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你咋不上天

第二章 有一事相求 每周赠币

“娘亲,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被肉包子撑得两颊鼓鼓的小包子眨巴着眼睛问,肉嘟嘟的小脸上藏着一丝狡黠。

这孩子自幼聪慧过人,但苏梨却并不想他太过早熟,反而失去了孩童应有的童趣。

“我没有不高兴,你快些吃,一会儿冷了。”

苏梨说着蹲下身帮他拍掉帽子上的雪花,小包子咽下嘴里的东西,故做可怜的瘪了瘪嘴:“你是不是不愿意让我叫你娘亲?你回到自己家里,还可以嫁如意郎君,就不要我了!”

说完就要哭起来,苏梨是真的怕了这个小魔头了,连忙捏住小魔头的鼻子,把那惊天动地的哭喊掐灭在摇篮里:“我会一直是你娘亲,也会一直带着你,不许哭,懂吗?”

小包子眨眨眼睛,咽下哭嚎,瘪了瘪嘴,好一会儿闷闷不乐道:“那你为什么要让我改姓?我爹明明姓……”

“阿湛!”

苏梨猛地拔高声音,表情也严肃起来,苏湛被吓得一愣,张了张嘴,最后一个字卡在喉咙里没能发出。

“回来之前我说过,以后不许提那个字!”

苏梨很少有这样严厉的时候,苏湛红了眼眶,苏梨松开他的鼻子。

小家伙皮肤细嫩,鼻尖被她捏得有些红扑扑的,苏梨看得心软,刚要安慰他两句,却听见苏湛吸着鼻子小声开口:“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如果我说那个字,会惹来麻烦的,他们都觉得我爹是坏人……”

“你爹不是坏人!”

苏梨坚定的说,拉起苏湛的手。

刚吃了热腾腾的包子,小家伙的手温暖起来,他仰头看了苏梨一会儿,终于咧嘴笑起:“娘亲,你果然是喜欢我爹的吧。”

“……阿湛,包子冷了。”

“……”苏湛知道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了,乖乖啃包子,却还是闲不住,含含糊糊的嘀咕:“娘亲,你的脸红了。”

“是冻红的!”

“娘亲,你的手在发烫……”

“阿湛,到了!”一句话打断苏湛的碎碎念。

五年不见,尚书府的府邸又比五年前扩建了不少,兄长也已入朝为官,应是小有建树,不然尚书府的门匾也不会有金色镶边。

门口的家丁早已不知换了多少个,从大门往里看,依稀可以看见里面的下人正忙忙碌碌的干着活。

只这么站了一会儿,便引起了守门家丁的警觉:“什么人?挡在这儿做什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还不赶紧走!”

家丁横眉怒目,苏梨把苏湛拉到身后挡住,拿出一直贴身带着的玉佩,刚要交给家丁表明身份,身后传来一声难以置信的低唤:“阿梨?”

转身,那人穿着藏青色朝服,玉冠束发,风姿翩翩的站在三步之外。

超然脱俗的风骨尚存,却已入朝为仕。

喉咙哽得有些难受,鼻尖跟着发酸,努力压下胸腔翻涌的情绪,苏梨规规矩矩上前行了一礼:“学生苏梨,见过恩师!”

顾远风连忙虚扶了她一把,刚要退开,目光触及她头顶那朵白花,呼吸一滞。

低头再看见怯生生躲在她身后的苏湛,千言万语都瘀滞在喉,犹如针扎。

“先生,学生有一事相求!”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