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妃千岁

第17章 沈府 每周赠币

翌日。

马车在沈府门口停下,宣王贴身随从南云乔装后,准备下车去见沈夫人。

下车之前,随从回头看了宣王一眼,神色有些为难:“殿下,这傅抚使毕竟…您还是再考虑考虑,属下愿…”

景明川正在闭目养神。

听见随从的话,他并未睁眼,只是淡淡道了一声:“本王已经决定的事情,几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南云,你的话越来越多了。”

随从南云闻言一个激灵,连忙低头:“属下多言,殿下恕罪。”

景明川并不多言,随意点了点大门口:“去吧。”

“是。”

大门很快打开。

沈府的下人站在门口,下颏微抬,趾高气昂地问南云:“什么人?”

南云笑了笑:“我是来见府上夫人和小姐的。”

沈府下人一听,看了看南云的打扮并不富贵,顿时冷笑出了声,“你是什么人?,就凭你还想见我们家的夫人和小姐,快滚。”

说着,就要关门。

南云笑呵呵地抬手,一掌顶在门上。那下人想关门,却怎么也关不上。

下人愣了下,惊怒交加地瞪着南云:“好哇,你敢来沈府闹事?是欺负我们大人刚走沈府没人吗?”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来闹事的。”南云沈鸿轩的令牌递到下人面前,“你看看。”

下人原本是想直接挥开那令牌。

只是他无意间瞥了那令牌一眼,脸色顿时就变了:“是,是小人有眼无珠,不识阁下的身份……小人这就去找夫人和大小姐,这就去。”

沈夫人听说外头有人来找,登时一惊,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沈月离扶住沈夫人:“来的是什么人?”

“回大小姐的话。”小厮这才想起,自己居然忘了问那人的身份,不由讷讷地道,“那人……那人手持老爷的牌子,气势太强,小的一紧张忘了问。”

沈夫人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居然忘了问?你……”

“罢了,母亲。”沈月离微微摇头,现在可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你去把外头的人叫进来吧。”

“是。”

小厮松了口气,迅速去叫人。

景明川坐在马车上,并未下去。

进门的,是南云。

傅文染原本想要下车,却被景明川拦住。

傅文染不明所以地回头:“我说宣王殿下,你这是?”

景明川垂眸,发丝轻垂,半掩着侧脸:“你不用自己去。”

“哦?”傅文染挑了挑眉,“为何。”

景明川道:“你要让他们自己过来,求你去帮他们解决问题。而不是主动上前,将解决问题的主动权交给她们。唯有这样,她们才会觉得你的到来弥足珍贵,格外高看你一眼。”

傅文染听得挑了挑眉,她先前还真从未想过这个方面:“宣王殿下真是好心思。”

景明川淡淡一笑:“本王就当这是夸奖了。”

傅文染耸肩,她还真是在夸奖景明川来着。昨日回去思前想后,对于景明川的疑心,是自己心太大了,以为一个赵无庸就取得了他的信任。

不过,也不知道景明川这家伙,先前到底是参与过多少的勾心斗角如此谨慎。

这个男人,当真是深不可测!这大腿可真是不好抱啊!

沈家。

沈夫人见了南云,连忙问道:“这位公子是……”

南云拱了拱手,算是行了个平礼。

“在下是殿下身边伺候的南云,不过是个无名小卒罢了,沈夫人和沈小姐不必将我放在心上。”

沈夫人和沈月离对视一眼,都有些错愕。

沈月离蹙眉:“敢问你口中的殿下,是哪一位殿下?”

南云笑眯眯地道:“殿下贵人事忙,身份也神秘,这事情恐怕不便说。”

沈月离心里更是忌惮。

事到如今,这件事已经牵扯到了皇室。

她本来就觉得,这件事不简单。现在看来……

“娘,我这就去迎那位殿下。”

沈月离深吸了口气,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沈夫人吓了一跳:“月儿…”

她总觉得,这事情透着几分危险。

沈月离微一点头:“娘,殿下莅临我们沈府,这可是个大事,女儿一定要去看看才行。”

“这……也罢,你去吧。”沈夫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沈月离和南云一同出了大门。

来到马车前,沈月离直接就跪下了:“臣女沈月离,见过贵人!”

她只说车里的是贵人,却没说车里的贵人到底是什么人。

可能是南云没有将景明川的身份告知沈月离,也可能是沈月离脑子清楚,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这件事攀扯上景明川。

不管这件事最终能不能成,只要沈月离这么说了,那景明川对她就不可能太过厌恶。

傅文染透过车帘,低眸看着沈月离:“这沈大小姐,倒是个聪明的。”

“还算懂得审时度势。”景明川轻笑一声,“行了,下车吧。”

“好。”傅文染看了景明川一眼,下了马车。

举报
下载若初文学APP,红包赠币奖不停!
+A -A
目录
设置
评论
收藏