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入殓师配偶的生死法

第三章 灵谣 每周赠币

“你是谁?从我体内滚出去!”

混沌的空间内,凄厉的女声划破万籁俱寂。

梅琳剪坠坠地平躺在某个位置,上方沉甸甸的,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四周昏黑不见五指,张口又发不出声音。

这感觉,这架势......莫不是老人嘴里说的鬼压床?她究竟是来穿越的,还是来玩古代冒险的?

“替我报仇,报仇!你替我报仇!”女子话调疯疯癫癫,一隙狭小的光影后,女子的身影慢悠悠地出现,一声宽袍红衣,披头散发,看不见脸,脚和手颤颤巍巍地挂在原本的位置。

“你......”梅琳剪吃了一惊,发觉她能说话了。

“你遭了谁的毒手?”

女鬼应当就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既然知道是个五马分尸的死法,接下来最关键的就是凶手是谁。

“我......”女鬼思索般地扭动脖子,到脚的长发一颠一落,“谁杀了我......谁杀了我?”

“你的名字呢?身份地位?从哪儿来?犯了什么罪?被人陷害,还是真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咔......嘎......

女鬼一顿一顿地举起手臂,直到放在头部两侧才安分,又慢吞吞蹲下身,一系列动作缓慢且迟钝。就算是现代世界的机器人都比她灵活几倍。

幽幽嗓调从喉咙里挤出,“不知道啊,不知道......”

梅琳剪不确信是不是在做梦,毕竟感觉真实,但是这个空间又太过迷幻。

那女鬼蓦地抬头,头发丝儿跟着散开了一些。

梅琳剪透过发丝空隙能瞧见女鬼似笑非笑的眼睛,眼珠玻璃渣似地拼在一起,血迹斑斑。

别怕,别怕。她不断安慰自己。

“你帮我,你帮我......嘻嘻。你要是不帮我,就等着同我一起挫骨扬灰吧!”话音落罢,女鬼化成红雾,侵进了她的体内。

唯独留下一句鬼谣:

“破诡迷,冤屈殆,奸人尽,持骨灰,撒奎山,好过一生轻。”

许是为了验证女鬼“挫骨扬灰”的话,她的脚心突然生出一阵烈火灼烧的疼痛。

然后缓慢窜上头颅,再向四方扩散,疯魔似地拉扯她的腰身、两只手臂、脖子,几近撕裂,险遭五马分尸。

随即一阵天旋地转,黑暗如水墨画般破散,眼眶内总算迎来些微光亮。

......

梅琳剪醒过来时已是一身冷汗,方才身体上方的压迫感终于消失殆尽。然而睁眼所见之处仍是黑漆漆的,好在没有梦境里的死寂,倒有些不一样的气息。

她慢慢地起身,头顶却被什么东西抵住了,她顺着上面往四下抹去,密闭的空间内压根坐不直腰身,她全程只能佝偻着身子摸索,不一会儿就腰酸背痛。

困住她的东西是木制的,挺长,面积不大。

她终于意识到这是个什么不吉利物体后,瞪大了眼睛,哪个杀千刀的把她放棺材里了?

她重新平躺回去,静静闭上眼睛,感受到棺木内还有流动的空气,总算松了口气,万幸还没封棺。

手动推棺板无果后,她终于放弃了挣扎。好歹她也有呼吸,万不该被人当尸体放进棺材就地埋了吧。人贩子?她浑身上上下下哪处能看的?

不能轻举妄动......她一遍一遍告诫自己。

可到后来,一个人在黑压压的空间待久了以后,那种恐惧的紧密感便会席卷而至。

就在她快崩溃时,外头终于有了动静。

“周先生,已经入夜了,剩下的活明日再做吧。”

说话之人是名少女,温柔至极,话语里满是关切。

“姜茗,休息这种事咱们什么时候都可以,不碍事的。但逝者为大,早点帮他们整理仪容,就是多积累一份功德,说不定胜造七级浮屠。”

另一个男孩子边说边推门而进,门口清冷的月光才有幸撒进房里一点。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