我换套衣服。”

“我进去等。”怀德宇抢先就进了去。

沈亦舒咬了咬牙,此时她真想把盛颐撕了,本来是调情的好把戏,可要是给怀德宇看到前面那排绯红的印子……

算了,沈亦舒脑中突然想起盛颐的那句话,她和怀德宇不过是联姻,现在眼巴巴的不过是因为沈家需要怀家的一封推荐信。

沈家以后还会有很多需要沈家办的事,光一个初夜可确实换不了那么多。

想着,沈亦舒背对着怀德宇,脱下了校服。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