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遇狐

第2章 小黄,是什么? 每周赠币

我手心开始冒汗,不敢说实话,怕吓到弟弟,只能哄着他说:“你认识小黄多久了?”

弟弟抓着我的衣服,脆生生地回道:“好久好久了,他经常来找我玩,姐,明天小黄再来,能让他进门吗?”

“不行,我跟小黄还不认识,等我跟他成了好朋友,才能让他进屋。”我哄着他。

弟弟有点失望,但也没跟我闹脾气,反而煞有介事的说:“那等小黄再来找我,我让你们认识。”

“好。”我想送他去睡觉,我再去院里看看,可弟弟拉着我的衣服,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姐,我想跟你睡一个屋睡,可以吗?”

我抱起他,曲指刮了他的鼻子,“有啥不可以的,走,睡觉去。”

我把他抱到我床上,给他盖好被子,看着他睡着了,我连忙去把我爸妈叫醒,把这事跟他们说了。

他们脸色立马变了,尤其是我妈,吓得脸都白了。

“我倒是听他说过几次小黄,我以为是他在幼儿园认识的小孩。”我妈一脸后怕,又抱着侥幸的心态问我:“你说他是不是跟你闹着玩呢?”

我爸瞥我妈一眼,抱怨她:“那么大点的孩子,哪会用这事闹着玩?你说说你,天天在家带孩子,怎么连这都没发现?这要真是那种东西,可怎么办?”

“我也一堆事要忙啊。”

眼瞅着俩人就要吵起来,我忙着岔开话题:“妈,阳阳第一次提起小黄,是什么时候?”

“这我哪想得起来。”她不耐烦的说。

我被怼的愣了下,看我妈生气了,给她找补了一句,“想不起来也没事,刚才阳阳说,小黄跟着他过来是有话跟我说,咱们一起守着他,今夜或者明晚小黄应该还会出现,等小黄来了,看看到底怎么个情况。”

我妈不大高兴的说:“还得等到明晚?你不是跟你奶学本事,学了这么多年,抓不到那东西?”

“妈,它已经不在这了,我怎么抓啊?”我无奈的解释。

我妈指着屋外,声音拔高,明显是生气了:“你赶紧出去找啊,阳阳可是你亲弟,你咋一点都不着急?还有,那东西说要找你,我看就是你招来的,把阳阳给害了!”

我看着我妈,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从小到大,在她这里啥事都是我的错,以前我觉得委屈,还说几句,可每次我一解释,她就更生气的骂我。

以前还有奶奶护着我,现在奶奶走了,再也没人护着我了。

“别说了。”我爸扯了我妈一下。

这时,外面大友叔着急忙慌的来敲门,“十丫,你快去看看你二奶奶。”

大半夜的,大友叔过来肯定有急事,我忙着出去,“我二奶奶咋了?”

大友叔说:“她大晚上的不睡觉,身上披着素芬跟我结婚那会穿的红棉袄,踮着脚尖站在炕上,咿咿呀呀的唱。”

我一听就赶紧往外走,但又怕那个小黄回来找阳阳,就跟我爸妈说:“你们抱上阳阳,跟我一块去大友叔家。”

我爸用被子把阳阳裹上,跟着我去了大友叔家。

刚走进院子,我就听见屋里有咿咿呀呀的唱腔,声音嘶哑,调儿也不对,没有庙会上唱戏的人唱的好听。

我打头走进屋,就见二奶奶穿着条红秋裤,身上裹着红棉袄,双手翘着兰花指来回的摆动,踮着脚尖踩在炕沿上,扭腰摆臀的原地走,嘴里唱着含糊不清的戏词。

“哎呦,娘哎,你可小心着点,别摔了。”大友叔伸着手,一脸紧张。

我也是看的心惊胆战,二奶奶一把岁数了,摔一下可要出大事。

我赶紧让大友叔找了根香来,点着了别在炕沿上,看烟打着旋儿飘到了二奶奶脸前,才问:“不知您从何处来?到这可有事要办?”

奶奶说过,无论是成了精的东西还是魂儿都不爱让人看见他们的真面目,所以在没确定是敌是友之前,最好不要开阴眼,免得冒犯他们。

二奶奶用力的吸了口烟,收了唱腔,盘腿坐下,眼珠上下转动,打量着我,“你是方拾?”

它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心中疑惑,面上不动声色的说:“是,我就是方拾。”

“你走近点,让我好好看看。”二奶奶冲我招手。

我暗自警惕起来,往前走了三四步,“您……”

话还没说完,二奶奶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她用了很大的力气,指甲都要抠进我的肉里,“想活,就别去找楚天!”

她说话的声音很小,像是刻意不让别人听见。

我下意识反手抓住二奶奶,沉声问:“为什么?你是谁?”

“别管我是谁,你只要记住,别去找楚天,否则你必死无疑!”

奶奶去世前,特地交代我让我去找楚天,现在这个身份不明的东西竟然不让我去。

这时,弟弟醒了,他咦了声,“小黄,你为什么趴在别人肩膀上?”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