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几许:陆先生入戏太深

第2章:老公,现在高兴了没有? 每周赠币

江偌下意识看向他指尖那抹红光,他浅吸了一口,烟头明又暗,青烟上升,烟尾顿时多了一缕燃后的灰烬,昭示着时间的流逝。

她心里跟着一紧。

陆淮深看了眼她湿淋淋的一身,眉头都没皱一下,淡淡问:“他们没让你进门?”

“进了门,就没我跟你现在的对话了。”意思是江家的人让她进门,她就会去找江家的人谈条件。

他叼着烟,神色不明,眼底隐约有抹笑意,“所以我只是你考虑的第二人选?”

江偌张了下唇,随后又抿紧,看了眼又燃了半截的烟灰,抓紧时间开口:“那是因为你不愿意见我。”

陆淮深说:“我以为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

“但我现在真的需要一笔钱。”江偌看着他,不徐不疾,但将每个字都说得很认真,也真的很……低声下气。

“要多少?”

“八十万。爷爷和我小姨那边,情况转危,要尽快手术,主要是我小姨父生前欠下的高利贷……”

江偌一副百依百顺的姿态,并且不时伴以叹息,低眉敛目,做出一副楚楚可怜走投无路的样子。

陆淮深这人,做了决定的事不轻易更改,江偌其实也知道让他松口的希望渺茫,也料到他下句话也许就是让她滚远点。

谁知道他开了口,无所谓的说了句同情的话,“嗯,挺可怜的,一边是亲爷爷,一边是养父养母,担子却要让你一人承担。”

江偌瞄着那就要燃完一半的烟灰正摇摇欲坠,他察觉到她的视线,伸手掸了掸,灰烬顿时洋洋洒洒。

“这样吧,你求我,说不定我就帮你了。”他挑了下眉,将烟倒过来立在车顶。

江偌一怔,但下一秒就脱口而出:“求求你。”

他没诧异于她的果断,只是皱了下眉,似乎不大满意,“我没名字?”

江偌依言加上称呼:“求你了,陆淮深。”

陆淮深仍是拧眉心,语气疏冷,“叫这么生疏?”。

江偌看他半天,拿不准他的想法,面对他,比古时候揣摩圣意的太监还难受,生怕说错一个字。

末了,她忽而扬起个笑来:“求求你,姐夫。”

心里还因找对答案而暗暗自得了一下。

而他却笑了下,眼底没什么笑意,“现在叫姐夫么,还为时过早。”

江偌总算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动不动看着他冷峻沉敛的轮廓,笑容逐渐浅淡,直至于无。

她缓缓蜷起手指,那种只可意会的抗拒,丝丝缝缝从她龟裂的笑意里钻出来。

“这么为难就算了。”陆淮深看见她愈发冷淡的模样,忽然觉得乏味,好像她是失了吸引力的玩具,淡淡睨她一眼便要转身。

“老公,”江偌重新扬起的笑容有种说不出艳丽,情绪却已经被抽离似的,一颦一笑显得十分空洞,她笑问:“现在高兴了没有?”

传言,陆淮深和江舟蔓情投意合,娶的却不是江舟蔓。

事实是,他娶了江舟蔓的堂妹,也就是她江偌本人。

大约两年前,江偌成为陆太太,倒是无关情爱,纯属是在江偌的爷爷江启应拿捏着陆淮深短板的情况下,不太愉快的商业联姻。

本以为陆淮深这种人最烦别人威胁,当时陆淮深却答应得利落。可想而知,最后他还给江启应的报应也十分爽快。

陆淮深联合江家养子,也就是江舟蔓的父亲,里应外合扳倒江启应,从他们结婚那日算起,用时不到两年。

如果她不姓江,如果嫁给陆淮深的不是她,她可能还会有闲情逸致为他拍手叫好。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