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爱,莫言伤

第1章 只是生孩子的工具 每周赠币

昏暗的夜,无月。

花园里漆黑一片。

秋季的风寒凉,吹在人身上,激的她身子一阵又一阵的颤栗不停。

然而身体再冷,也及不上她此刻的心凉。

“顾言宸,你有想过,我们大半夜在这被爷爷或是你未婚妻看到的后果吗?”她颤着声笑问。

一边死死压抑住即将脱口而出的声音。

心底在这一刻甚至有一种诡异的期待,希望顾欣月出现,然后眼睁睁看着身上的这个男人。

“闭嘴!”男人低头伏在她耳边道:“苏浅,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贱吗?就跟你那贱人妈一样,都是不要脸的婊子……”

“啪!”的一声,苏浅转头用尽全力扇了男人一巴掌。

她咬牙着道:“我不准你这样说我妈!顾言宸,当年要不是因为我重病快要死了,我妈心急之下走投无路……她是为了让我继续在这世上好好活着!进夜总会,她是为了救我。所以你没资格说她!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骂她!”

一个被丈夫赶出家门孤苦伶仃的女人,面对着孩子心脏衰竭,奄奄一息急需一笔巨大医疗费的情况下,她除了想到去卖,别无他法。

“所以呢?这就是你妈能理直气壮做老头子的情妇,最后气死我妈的原因?”顾言宸的声音极冷,俊美的脸上寒霜遍布。

苏浅闭眼,心口一阵撕心裂肺难受,眼眶里酸胀晦涩,鼻子发酸。

她很想不顾一切放声痛哭,尖叫着告诉这个男人,她的母亲从来没有给人做过情妇,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拆散别人的家庭。

母亲只是,为了救她,最后跟了一个老的几乎能当她曾祖父的男人,每日里咬牙承受着对方的变态嗜好。

为此经常一身是伤出现在她面前。

可惜这种解释她曾经在顾言宸面前说过无数遍。

但他从来不信。

他只信一年前的订婚宴上,顾欣月怒气冲冲甩在她脸上的那一堆所谓证据。

她母亲就是那个气死苏母的小三。

所以最后,订婚宴原本的新娘易主。

众目睽睽之下,顾言宸对她当场悔婚,转而高调求爱顾欣月订了婚。

“苏浅,现在的你在我眼里,只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要不是爷爷,我根本连多碰你一下都不屑!”顾言宸冷笑道。

苏浅皱眉死死掐紧手心,咬破了唇也不肯再出声。

说的再多,也只是多给对方一个羞辱她的机会。

从十五岁,少年时的顾言宸羞红着脸为她递过卫生棉,小声让她注意身体,她控制不住动了心,最后更是不顾自尊死缠烂打随在顾言宸的身后时……

她就应该明白,爱情没有仁慈,谁先爱了,谁就输的惨烈。

她缠了他十年。

到如今她二十五岁,没有如愿嫁给这个男人,也没有得到他的心。

她成了他的情妇。

还是一个,生完孩子就要立马滚蛋的情妇……

“你们在做什么?”

黑夜里,顾欣月的声音清晰响起,突兀又阴森。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