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许你情深

第三章 三年坚持,一地梦碎 每周赠币

昏沉的大脑在刹那间清醒,眼前的旖旎的场景也变得刺目起来。

被压在墙上的女人此时衣衫半褪,露出白皙圆润的肩头和潮红的脸蛋,而顾墨此时正以壁咚的姿势,低下头轻轻啄吻着女人的颈项。

那个曾经在她被欺负,伤痕累累的时候,心疼地弯下腰替她擦拭伤口的男孩。

那个因为通过了经纪公司面试而兴奋地拉着她的手,承诺会带着她一起走向未来的男孩。

那个因为投毒而手足无措,求她帮帮他的男孩。

怎么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颤抖着手微微握紧,楚安宁只觉得刚刚入喉的酒精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让她连维持基本站立都显得那么吃力。

她还以为当初她出狱,他不能够来接她是有什么别的苦衷,却没有想到他不过是在别的女人身边流连!

“唔——”

她原本想要不动声色离开,奈何偏偏此时胃部再次翻江倒海起来,暴露了她的行踪。

“谁!”

顾墨一瞬间紧锁双眉,将刚刚还在怀中的女人猛地推开,目光定格在站在那头的楚安宁身上,眼中闪过一抹惊惊疑。

“楚安宁?”

那一刻,顾墨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又像是刹那间恍然大悟一般,顷刻间变幻了一副看起来十分担忧的表情,向前走去。

“安宁?”

听到这声熟悉的呼唤,她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眼前的人,是货真价实的顾墨。

她紧咬着下唇,努力抬起疲软的双腿,转过身向着长廊深处跑去。

泪水在顷刻间夺眶而出,她却根本没有功夫去擦拭。

自己被别人骂杀人犯女儿的时候,她没有哭;在监狱里被那些人合起伙儿来欺负的时候,她也在咬牙坚持;甚至在得知自己再也没有办法重拾作曲人工作的时候,她也只敢小声呜咽。

可是顾墨不同,他是她整个青春回忆里的全部的光和热,也是她未来黑暗人生路上的唯一灯塔。

事到如今,她却亲眼看到他同别的女人纠缠在一起!

三年坚持,换来的结果,不过是一地梦碎。

身后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她苦于体力不支,晃晃悠悠,终究还是被身后人追了上来。

下一秒,男人握住楚安宁的手,四下环顾了一下,在确认自自己没有被任何人看到之后,便慌忙将她拉近隔壁一个空置的包间,眼中带着明显的烦躁和不满。

他原本以为按照陆家的势力,楚安宁一定会的带着秘密死在里面,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有出来的一天。

当下,为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他必须要用尽各种方法,堵住她的嘴!

鼻息间充斥着陌生的古龙水味道,其中还夹杂着甜腻的香水气息。

楚安宁含泪拼命推据着面前的男人,所幸房间里一片漆黑,不会让对方看到她这副狼狈的模样。

“安宁,对不起。”

楚安宁不想同他多言,眼前的人是那样的陌生且危险,她微微迟疑了片刻,随即开口死死咬在对方的肩膀上。

顾墨吃痛地闷哼一声,强忍着不满,愈加收紧了怀抱。

这么多年来在辗转于各种女人的身边,他早就熟稔了应付女人的戏码。

“安宁,你瘦了。”

“顾墨,你放开我!”

下意识的开口带着几声轻颤,泄露了她的情绪,黑暗中顾墨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如果生活就是一出戏,哪还轮得到路知行抢他的风头!

“安宁,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温润的声音响在耳侧,略带着一丝委屈和不甘,是游刃有余的陷阱。

只一瞬间,楚安宁就卸去了所有的防备,缴械投降。

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仿佛又变成了之前熟悉的模样,以如此单纯稚拙的模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楚安宁,我只是一个服务员。”

她淡漠开口,只想要体面地从这样的熟悉中逃离出去。

“安宁,刚刚那些不并不是我自愿的,自从离开你之后,我的事业就一蹶不振,我没有履行我们当初的诺言,变得更加优秀。”

“所以我这三年间,没有颜面去见你,我害怕面对你的眼神,我辜负了你的期待。”

顾墨抬手,微微皱了皱眉,一脸嫌弃地擦了擦楚安宁脸上的泪痕。

要不是看在她多少有点儿音乐才华,再加上手中握着他的把柄,他才不愿意浪费时间陪她演什么追忆过去的戏码。

楚安宁吸着鼻子,唯独在面前这个男人面前,她没有办法像是刺猬一般,竖起利刺。

“你不需要和我讲这么多,顶罪是我自愿的,今天……就当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以后,也再没有任何关系。”

她可以闭上眼睛原谅他曾经的过错,甚至为了保护他狠心伤害另一个无辜的人,但并不代表她是一个不会心痛的傻子。

“不是的,今天如果我没有拿到男二号的角色,公司就要雪藏我。”

楚安宁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高大俊逸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流露出熟悉的隐忍和深情,他低下头,明明眼前一片黑暗,她却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黑暗中,顾墨紧锁着双眉,一脸嫌弃地握住了楚安宁瘦骨嶙峋的手。

“安宁,我很后悔,如果当初进去的人是我,你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我的身边不能没有你,所以你回到我的身边好不好,我们再像三年前那样,你帮我作曲,我们是最好的搭档。”

房间里的灯被打开,楚安宁看到了顾墨琥珀色的眼睛中,氤氲着一层驱散不开的雾气。

楚安宁自然清楚,曾经她满怀着情意的歌将顾墨这个新人一举推到了高位上,让这个意气风发的大男孩出现在了众多人的面前,成为了无数少女的梦中情人。

只是过去多么辉煌,现在就有多么的感伤。

“顾墨,不行的,回不去了。”

楚安宁低下头,面如死灰,双手缓缓握成拳头。

顾墨眼中有一瞬间的烦躁,随即抬手紧扣着楚安宁的双肩。

“安宁,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我只是希望你的作曲才华能够被更多的人发现,我知道是你的话,肯定能够成功!”

当初他凭借着楚安宁的作曲一战成名,之后却遭遇了滑铁卢般的败北,现如今不过苦苦挣扎在娱乐圈的三线,而路知行却仗着家世一举夺得影帝,他怎么可能不恨!

楚安宁自卑又爱惨了他,正好是他可以利用的最佳人选。

顾墨还想在说些什么,下一秒,却一脸愕然地看着面前一双颤巍巍的手。

那上面遍布着可怖的伤痕,就像是难以逾越的鸿沟一般。

“我以后恐怕都不能作曲了,我的手废了,耳朵也听不清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