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他绮梦一场

第23章 我倒是有新花样,你想不想试试 每周赠币

从饭局回家之后,阮绮年已然懊悔,她深知自己没能耐和狄暮东周旋,之所以答应去参加拍卖会,有那么点和翟星湳赌气的意思,毕竟这家伙可以拿关佑崎的命威胁她,但他敢动狄暮东分毫么?

狄暮东是什么人?背景深不可测。

事有凑巧,阮家喊她周日回家参加聚会,庆祝阮海博拿到英|国的大学入学通知书。

狄暮东被她鸽了,似乎没什么不豫:“没关系,家里事情第一位。”

阮绮年轻舒一口气。

阮家半山别墅聚会,也没参加成,因为阮综胜被忽然爆出的风流史,搅得焦头烂额,临时取消了这个聚会。

原来十八城上吊女子竟与阮综胜有牵连。十八城上吊女子的家属将阮综胜始乱终弃,害得女子带孕自杀的事情捅上了媒体。

当夜,热度越来越烈之时,与旌闰合作的23家一级供应商联名向董事会举报,阮综胜的心腹销售部门老大十年来收受贿赂3个亿。

这波风浪还没过,那头风浪又起,内部多名总部或者分公司高管实名向董事会要求罢免阮综胜,理由是阮综胜贪污腐败,滥用权力铲除异己,以及个人能力低下。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旌闰无法再拖延对股东的交待,当晚发表公告免除阮综胜的董事长职位,并且起诉销售部门老大。

眼下旌闰董事长的职位空缺,内部势力斗争呈白热化。

阮家家族群安静了好多天,倒是给阮绮年避免了好多烦恼,她烦死了在家族群里虚与委蛇。

这天直属上司陈蕊带阮绮年参加医疗行业峰会,在峰会之后的酒会上,再次遇到了狄暮东。

两人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身为人群焦点的狄暮东便被峰会主办方请走了。

酒会上随便喝了几杯,与人客套几句之后,阮绮年向来不喜欢应酬,便偷偷穿过会馆的后门走到巷道里去投篮。

阮绮年垂眼,手指刚伸进手提包里摸到新买的烟盒,眼前出现一双锃亮的皮鞋,她心里暗骂一句。

“不是退婚了么?”翟星湳盯居高临下地睨两眼她手上的钻石戒指,话里染了醉意。

“你怎么知道?”阮绮年惊诧前半句,这退婚的事情,是只限于她和关佑崎之间的秘密,还未公开。

身体摆出闲散姿态,翟星湳抱着胸,眼神极为不屑一顾:“我本事神通广大,你第一天认识我?”

阮绮年猛然想起那天,在粤菜馆赵啸跟她说的话,半眯了眼睛:“舅舅的事儿是你做的吧。”

手指尖香烟缭缭,翟星湳低垂着头,看着眼前人,饶有兴趣地反问:“你觉得呢?”

他姿态孤傲,潇洒中夹杂着那么一点遗世独立的味道,在昏黄灯光的烘托下,竟有些蛊惑。

“好手段。”阮绮年惶惶然,称赞的话里带着讽刺。

她半抬眸,睫毛微颤,皓齿明眸间有淡淡哀伤,反而促起不自知的娇媚,撞得翟星湳有些不自控的心神荡漾。

上手掐住她的下颌,把她的小脸往上抬,他歪头垂眸,眼底有浅浅厉色:“叫你离狄暮东远点,就这么不听话?非得往他跟前凑?”

想必是刚才和狄暮东闲谈几句,被他看见了。

“跟关佑崎订婚,你要管。跟狄暮东说话,你还是要管。工作上那点正常往来,就被你想得那么不堪。真是脑子有什么,看什么都是什么。”阮绮年下颌吃痛,说话不自知地锋锐。

翟星湳抬抬她的下巴,笑容森森:“你这在说什么绕口令?”

“翟大总裁,旌闰董事长的职位,你还没到手吧?这么有闲空管我的闲事?”阮绮年眉心皱皱。

“呵,跟着赵啸工作了几天,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翟星湳脸色不见寻常的冷厉,反而带一丝笑意。

翟星湳又打量着她:“你说说看,你这人怎么就偏偏不听话?”

阮绮年伸手去抠他的手指,语调有些微急促:“放手……”淡淡尾音仿若呢喃。

盈盈秋水一双眼,楚楚动人一张脸。

暗夜小巷,此情此景,委实动人。

许是喝了酒不经撩,翟星湳腹中的那一股子燥热汹涌而出,手指按住她的脸,俯身覆上她的唇,吻得缱绻深情。

她上手推他,反倒摸到一把厚实的胸膛,用力推了半天,仿佛白费力气。

膝盖也被他有预谋地压制住,阮绮年只好用牙齿咬他。

他仍是吻够了才罢休,嘴唇上点点血痕,也不介意,眼神又黑又浓地上下打量她。

“有病。”阮绮年忿忿地摸摸嘴唇,“每次都玩这一套,也不嫌烦。”

心情好,他嘴角弯起弧度,带点诱惑:“我倒是有新花样,你想不想试试?”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