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弱水替沧海

第1章 嫉妒那个小丫头 每周赠币

沐尽欢推开卧室的门,发现司慕白已经到家了。

踢掉高跟鞋,扔掉包包,她飞快地跑过去,直接往男人腿上一坐,藕臂自然而然地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老公,想没想我啊?”

话音刚落,沐尽欢只觉腰间一紧,男人的大掌带着一丝温热在她不盈一握的腰窝上或轻或重地揉捏着。

她知道,这是司慕白想要睡她的前兆。

葱白小手滑到男人的肩膀上,轻轻地推了推,游移的视线突然在某处定格。

男人的领口微微敞着,衣领上不知沾了哪个狐狸精的口红印,有些刺眼。

“司总这是刚从哪个温柔乡里回来啊?”

沐尽欢脸上的笑瞬间僵在了嘴角,她愣了半晌,故作不在意地问道。

司慕白狭长的凤眸缓缓撑开一条缝隙,清冷的眸光直直地落在了女人娇俏的小脸上。

明眸似会说话,皓齿咬着朱唇,亚麻灰的大波浪卷从她浑圆的肩头倾泻而下,透着一股别样的风情。

视线徐徐下移。

一条火红的长裙包裹着女人玲珑的躯体,领口深V设计,泄出来的春光分外吸人眼球。

司慕白眸色一黯,性感的喉结随之滚动,搁在女人腰上的手迅速移了位置。

沐尽欢却不动声色地将男人的手推开。

“你身上的味道,我不喜欢。”

结果刚想起身,就又被司慕白一把拽了回去,然后听见他低沉着嗓音回了句。

“应酬,难免。”

沐尽欢继续挣扎:“那衣领上的口红印也在难免之列吗?”

司慕白动作稍作停顿,给出解释:“外面那些个庸脂俗粉,比不上你十分之一,你觉得我能下得去嘴吗?”

沐尽欢唇角浅勾,态度立即转换为欲拒还迎:“可我身体不舒服。”

司慕白剑眉轻挑:“那我……当一回医生?”

沐尽欢娇笑出声,媚态尽显:“讨厌!”

-

缠绵过后,一夜无梦。

天快亮时,沐尽欢又被身侧的男人给弄醒了,沐尽欢没有拒绝,闭着眼随他折腾。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爸爸,该起床了。”

司筱筱软软糯糯的童音突然从手机里传出,听的让人心都融化了。

司慕白性致顿消,他利落地翻身下床,一边接电话一边朝浴室走去,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嗯,爸爸的小闹钟可准时。”

沐尽欢将蒙在脸上的被子拽开,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失神地盯着天花板,耳边则持续传来男人温柔哄孩子的声音。

这种温柔,他从不曾对她有过。

对方只是个孩子啊,沐尽欢告诉自己犯不着吃醋,反正又不是他亲生的。

可是一种名叫嫉妒的种子却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同时这颗种子也像是一把生了锈的刀,将她的肉磨的钝痛。

-

沐尽欢是一个艺人,入行三年了,目前签约在星宇传媒,拍过两部网剧和一部上星影视剧,但剧播出后,她仍然是个小透明。

司慕白曾打击她说:“不是光有张漂亮的脸蛋就能红的,演技不行是硬伤。”

沐尽欢身上有种不服输的执拗,不止是因为司慕白的这句话,更是因为他的心上人曾摘下过数个影视后的桂冠。

经纪人给她谈了一部女三号的剧,角色很吸引人,她便接了,这一走就是一个月。

再回来时,正好赶上司慕白的生日。

她给他打了通电话,没人接,然后又给他发了条消息:“在哪儿呢?有礼物要送你,待会儿记得签收哦。”

一分钟后,消息回了过来,是打的字。

【‘恒嘉’606包房。】

“掉头,去恒嘉。”

沐尽欢立即朝司机吩咐道,然后拿出镜子开始补妆,心里美得哼起了歌。

二十分钟后,当沐尽欢出现在606包房时,房间内正‘歌舞升平’,歌是靡靡之音,舞是袒胸露乳。

而司慕白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品着酒一边欣赏着‘歌舞’,西装外套和领带早已不知被他丢到哪里去了。

沐尽欢的视线直接落在了司慕白……旁边的女人身上,她正依偎在司慕白身旁,笑得花枝乱颤。

长得嘛,杏眸桃腮、唇红齿白的,身材更是凹凸有致,让她一个女人看了都有些移不开眼,就更别说是男人了。

而这个女人她认识,跟她同行,比她咖位要高,长得很像一个人。

司筱筱的生母——沈艾。

也不知道是司慕白的喜好偏这款的,还是他本来就拿她当沈艾的替身。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