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妃千岁

第5章 毛遂自荐 每周赠币

聂彦修微微颔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因为长久的处于高位的原因而有些阴郁,他开口,“赵无庸失踪,他手头的任务只能交由你们,你们谁想要毛遂自荐?”

此话一出,堂内鸦雀无声。

赵无庸失踪的蹊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锦衣卫人人都想要往上爬,明里暗里,谁还没被捅过几次刀子,可赵无庸职位不低,现在谁想要出头,嫌疑也便越大。

谁都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出头。

见得不到回应,聂彦修脸色阴沉了几分,他语气里带了几分怒意,“怎么,我锦衣卫里都是些无能之人?”

人们呼吸瞬间屏住,傅文染面无表情的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有人忽然出声,他是副千户,平日里笑嘻嘻的,实则阴险狡诈,跟笑面虎没什么区别,“大人,属下倒是有个人选。”

傅文染抬眸。

“讲。”

果不其然,刘越看向傅文染,阴险一笑,“不如就让抚使接替赵无庸的任务,傅抚使的能力有目共睹,此次任务非同小可,傅抚使绝对有能力接替赵无庸。”

他不说还好,一说直接就像是水溅进了油锅,炸开了。

“原来如此,大人,赵无庸的失踪怕是和傅抚使脱不了干系,他们平日里关系便不睦,莫非是赵无庸受大人看重,傅抚使心生嫉妒,所以对赵无庸暗下黑手?”

“属下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

副千户满意的看着这一切,眼底划过一道暗光。

聂彦修一掌拍在桌案上,茶杯瓷碗震得哐当,引得屋子里的人精神一振,不敢再多言。

聂彦修意味不明的看向傅文染,盯了好一会之后,才语气幽深的开口,“文染,你怎么看?”

傅文染眼睫眨的缓慢,口吻却坚定异常:“大人,我想接下此次木兰秋狝的寻猎任务。”

一年一度的皇家木兰秋狝,皇帝亲猎,不容有任何闪失。

做的好了,在皇帝面前露个脸,日后前途无量,赵无庸当时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高兴的几天几夜没合眼,在傅文染面前尾巴简直就要翘到天上去。

现在,他死了。

傅文染自然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

“哦?”

聂彦修略微诧异的挑眉,似乎对傅文染这直白毫不回避的做法感到吃惊,他死死的盯着她,似乎想要从傅文染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可惜的是,傅文染坦荡的对上他审视的目光,没有半分的心虚。

无奈,聂彦修缓缓收回目光,声调在这夜色中泛着寒凉之意。

“好,不愧是我的儿子,此事便交给你,记住,务必清扫干净,保证陛下的安全。”

他说的平淡,却刻意加重儿子这两个字。

闻言,傅文染脸上闪过惊讶,却很快恢复。

“是。”

聂彦修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麻烦,说是自己的义父,实际对自己没几份真心。

况且,听他的语气,怕是早就知道她是女儿身了。

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夜深人静,她给景明川去了一封书信,将围场布防图完整的画了出来。

木兰秋狝这天,天色阴沉的厉害。

傅文染站在人群外侧,连皇帝的衣角看不到。

她也不急,只是有条不紊的将部署吩咐下去,上马前,她看了眼景明川的方向,似乎心有灵犀般,景明川也朝着她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视线在空中交汇糅杂,景明川那双漆黑的眼睛里露出几分势在必得的意味,他朝着她点了点头。

傅文染翻身上马,带头领路。

傅文染负责围场外侧的安全,围场里面聂彦修那个疑心深重的自然不会交给旁人来做。

皇帝端坐马背上,满意的巡视着周遭,“不错。”

聂彦修面上堆积起恭维的笑容,“多谢陛下盛赞。”

景明川骑马上前,俊逸的五官引来无数道歆羡的目光,他声音清润,像是山涧的清泉,“皇兄,不如咱们兄弟俩比试一把,看看今年谁能拔的今年的头筹。”

皇帝的五官跟景明川有几分相似,但是却远不如景明川的精致,看起来顺眼,他无疑是个年轻的帝王,眉眼之间的王者之气自然是无法让人忽视。

他嘴角勾出挑衅的笑,“好啊,今日就让朕来看看,三弟的骑射精进了没有。”

景明川无所谓的笑笑,驾马冲进树林里,聂彦修自然要跟上,可皇帝像是跟景明川较劲似的,抬手制止了聂彦修。

“任何人都不准跟着。”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