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

002 姐夫带你回家 每周赠币

花以沫站在更衣间的等身镜前,她双腿发软地都站不住,被迫靠在身后的男人身上。

男人亲手,将她身上衬衣的扣子一颗颗扣上,还给她搭配了条及膝的裙子,裙子是分层设计的,黑色为主,很称白色的衬衣,整体干净整洁大方,都是当季新款。

花以沫穿着很好看,但男人看着看着,眼神从满意到阴霾,掐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转过头来:“要回家了,高兴吗?”

花以沫虽不甘心自己被他囚困,不甘心成为他的禁脔,他的玩物,可长时间下来,她也有一套反应对他的办法。

含着泪的眼睛可怜地哀求地看着他:“姐夫...疼...”

她今天下巴被他捏掐了几次,是真的疼。

男人松开手,发现她的脸颊至下巴确实红了,还带了点青紫。

她皮肤嫩,他用点力就这样了。

他叹息,好像无奈的教育孩子的长辈,然后那手猛地往下,用力地将她勒进自己怀里,并埋头在她颈窝,灼热的鼻息让她害怕。

他就像永远吃不饱的猛兽,她战栗,很怕自己呼吸稍微用力一点,都会成为勾/引他的罪名,然后被他扑倒。

“时、时间有点晚了,要来不及了...”她小心翼翼地提醒。

他之前已经吃了她很久了,本就耽误了不少时间,但她很怕他会不管不顾……

幸好,他终是放开了她。

毕竟是要见丈母娘吧。

给花以沫穿戴好,男人自己也换上一身西装,从领带、袖扣到腕表都十分讲究,完后,看她乖乖地站在旁边等,抿唇笑了下,拿出了一部手机。

是花以沫被没收的那部。

“想要吗?”他问。

想要。

可她不敢点头。

交握着双手,无措又可怜地看着他。

“你晚上乖乖的听话,不惹我生气,我就把它给你。”

这次,花以沫用力地点头。

“小坏东西。”他似宠溺地点了下她的鼻头,“每次都应得好好的,就是没一次真的做到。”

花以沫强忍着不敢瑟缩,也不敢躲开他的手。

他笑了笑,将手机放进了她佩戴的包里,然后直接帮她拎着包:“走吧。”

所以最后,那手机也没落到她手里。

——

佣人开的门,花以沫跟在司彦身后进去,就看到一道身影轻快地跑过来,搂住司彦的脖子倚在他怀里:“你来得真慢,菜都要凉了。”

花以然长得美艳,她又很会穿着打扮,生活对她来说,是一种热情,是一种享受。

好像跟她生活在一起,人就会跟着变得积极,所以哪怕她也比较任性跟娇气,可大家更愿意哄着她,愿意看她跟你撒娇。

司彦拥着她,轻怕她的背,温声道:“都看着呢,快站好。”

他就是那成熟稳重的绅士。

“看就看呗,你是我未婚夫,我抱你怎么了,我还亲你呢。”她踮起脚在他嘴角边亲了下...因为他微微侧了下头。

他笑了笑:“先进去。”

绅士讲礼且克制,不唐突不油腻,让花以然像变回了十几岁的小女生一样,娇羞地从司彦身上下来,拉着他往里走。

被忽略可能也被遗忘了,还站在门口的花以沫:“……”

她看着相携往里走的一对璧人,谁见了都要夸一句登对,可她看了反胃,肚子阵阵抽搐,直冲心脏。

她不禁往后退了一步...门离她并不远,外面是蓝蓝的天。

司彦却在这时候,不经意般,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一眼,恐惧打败了所有的不舒服,花以沫低着头跟了进去。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