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第5章 旧日往事 每周赠币

夜色清凉,柳芽躺在铺了起码两层蚕丝被子的床上闭目养神,忽然闻到阵阵似曾相识的檀香味,她屏住呼吸,靠里侧的右手不动声色地握住小刀。

没多久,便听已然放轻的脚步声渐行渐近。

一抹黑影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锐利的银光若有似无地一晃时,柳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踢开,握住小刀的手毫不留情地划向他拿着匕首的手腕,惨叫声响彻天际,她却从容不迫地伸出脚踢向他的下巴,叫他咔嗒一声脱了臼。

黑影痛苦地哀叫,惊恐地看着她,似在问‘你为什么没有被迷香迷倒’,这时,轻薄的掌声悠悠地响起。

柳芽不用转头也知道,来人是谁,睨着在地上打滚的,易装混进来的道台府衙的衙差,面无表情道,“回去告诉他,今后我与他桥归桥,路归路,旧日往事如烟消云散,若他再招惹我,我拼尽全力也会让他再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

衙差忙不迭连滚带爬地走了。

柳芽泰然自若地擦着小刀上的血迹,见紫衣男子毫无离意,问道:“你有什么事么。”

“不过两天,你的靠山,杜世子便找到有力的证人证明你的清白,连那疑似行凶不知所踪的疯婆子刘莲也找到了。”紫衣男子别有深意道,“杜世子确实如传闻心细如尘,他还在张家封起来的枯井找到几具尸骨。”

柳芽收起小刀的手一顿,就听他继续道,“我之前说过,六扇门有经验的捕快都出去办案了,既然你已洗脱嫌疑,那现在便随我去案发现场吧。”

她看着他潇洒地往外走的背影,认命地披上外衣。

**

银稍村张家。

火光中,被凿开的枯井旁,摆放着一堆骨头。

杜世子和几个惠国公府的侍卫站在不远处,现场已由六扇门的浅蓝衣捕快控制。

瞧得她不再穿着囚服,杜世子彻底放下心来了,笑唤道:“小芽儿。”

“世子哥哥,谢谢你费尽心力替我洗脱嫌疑。”柳芽感激道,余光瞥见一抹飘逸的紫色,不禁哼声道,“不像某些人,不负责任无所作为就算了,还只会借故要挟,卑鄙又无耻。”

紫衣男子斜睨她,皮笑肉不笑道,“某些人可以更卑鄙更无耻,你想体验一下吗。”

柳芽撇撇嘴,从袖中抽出一副特制的肠衣手套戴上,走至那堆白骨前蹲下,一点点一根根地将那堆白骨分别摆成人型,不需多时便整列出大小不一的三副尸骨。

她细细检验后道,“是一男两女,男死者约莫三十到三十五岁,这个骨骼要大一些的女死者二十五到三十岁,而这个明显要小一些的女死者十到十五岁,瞧着已经死去三十年左右。”

闻言,众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就是紫衣男子也忍不住为之侧目。

杜世子道,“小芽儿,你,你只凭这些骨头便得知他们是男是女,死时大约多少岁么。”

“男子与女子的骨骼数量及形状上面都会有些不同,幼儿与成人亦有区别。”柳芽道,“讲最简单的,男子左右肋骨各十二条,八条长,四条短,而女子各十四条,至于年龄,可根据整体的磨损来推测大概。”

她在他们匪夷所思的目光中,指着男死者道,“他是头部受到重击而死,不过杀他之人,似乎很憎恨他,不停地砸打,造成头骨凹陷,年纪稍大的女死者没有明显的伤处,详细的还需要后续检验,而这个年少的女死者,乃中毒而亡。”

在古代没有任何高科技仪器的帮助下,年代如此久远的尸骨,想要找到真凶简直如大海捞针,但她还是尽力道,“你们把井底的所有东西都捞上来,或许可以找到有用的物件,证明他们的身份。”

浅蓝衣捕快们得到紫衣男子的颌首示意,连忙又去井底打捞。

柳芽沉吟道,“我想再去当日我留宿的卧室里看看。”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