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藏

003 无人在意 每周赠币

跟花以然的美艳比起来,花以沫就美得很内敛,就像两人的性子,花以然外放,花以沫孤僻,她好像永远低着头不与人对视,安安静静地待在一旁,总被人忽略。

餐桌上,花夫人跟大女儿和准大女婿言笑晏晏,花以沫就专心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努力地对眼前和和睦睦的一幕视而不见。

她其实心里很烦躁,被使用过度的地方隐隐发痛,让她坐立难安,可她不敢发泄出来,她连吃东西都不愿发出声音来,就怕被谁注意到。

“司彦啊,你爸妈什么时候回国?你俩订婚也挺久了,这婚礼的进程是不是也该着手办一办了?”花夫人终于开始了她组办这个晚餐的目的。

“妈,”花以然难得有点娇羞地抗议,“你催什么呢,我和司彦还不想那么快结婚。”

“快?你俩都订婚半年了,这还叫快?”花夫人有些不愉,“王家都快抱上孙子了,那王夫人还比我小一岁呢!”

“妈……”

司彦安抚地拍拍花以然的手背,然后温和地对花夫人道,“我爸妈年底会回来,到时候我们再好好商量。”

花以沫手滑了一下,差点把手里的刀叉丢了,她心跳有点快,干脆放下刀叉,小声地说:“我去下洗手间。”

然而……

“花以然你听听,司彦比你懂事多了。”

没人注意她的来去。

花以沫自己躲进洗手间里。

她蹲在马桶上,一下一下地啃着指甲,她心很慌,很乱,很堵,很难受,可她不明白为什么。

“扣扣...”

洗手间的门被敲响,花以沫迟疑了下,才起身开门。

“沫沫?”花以然走进来,有些诧异,“你在这做什么?”

花以沫摇摇头,走到洗手盆那里低头洗手。

花以然无奈地走到她身旁:“我发现,你怎么比以前还安静了?我都要以为我妹妹是个哑巴了。”

花以沫顿了下,她抬头,看到花以然正对着镜子整理头发,好像刚刚那句话只是随口问问的。

花以沫不太情愿地发现,她跟司彦一天说的话,比对家里人几年说的还多。

打从司彦关着她开始,只要她不回答他的话,他总有无数的办法逼她开口。

然后她就学乖了,不敢不回他的话。

花以然给自己补补妆,确定自己美美的,就打算出去了。

这大概是唯一一次跟花以然独处的机会,花以沫大着胆子拉住了花以然的手腕。

“嗯?”花以然态度还是比较好的,“怎么了?”

“姐、姐夫他……”她猛地顿住,惊慌地看着门口。

不知何时也过来的司彦,单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推了下眼镜,镜片反着光,他看着屋里的姐妹,玩笑地说:“说悄悄话呢?”

花以然扬了扬被花以沫牵着的手:“是啊,我们姐妹聊点私密话,不行吗?”

“不行。”司彦故作严肃地将花以然拉出来,“只能跟我聊。”

花以然笑得很开心地顺势挽住司彦的手:“就你最霸道了。”

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

花以沫看看自己空了的手,孤零零地站了会。

算了,她劝自己,就算说了,姐姐也不会信的。

下一秒,她看到她姐又跑了回来,花以沫心里根本来不及高兴,就被她姐给推了出去。

她姐急着上厕所,刚刚顾着补妆了。

卫生间的门当着花以沫的面关上,司彦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不着急,我在外边等你。”

花以沫浑身的汗毛都炸了。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