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第8章 山村野妇 每周赠币

柳芽未语,杜世子便不掩不悦地道,“碧怡,这是我曾说过的,我和二弟在扬州城的青梅竹马,柳家二小姐柳芽,你若不介意可以唤她一声柳姐姐。”

邵碧怡不敢置信地看着从没有对自己冷过脸的杜世子,想到他竟为别的女子责怪她,心一疼,眼便红了,带着哭腔道,“我介意!山村野妇休想踩在我头上!!”

闻言,柳芽感觉到从杜世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蜇人的冷意,一如儿时邻里的孩子们欺负她,他生气的样子,久远的记忆鲜活地摆在面前,叫她莫名地心头一暖。

柳芽不想他特意带她来赏景,却闹得不愉快,便轻轻地拽着杜世子的衣摆,可劝说还未出口,已听他漠漠地道:“本世子最讨厌那些自以为是,随意贬低别人青梅竹马的人了。”

邵碧怡愣了愣,自相遇起,他对她从不以‘本世子’自称,可今日,不但为了柳芽责怪她,还为了柳芽用如此冷漠的态度待她,越想越恼,越恼越伤心,便‘哇’一声哭着跑走了。

“世子哥哥,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柳芽不无担心地看向杜世子,能进出国公府,又与国公夫人见面叙话的,想也知不是普通人家。

杜世子道,“没事,你无需放在心上,她兄长与我交情甚好,走吧,我带你去周围看看,当中有些亭台楼阁,富有西漠色彩,雕工气魄雄伟。”

柳芽瞧他脸上的笑意不假,莞尔道,“嗯。”

才逛了小半圈,柳芽就被丰富多彩形式多样的景色晃花了眼。

上一世,她是个热爱旅游的妹纸,利用所有空闲时间周游列国,还出过很多不同主题的影集;她见过很多不同的人,遇到很多匪夷所思的事,经历过大大小小的风风浪浪,起过落过抑郁过也曾开心过,如今穿越了,除了那个填上自己性命的案件外,其实她已经完满了。

以后尽情地展望这个古色古香的世界吧。

“别动。”杜世子忽然轻声道。

摸着老虎彩雕石柱,欲要转身的柳芽动作一顿,就见杜世子抬手,拾走她头上的花瓣。

莫名地想起原主小时候和杜家兄弟一起去梅园玩,杜二顽皮,骗原主站在树下不许动后,拼命摇那小树,叫花瓣如雨,落了原主一头一身,随即杜世子边骂杜二,边替原主扫去满身的花瓣。

柳芽扑哧一笑,杜世子扔开花瓣疑惑道,“怎么了?”

“只是想起小时候。”柳芽道,“那时阿爹为开拓生意,和叔叔还有哥哥他们,一离家就是数年,家中时常只有我和娘亲,周围的小孩子欺负我长得瘦瘦小小,总嘲笑我,有次甚至拿小石子扔我,是你和二哥哥好像话本子里,救人于危难的神仙那般出现了。”

杜世子从小性格严谨,总是劝阻杜二和原主不许胡闹,而杜二去哪儿野,都会带着原主,所以兄弟两里面,原主和杜二比较谈得来,视杜世子为半个兄长。

杜世子也笑了,欲语时,目光却定在柳芽身后。

柳芽顺着他的视线转脸,就见转角处,大簇大簇的垂丝海棠花旁,身穿深紫色锦衣袍的宇文秋页,与一个海蓝青色锦衣袍男子,正朝他们这边走来。

那海蓝青色锦衣袍男子摇着桃花扇笑道,“今日桃花潭真热闹,连大忙人忻辰兄都来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