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遇狐

第1章 四柱全阴 每周赠币

“孝子堂前起灵棺,监坛大将列两边;此处不是留魂地,谨请亡人西天去!”

我抱着纸糊的花楼,站在奶奶的棺材后,看着我爸领着弟弟给奶奶烧纸摔盆,当棺材被抬起来时,眼泪掉了下来。

虽然棺材里是火化后的骨灰,但那也是我奶奶啊,把我养大的奶奶死了,我别说抬棺了,连摸一摸棺材都不行。

因为在我妈眼里,我是差点把她折腾死的不祥之人,生来带煞,碰了会冲到奶奶。

而我妈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胎梦,她怀我的时候天天梦见一条红眼大蛇要咬她,被吓的不敢睡觉,生产时,胎位又不正,几乎是废了半条命把我生下来,昏迷了三四天才醒过来。

等她醒过来看见我,第一反应不是开心,而是害怕,都不敢喂我吃奶,打着寒噤说我会变成红眼大蛇,把她给吃了。

还是奶奶跟我妈说我这命特别好,天生贵命,将来有大出息,奶奶是远近闻名的走阴婆子,她这么说了,我妈才肯抱我。

即便如此,我妈还是有了心结,无论奶奶和我爸怎么劝,她就是不待见我,等到断奶后,我妈就跟我爸出去打工,把我留给了奶奶。

其实,我妈是对的,奶奶当时没跟我妈说实话,我的命是贵重,但八字中四柱全阴,我将来的成就跟阴间事脱不开关系,生来就是吃那口饭的。

所以奶奶从小就教我冥想、画符,还有许多走阴的手段,总说我将来肯定用得上。

奶奶身体不好,拖着病病殃殃的身体把我养到十八岁,还是走了。

我浑浑噩噩的跟着大家伙出了家门,整个下葬过程像个游魂似的,我妈不让我填土,我爸拗不过她,旁人更不好说什么,我只能搂着怀里的花楼掉眼泪,哭到最后只是眼睛涩涩的疼,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直到填好了坟,我妈才让我上前给奶奶磕头,现在山上不烧纸了,我特地带了奶奶爱吃的鸡蛋糕摆在坟前,恭恭敬敬给奶奶磕了头。

等回家收拾好,天已经黑透了。

我爸跟我说:“十丫,早点睡,明天还得起来收拾东西。”

我点点头,不太想说话,洗了把脸就回屋躺下了,怔怔的看着屋顶。

虽然爸妈和弟弟就睡在西屋,可是奶奶没了,我总觉得我是无依无靠的一个人了。

爸妈这些年在邻县做生意,赚了钱,已经在那边盖房子安家了,这次是特地赶回来奔丧,说今天安葬了奶奶,明天就把家里门窗钉死,让我跟他们一起去新家。

说实话,我不大想去,因为我从小跟奶奶长大,跟爸妈一起待着的日子屈指可数,我妈还不待见我,跟他们过去,日子肯定不好过。

可是,奶奶临闭眼前特地给我留了话:“十丫,我年轻时做错了事,差点害了个叫楚天的人,但楚天不计前嫌,不仅没记恨我,还救了我一命,所以他说要给你和他的孙子订娃娃亲,我实在是不好推辞,就同意了,前天我给楚天打了电话,他现在在东平县下洼村,跟你爸妈盖的新房在一个地方,等我咽气了,你就跟你爸妈去下洼村,让你爸妈跟楚天商量你结婚这事。”

我第一反应是拒绝,可看着奶奶满含期待的脸,我最终还是点头答应,说我会去找楚天。

奶奶这才笑着闭上了眼睛。

现在一想这事我就觉得膈应,这都什么年代了,奶奶欠了楚天一条命,还得我嫁给楚天的孙子来还?

我烦躁的直叹气,后半夜才有点了困意,刚要闭眼,弟弟奶声奶气的声音传进屋中:“你要找我姐?不行,现在太晚了,我姐已经睡觉了。”

我忍不住皱眉,开门一看,只有弟弟一个人站在屋门口。

我心里咯噔一下,正要开阴眼,就听弟弟说:“你要走了?为什么?啊,我姐醒啦?”

说着话,他扭头看过来,肉嘟嘟的小脸立马笑开了,扑到我怀里,“姐,你怎么起来了,是我说话吵到你了吗?”

我单手搂住他,笑着摇头,“没有,我是渴了,起来喝水,你刚在跟谁说话?”

我带着他往屋里走了几步,顺手开了阴眼,往院子里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弟弟双眼亮晶晶的,小心翼翼的跟我说:“是我的好朋友小黄,姐,小黄知道我回家,特地跟过来,他说有事要跟你说。”

小黄?

弟弟今年才五岁,一直跟在爸妈身边,他的朋友才多大,怎么可能从邻县跑过来?

我心一沉,不动声色的套他的话:“你朋友来了?在什么地方?”

弟弟扭头往院里看,“哎呀,小黄走了。”

“那小黄有跟你说,他为什么要找我吗?”我接着问。

弟弟认真想了想,摇头,“没有,我正睡着觉呢,小黄把我叫起来,让我请他进屋,说他有事找你。”

请进屋……

家里的门上贴着奶奶亲手画的门神,那些东西想要进来,得问过主人。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