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拍两散

第1章:要不要跟我走 每周赠币

跟陆予阔撕破脸后。

陈念抵挡不住内心的痛苦,大半夜起来,打车去市中心吃火锅。

结果在门口遇到他两个同事,还被迫拼桌。

其中一个是心外科之光,徐晏清。

外号:徐神。

这人专业牛逼,长相帅。

年纪轻轻能在心外科混出名堂的,他是独一份。

帅也是真的帅,喧闹的火锅店里,他简直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耀眼又出众。

听他们俩聊天,应该是刚做完一台手术下来,徐晏清没什么表情,大部分时候都在听,偶尔蹦出几个陈念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手伸过来拎走陈念跟前的茶壶。

徐晏清的皮肤很白,袖子卷到手肘,露出一截小臂。倒茶时,小臂用力,肌肉紧绷,线条流畅又性感。

修长的手指,搭在杯沿上,并没有立刻端起水来喝。

他的指甲修剪的很干净,指尖是健康的浅粉色,骨节分明,是一双很有力量感的手。

大概是她的目光有点赤裸,徐晏清突然搭话,“陆予阔什么时候到?”

沙哑的音色,透着一丝倦意和清冷。

陈念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跟她说话。

她回答的有些磕巴,“没叫他,我自己出来吃的。”

老冯饱含深意的看向她,“吵架了?”

陈念笑着摇摇头。

她想,可能是她长相看起来很好欺负,所以他们都把她当傻子看。

陆予阔出轨对象就是他们科室新来的实习医生,长得漂亮,最主要是身材好,前凸后翘的。

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

陈念平日里忙,要不是那天拿他手机转账,不小心看到对方发给他的露骨照片,至今她都还蒙在鼓里。

火锅很辣,辣的她眼睛都发热了。

老冯很识趣的没再跟她说话,继续跟徐晏清讨论手术细节。

老冯吃到一半,被家里的电话催着,被迫回去了。

四方桌上,就只剩下陈念和徐晏清两人。

倒是意外的和谐,两人各吃各的,互不打扰。

吃完,徐晏清去结账。

陈念可没想占他便宜,跟在他后面,说:“你开一下收款码,我给你钱。”

“你会开车么?”徐晏清一边扫码付款,一边淡声询问。

陈念不明所以的点了下头,“会。”

“那麻烦你送我回家。”他注意力放在手机上,空出一只手把车钥匙递过来,补了一句,“就当抵了火锅的钱。”

俨然是把她当代驾使唤了。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火锅店,车子就停在附近,大众途昂,还蛮低调。

陆予阔以前提过,徐晏清家庭背景很深,据说城西那家私人医院就是他家开的,逼格很高。

陈念上了车,“开一下导航。”

徐晏清系好安全带,举着手机,漫不经心的说:“你往自己家开就行。”

他神色疏淡,注意力都在手机上,并没给她多余的关注。

陈念想了下,便启动车子往自己的出租屋开。

半小时后,车子挺稳。

全程徐晏清都在看手机,偶尔还有几句语音回复,都是与病人相关。直到后半程,才安静下来。

这会,他正闭眼休息,一只手抵着头,眉宇间充斥着疲倦之色。

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陈念想,要不要开口问问他地址,还是把他送回去。

正想着,徐晏清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的一瞬,有什么在空气中碰撞而成。

陈念心跳不受控的加速,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似乎总要发生点什么,才对得起这样的环境。

陈念一时忘了说话,视线被他吸着,挪不开。

徐晏清并不说话,只是看着她。

气氛在两人无言的对视中,发生了一丝改变。

陈念明明没有喝酒,此刻却有一种醉后迷乱的感觉。

慌忙间,她收回视线,压下心跳,说:“我走了。”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

这简单的一声,几乎勾住陈念的心魂。

她赶快下车,在旁边等了一会,见他没有动身的打算,就自顾进了楼道。

刚走到二楼。

陈念就听到楼上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心头一紧。

不等她反应,突然有人从后面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将她摁在了墙上。

扑面而来一阵刺鼻的酒精味,让她心下一沉,还来不及反抗,这人便用力的抓住了她。

……

徐晏清解了安全带下车,准备抽根烟再走。

刚一下车,就听到楼道内传出的动静。

他眉一挑,并未立刻过去,而是慢慢抽完烟。走到驾驶室边上,拉开车门,连续的摁了几下喇叭。

这边是住宅区,还都是老房子,隔音效果很差。

大半夜的,在这里喇叭一摁,实属扰民。

有人探出头骂人,还有没睡的热心询问。问他找谁。

他刻意抬高音量,回答:“找陈念。”

男人的嗓音,在这深夜里浑厚有力。

没一会,几个男人就从楼道里出来,朝他看了一眼,便匆匆走了。

徐晏清把烟头丢进垃圾桶,进了楼道。

在一楼至二楼的平台处,看到缩在墙角的小小身影。

他走上前,拿手机光照了一下。

正好对上她满是恐惧的双眸,整个人极其的狼狈,倒是没哭。只是紧紧的抱着自己,也不求救。

徐晏清在她跟前蹲下来,问:“要不要跟我走?”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