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空

2 流氓 每周赠币

“你怎么进来的?”沈亦舒好奇他为什么大晚上来她房间之前,更好奇的是他难道有她房间的钥匙?

怀德宇没回答沈亦舒的这个问题,只用手指不断的在她脸颊两侧摩擦着,仔细的端详着她。

而后他反问道,“给我纸条不就是想让我今晚过来?”

沈亦舒一愣,她确实本来是想写“今晚来我房间”的,不过觉得这样太过俗事。

所以才找了件具体的事情,问他是不是确定要娶她。可实际上,他们早在去年就定了亲,说好等她从女子师范学院毕业后就订婚,订婚再过一年就结婚。

“我只是想问问你,就像别的女孩子会问自己夫婿外面有没有女人似的,问问你还确定要娶我吗?”沈亦舒脸上又挂起标准的笑,礼仪老师说,她这样笑最迷人。

怀德宇松开了捏着她脸颊的手,手换了个地方,搭在她的腰间,一使力将她搂住了往床上走。

到床边,怀德宇也一点没停顿,直接将人推倒在床,厚着脸皮问,“真想现在就夺了你的初夜。”

“你什么时候对我有这个想法的?”沈亦舒觉得他变化还挺大的,到樱花之地留学前,说话可没这么直白。

再怎么也是拐着弯说。

“此刻有的,此刻就想实现。”怀德宇边说着,呼吸也逐渐的变得急促起来。

他自觉的伸出两指,挑开了沈亦舒睡衣上的线扣,又将她的长发都挥到身后,再接着整个人靠了过来,膝盖顶在沈亦舒的臀部,不给她一点反悔的机会。

沈亦舒低声说了句,“流氓。”

她的腰正好被捏了一下,声音没控制好,本来是紧音的指责,一下变成了松音,像极了调情。

“肥水不流外人田,手别闲着,知道该怎么样吧,嗯?”怀德宇早就盯上了沈亦舒,今天不过是找到了时机罢了。

沈亦舒长相就算放在整个申城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加上沈家对她的栽培,可算是重金中的重金。

要不是沈亦舒不愿意出国,怀德宇认为,沈亦舒如果能去留学回来,那绝对就能称为极品,估计是个男的都受不了。

无法言说的气氛融进了空气里,床上的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没有合上的窗,传进来一声简短且机械的喇叭声。

沈亦舒突然反应过来,连忙推开怀德宇起身,“我爹回来了。”

怀德宇有些不悦,但他也听见了窗外的声音,这个点估摸着确实只能是沈元禛。

沈元禛回来肯定是要找怀德宇的,眼下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继续了。

怀德宇将衣服穿好,离开沈亦舒的房间后,直接回了他临时住的房间。

沈亦舒则缓了会,扣好衣服上的线扣后赤脚下床,将没有合上的房门重新合上,并且上锁。

上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两声响亮的敲门声也响起。

沈亦舒担心怀德宇漏了东西回来,于是又打开了。

只是门外的人并不是怀德宇,而是她的二哥。

沈亦甫抬手撑开门,在沈亦舒走神时,已经跻身进了她的房间。

“啧啧啧,闻闻这屋里面的味道,比我出去请十个八个小姐围着的味道还要浓一些。”沈亦甫在沈亦舒的房间里走了一圈,最后拖掉鞋躺在了她的床上。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