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烟花,婚似蛊

第一章 人妻?忍欺! 每周赠币

漂亮的花园,精致的别墅,懂事的孩子……我曾以为我和老公共同用双手创造的美好生活,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直到此刻的现实,如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得我从眼角到心口都是血!

“叮铃铃——”

旁边的电话一直在响,我不想听!一个大力拉扯,拽出了电话线

保姆大概从没见过这样歇斯底里的我,手里的报纸不由往后缩:“太太……您还是别看了吧?”

我的神色一定可怕至极:“给我。”

头版头条上,他不堪的姿势,嘴角的佞笑,刺激着我的神经!

这就是我的丈夫!我曾全身心信赖的丈夫!

“太太,您别生气,这个说不定只是误会呢?您知道的,国内的媒体最喜欢断章取义了。莫须有的也敢往上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看着一旁的保姆,真是想笑!指着桌上法院的开庭通知,再也抑制不住喷涌而出的愤怒:“女方的诉状都已经递交到法院了!你看看这些照片,你看看墙上的血迹!你看看满床的钱!女方的衣服都撕烂了,他的脸上还有笑!他还在笑!”

简直无耻……

我一句脏话噎在了喉咙。

因为我看见三岁的女儿站在门口,圆溜溜的大眼睛,无辜而又委屈地看着我:“妈妈,他们说,爸爸出事了……”

我心痛得要命,却只能笑:“没有的事。小爱你别听大人瞎说。乖。”

立刻对保姆使眼色,保姆哄着小爱进了卧室,不出一会儿就传来了孩子均匀的呼吸。

小爱已甜甜入梦。

我却不能停歇,脑海中各种想法交替轮回,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离婚!

他若一心一意,我定贫富相依。

可他已堕落如此,我何必再坚守?

就要去拨律师的电话,手机却响了起来,我接起,是他的助理,“闵真姐。秦总的事情,您一定有所不知……”

我知道,避重就轻是他助理一贯的风格,此刻他定然是要帮秦薄觐开脱,我真是懒得再去听这些没用的话。

直接了当地打断他:“你要我怎么做,直说。”

“十分钟后,秦总将在集团召开紧急的媒体发布会,他希望您参加,并和他统一战线。”

“他希望我参加?”我冷笑,“他希望,我就应该参加吗?凭什么?”

未等助理再开口,我语速越发加快,“小曹,你也有家庭,你也有丈夫!如果有一天,你丈夫这样,证据确凿满城风雨!被口诛笔伐,还死不承认,还对你颐指气使,要你,你会不会答应他可耻的要求?”

“秦太太,这不一样。”

我说:“怎么不一样?”

助理被我噎得没话说,却还是狡辩,“秦太太,这是您的义务,这是你们婚前协议就已经写好的。”

婚前协议?

对,婚前协议!为了和我结婚,或者说,为了避免他秦家的产业因为他和我结婚而共享,他和他的父母逼迫我签了一份婚前协议!

协议的内容就是,一旦离婚,我分不到他秦家包括他秦薄觐婚后在秦氏集团里挣得的一分钱!但我却有义务在他秦薄觐名誉受到损失的时候,竭尽一切可能,去挽救他的名誉。

我牙齿都在打颤,婚前签订协议,是因为爱他。

如今,却成了他践踏我底线的工具!

那边助理还要申张所谓的婚前协议义务,我一句去他妈挂断了电话。

立刻穿上外套,就要去找律师。

一拉门,门口正站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气场强大,平肩落雪。

不笑,狭长的眼尾轻扫过来,不由让人一怵,薄唇开合:“去哪?”

我看他一眼。

胸中只有怒气,一句多余话也不想说。

抬步就走。

他一下抓住了我的手腕,“问你,去哪?”

“离婚……”

我一句话还没落地,整个人就被他压在了门上,我猝不及防,后背被撞得发出闷沉一声响。他眉头紧皱地靠近我,不知怎么了,整个人都散发着戾气,仿佛一头已经暴怒的狮子,张牙舞爪地攥住了我的手腕,按在了我的脑顶,“离什么婚?”

铜雀惊鸿 说:

新文开张,感谢阅读。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