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心人

第006章:连蒙带唬(修) 每周赠币

“屋里怎么有男人的声音?”

“赵姨娘听错了吧,这是大小姐读话本的声音。”

“让开,大丫头你在同谁说话?”屋外一阵急躁的拍门声,拍的门扇直晃悠。

这个时辰,姨娘怎么也来凑热闹,真是前有狼后有虎。

齐静言按着泪眸,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到门前。

“姨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怎么,我大半夜的读两句话本,也值得姨娘从映棠轩走到这清华苑来。我这话是顺着风飘过去的,还是姨娘这耳朵长的太远了。”

赵姨娘扒着门缝往里瞄:“身子骨都没长开就学会藏野男人了?可别坏了咱齐家的规矩,是你开门让我搜啊,还是我自己撞门搜。”

齐静言拎起凳子砸在门扇上,吓了赵姨娘一跳。

“真是什么脏水都敢往我身上泼啊,赵晓青你确定!你——听清楚了吗?”

赵姨娘同报信的丫鬟又确认了一遍,更有底气:“是不是脏水,你开了门就知道了。”

齐静言一看这家里哪有藏人的去处,怨恼的瞪着他,真是让他害惨了。

其实被撞见了也没什么,最坏的结果就是嫁他,还能坏到哪去。可一想“嫁他”这样的人生还要在来一回,她恨不得当场去世。

赵姨娘见她不回话,洋洋自得能扳回一城:“大丫头你也别逞强,关起门来咱都是一家人。只要你肯认错,姨娘大人有大量不会太为难你的。”

“姨娘你这西一耙子东一棒槌的,一会泼脏水一会原谅我,到底要说什么?败坏了我的名声,你能得什么利?”

赵姨娘翻白眼:“你有什么名声好败坏的,我这是在替老爷正家风。”

“你可得了吧,不就是一陪读吗?多大的事啊,五妹已经替你惹下半个泽州的人了,往后的苦日子多了去了,她想去就去呗。至于我娘挡着你正妻的路,这你就不用想了。就算我娘死了,你也休想越过我娘当上正妻。”

“牙尖嘴利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来人撞门。”

“慢着。姨娘当这么多人的面,你敢不敢和我做个赌。你去将大伯二伯祖父祖母都叫来瞧瞧,我屋里有没有人。如果有,我自请姑子庙,如果没有,我要你滚出齐府。”

“姨娘你敢吗?”

那声音似幽似怨从门缝中传来,挑衅之中带着一丝得意,听的她头皮发麻后背直凉。

“放肆。”

齐静言大笑:“放肆?你一个姨娘,说不好听就一伺候我爹的奴才,我不知道我这嫡小姐哪里说不得你。”

“就知道逞一时口舌之快,你等着,我看老爷做不做这主。”赵姨娘这是打了退堂鼓,道不是她胆小,实在是才吃了亏,投鼠忌器。抓到人吧,治院不严她得挨罚,抓不到人,她就彻底让小贱人算计到阴沟里了。左右讨不到好处,保险起见还是……算了。

反正收拾她,有的是机会。

齐静言开窗往外一瞧,见姨娘的人走了个干净,招呼青苗耳语了几句才关上窗。

就她吵架的功夫,他已经去暗间洗涑完毕,穿着带补丁的里衣,赤脚趿拉着她的绣鞋坐到架子床上,将自个的长靴立在一旁,便撩被子往里钻。

一套操作让齐静言瞠目结舌:“你干什么?你快走啊。”

林世珺神情自若,拉着被角躺好:“我在害你啊,看不出来吗?”

……???

“你……你…你还要不要点脸?”齐静言指着他鼻子你了个半天你不出个所以然来。

林世珺一手攥住她手腕一使劲,她就扑了过来,一手捏着她的下巴打量道:“怎么杀子之仇不报了?送上门的仇人你不想半夜结果了他?”

“你明知我下不了手。”她恨恨然的说道。

恨他的绝情,也恨自己的软弱不敢动手。

“你那姨娘说你藏人,我还不知道你有这本事,让我好看看你藏了谁?钟明君?还是林世平。”

他这是存心要给她难堪了,齐静言挣脱了几下,挣不开,就往他脸上啐了口唾沫。

“我什么时候藏人了?”

林世珺翻身将她压在床上,摸了把脸上的唾沫星子:“儿子都那么大了,你敢说你没藏?”

齐静言扬手给了他一巴掌,眼泪也顺势落了下来:“林世珺你就不是个人,你怨我骂我我认了!为什么不认儿子?为了给你生儿子,我身体都亏了,不是腰疼就腹痛,就换来你这些?我真是恨你不能,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你娶你的继室抬你的妾,好好的王权富贵不享,为什么要回来?”

夜深几许,炭盆的火已燃尽,屋中清冷了几分,看着榻上蜷缩的人,他下床,将她抱了回来。

看她气咻咻的睡着,睫毛挂着泪珠,小拳头攥得紧紧的,眉心也蹙着。

不由靠着床头发呆,想一想前世,想一想现在,看着她挺巧的鼻子平稳的呼吸着,心中那网缠住的绞痛,才能平缓一点但却只是一点。

毁了自己一辈子的女人,明明最恨她不过的。

他低下头贴在她的胸口,听那稳健的心跳,一声一声击打着耳膜,这声音真好听。

和那时她睡着的时候不一样。

那时她睡的太轻了,轻的……听不到呼吸,也听不到心跳,就算大吵大闹也难惹她生气。

冷冰冰的……哪像现在热乎乎的香喷喷的。碰她一下,她还不乐意的哼两声。

明明都是睡着了,怎么会这么不一样呢?

他啊……喜欢这个有热乎劲的。

白玉琼楼 说:

喜欢本文的小可爱,别忘了将本书“加入书架”或“收藏”可以第一时间,看到白玉的更新哦~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